第十八章 我要免费给你生孩子,开不开心?

浪迹 2021-10-19 15:01:38

我下午去到公司,一进我办公室就看到警长翘个二郎腿在那看吃鸡视频。

“玩物丧志。”我笑骂了他一句。

“你这样就不对了,浪哥,你看几点了,两点三十八分,等一下,”他低头看着手表,过了五秒,他继续道:“现在两点三十九分整,你迟到了整整39分钟,昨晚在你家的小可爱今天中午一点五十二给你发了信息说昨晚很开心,让你路上开车注意安全。说明今天你起码又是十二点之后起的床,那么倒推回去,昨晚你应该四点左右睡的觉。你四点睡觉两点半到公司,我两点睡觉十二点到公司,看视频等你到两点半,其实我俩性质是一样的。”

“扯淡,你看吃鸡是娱乐,我和女生在一起是工作。”我对他的逻辑气不打一处来。“你娱乐是消磨时间,我工作是提升自己的同时造福千千万万单身男性,性质完全不一样。”

“好好好,我的逻辑有问题,你这种逻辑,”他做了个夸张的表情“被那些女权知道了,不喷死你。”

“那你认为男生和女生相处的经验从何而来,我问你,难道凭空自己想?”我今天必须要给他上一课“如果男生不跟女生相处,怎么知道如何跟女生相处?男生不跟女生相处,怎么知道女生要什么?难道都听女生自己说吗?女生会告诉你她今天出来化妆用了两小时吗?她对你莫名其妙发火的时候会告诉你今天她整天不舒服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你惹她生气了而是她生理期了吗?她会告诉你她喜欢你但是一直吊着你的原因是因为和前男友还没有断干净吗?”

“那你就好好谈个恋爱,也可以了解女生啊。”他今天是跟我杠上了。

“我谈个恋爱,一个女生代表包含中国好几亿女生吗,每个男人的情况跟我一样吗,他们找的女生也全都跟我女朋友是一个类型吗?”想到这个问题,我就崩溃“现在市面上,那些所谓的情感导师,就是我们天天喷的那些,你说,那些傻逼,又有几个是真正懂女生的,认识的女生都不超过两位数,他们怎么给千千万万的学员指导?凭空意淫吗!你需要的是这种凭空意淫,还是真正的问题解决方案。”

“那你这么懂女生为什么还被女生喷?”他突然问了我这么一句。

“很简单,人,总是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男女关系有合作也有对立。”我想了想,找了个不是很贴切的比喻“魔术行业,被喷的永远不是那些二三流半灌水的魔术师,而是魔术揭秘的。再说了,喷我那些女生,她们跟我们的交集完全不是一类,你有见过那个跟我在一起后的女生喷我吗?”

“这倒是没有,我手机上这一堆女生都是你不在身边的时候,自己承受委屈,还从来没有谁骂过你。”他歪着头回想到。

我一下失去了反驳他的心情,有点垂头丧气。

“好了,我是渣男,我承认,无论如何,我也伤害了这些女生。我也不辩解了,外面对我的诋毁谩骂,我通盘接受。这就是我的命。不过我只希望这些我一个人承受就行。用我一个人的幸福,换取千万男生的幸福。”

“好啦,浪哥,你不知道多少男生想成为你这样的人呢,承受这些诋毁又怎么了。”警长拿出手机,递给我。

“你自己回她吧,我感觉她来成都就是来见你的。”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她在十一点发道:“你今天怎么安排的呢?”

又在下午一点五十发道:“还没起来吗,感冒又严重了?”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我一瞬间觉得找个这样的女朋友告别这欲望都市的纷纷扰扰是有多好。

我站起来,走出我的房间,1200多平宽敞的开放式办公室已经堆满了人。大家各司其职的忙碌着。

我可以一走了之,这四百多个跟着我的兄弟怎么办?我马上打消了隐退的念头。

警长一言不发的跟在我身后,我把手机递给她,告诉他能约就约,如果约不到的话,就算了。

我已经给她回复了信息“起来了,我现在在公司,我今天要忙到九点。”

“她问你九点后有什么安排。”警长问我,看来她秒回了我的信息。

“九点半我要去华尔道夫参加个兰博基尼新车发布会,貌似出了一款SUV,我想去看看。”我想了想,补充道“如果她想去的话,可以一起去。”

“她说好。”

“那你给她说晚上我忙完了,去接她。”

晚上九点,我在公司直播完,回到国金豪庭,洗了个澡,想了想,在伦敦买的狼头大衣还没穿过,我换上新衣服,出门了。

警长说她就在太古里,我开着4X4在GUCCI门口接到了她。

“你的车真高。”她一边爬上来,一边说。

“你这就不知道了嘛,买这个车,就是让160的女生上不来。”我对她笑着说。

“你这是歧视矮个子。”她好不容易上了车,气喘吁吁的说。

“我也不喜欢太高的,你这种身高的,正好。”我抓住机会调戏了下她,她给我了个大大的白眼。

“刚刚我还上错车了。”她转过头来给我说。

“这么笨,我不是给你说了白色的车子打着双闪吗?”

“对啊,刚刚路边那辆白色凯美瑞也打着双闪。”

“。。。我看起来像是开凯美瑞吗!”我一整无语。

“我是觉得无所谓啦,好车坏车,也只是个代步的。”

我一下对她有点肃然起敬,难道这就是真正的富豪吗,她这句话一下把我衬托得完完全全像个肤浅的暴发户。

这就是我,2017年的我,开豪车,载美女,space坐一环,目中无人。

“好啦好啦,你说什么都对,那你今天陪我去看看一款新的代步车。”

“你说的兰博基尼的Urus吗?”

“对,好早之前他们就给我发了邀请,对了,我看你也有辆大牛”我想起了她的头像。

“大牛视线太差了,开久了腰酸,走哇,我们今天一人定一辆。”

关于她说的大牛视线差开着腰酸我深有同感,以至于我买了四个月开了4000KM我就卖了。

不过她说的一人定一辆是什么鬼。怎么感觉定个兰博基尼就像小时候买一双球鞋一样。

其实这种买车如买鞋的行为,我也做过。

一年前我女朋友把我送她的Mini开走了,那天我洗完澡下楼看到车不在,一气之下头也没吹穿了个短裤拖鞋打了个车又去4S买了一辆。

两个月前我跟我女朋友去到保时捷新帕拉梅拉发布会,也是这种口气。

但是以我现今的经济实力,我还没办法这么眼睛不眨气不喘的把定一辆兰博基尼说的那么云淡风轻。

她的段位果然比我高很多,我在心里默想着。

那天去到华尔道夫酒店,因为时差原因,快到凌晨两点,发布会都还没开,我打了个哈欠,看着会场陆陆续续有人退场,突然对首发没有什么兴趣。

“算了,走了,不知道好久才开始。”我揉了揉眼睛。

“走嘛,我早就想走了。”

我们手牵手从华尔道夫出来,这次我很绅士的把她扶上了车。

一路上我给她讲了讲我小时候的趣事,但是她却对她的童年只字不提,让我对这些富家千金的童年更加好奇。

“我户籍是加拿大的,在重庆没读几年书,就出国了。”她只透露了这些信息。

我在15年的时候加入了一个超跑俱乐部,在里面混迹了两年,里面的人鱼龙混杂。

久而久之,我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里面的车越好的人越低调,而那些开个停产二手玛莎GT或者老款911的却最喜欢在饭局上自吹自擂打台面。

所以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学会了一套很简单的识人的方法:在社交场合中,你看到那些从不谈论自己,微笑听着别人谈论也不怎么发表看法的人,大都是真正家世显赫的人。

而那些看似饭局的中心,滔滔不绝发表着看法,吸引大家目光的,也许取得了一些小成就,但肯定不是那种真正牛逼的人。

但是他们还不是最差的,在饭局中地位最低的是那种连发言的机会都没有,只要任何人开口都马上投去专注目光,一副洗耳恭听样子的,对,正是在下本人。

当然,我旁边坐的饺子,对这些谈论从来漠不关心,每次都会一直低头专注吃东西,然后叫过服务员来悄悄说“这个鲍汁扣鸭掌还有吗,再给我来一份。”他这种应该不属于参局者,只是单纯的食客。

这种食客饭桌上也很多,不过大都是这些大腹便便男生带来的女生:饱满的额头,大眼睛、长睫毛、小翘鼻、嘟嘟唇,精心打理的黑长直和妆容,紧身得体充满心机开叉或露背的礼服,闪闪细高跟,看似低头吃饭,在你仔细观察下,却发现藏着各种搔首弄姿。

当然,除了这些以外,饭桌上还有一类女生,一般都微胖,你会觉得面容精致但是一定不会觉得特别好看,她们的穿着入时,但是你永远在明显的地方看不到衣服的LOGO。

她们偶尔会大大方方的参与到讨论中,偶尔会两三个人不顾其他人的看法嬉笑打闹。这种,是真正的富家千金。

而此刻,坐在我身边的张佩依,一言一行,跟这样的女生非常契合,让我看不出深浅。

但是无论深浅她总归还是个女人。

“晚上去我家?”我问她。

“要不然呢。”她大大方方的同意,让我觉得这些大家闺秀就是比小家碧玉大气。

“那我要给你买点好看的穿给我看。”我坏笑了一下。

“你又要干嘛?”她紧张的问我。

我把车停到三圣街的WOWO便利店门口,下车去买了两瓶矿泉水,给她买了一个新牙刷,想了想,又买了一双新的丝袜,在结账的时候,扔给店员一盒冈本003。

上车后,我把这一堆东西扔给她。她一样样理着,最后把丝袜选出来拿到我面前:

“这是干什么?”她语气不善的问我。

“给你穿的。”我拿开她挡住我视线的手。

“我不穿。”她拒绝道。

“你要穿,好看。”我嬉皮笑脸。

“不穿!”她很坚决“你再这样,我就下车了!”作势要把丝袜扔出窗外。

“哎呀你别乱扔,砸到小朋友了不好!好好好,你先放着嘛,等你想好了再穿。”我一边开车一边手忙脚乱的去抢她拿着的丝袜。

“我不会想的。”

把车停好,我们俩在地下停车场散着步。

“哎呀,你这个狼头的衣服好好看。”她看我不提让她穿丝袜,又开始活泼起来。

“喜欢吗,我巴黎买的,D&G的秀款。整个欧洲就三件哦”我得意洋洋的说,确实这个衣服是我的心头爱,买回来一直放着舍不得穿,今天第一次穿出来没想到这么受欢迎。

“喜欢,好看,我可以穿一下吗?”她爱不释手的玩着衣服的毛,眼巴巴看着我。

“好好好,给你穿。”我立马脱下来,帮她穿好。

“嘻嘻,好暖和啊,好玩”她在那摆弄着做成狼头的帽子,可爱的样子让人忽略了她的颜值。

看来她是真的喜欢这件衣服,突然想到她在重庆请我喝了酒,来成都我又没有怎么招待她,我灵机一动。

“如果你真的喜欢的话,我就送给你了!感谢你在重庆请我喝酒,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她下意识的问道。

“晚上穿丝袜给我看,哈哈哈”我提出了我的要求。

“不干!”她说着就开始脱衣服。

“哎呀,你看这个衣服,多么可爱,你看看你,穿着多么配,真的很好看啦你穿着。衣服给你了!哈哈哈。”我立马制止了她,把衣服硬给她穿上。

嘻嘻,终于互不亏欠,还让她做了我最喜欢的事,心里美滋滋。

那晚上在我的要求下,她半推半就穿上了丝袜。

“哎呀,我从来没这样过。”她有点害羞的说。

我不等她说完,一把扑了上去。

“你肚子上怎么有个疤呢?”完事后,我问她,我突然想起我给她穿丝袜的时候,看到了她肚子上横着的一道疤。

有点怀疑这是剖腹产留下痕迹。但是据她所说,她96年的当时仅仅也才21岁,我不相信她这么早就有了孩子。

“啊,这个疤啊,是去年出车祸留下的。在多伦多我和朋友飙车,出了车祸。”她没有犹豫直接回答我“是不是很像生小孩的疤啊,其实现在的科技,生小孩的疤不用切这么大的。”她可怜巴巴的说道。

这让我一下从怀疑变成了心疼。

“那一定很痛吧。”我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温柔的说道。

“还好吧。都过去了。”她看来不是很想回忆忧伤的往事。“你这么大了,不想要个小孩吗!”她话题一转,突然问我。

“当然想啊,但是,你看,我不可能随便找个人生小孩的,因为她妈妈的基因会遗传一半,如果他很丑或者很笨的话,我肯定要嫌弃他的。但是,真正的好的女生,怎么可能给我这么浪的男人在一起,更不用提结婚生子了。”

说着说着,我就想起了我远在伦敦的女朋友,随着我们俩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久,她越来越没办法接受我这样的生活,不得不远走英国,眼不见心不烦。

“等你决定好不要再乱搞的时候,我才会嫁给你,给你生小孩。这些我都愿意,但是不是跟现在的你。”我还清晰的记得,她去伦敦之前给我说的话。

“其实我也有这样的烦恼。”她叹了一口气。“我也很喜欢小孩,但是我的家庭不允许,他们给我介绍的那些男朋友,我又不喜欢,翻来覆去,都是那样。”

“哪样?”我问道。

“你们男生不都这样吗,越有钱的越浪,你觉得他们会安安分分跟我一起吗,大家条件都不差。”

这倒也是,至少我在俱乐部里看到的那些男的,一个二个表面道貌岸然,背地里做的那些事我也略有耳闻,但是我很能理解他们,这个就是当下的社会。极少极少的人能像我活的这么真实。

“要不然我们一起生个宝宝吧,王环宇。”她突然撑起来,仿佛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看着我说到。

这把我吓了一跳。

“跟我生宝宝?”我实在没想明白,这个世界上还有女生愿意跟我这么浪的男生生小孩。

“对啊,我知道你很浪,这样的话至少不会有期待,也不会受伤害,而且你看啊,你一个人,白手起家,能做到现在,说明你各方面条件很好啊,至少比那些所谓的富二代强很多。”

她对我的评价我听着客观又公正,这不就是我最自以为是的地方吗?我突然有点心动。

“但是生下来谁养啊?”突然一副我抱着小孩给他喂着奶,然后去太古里搭讪的画面,映入我脑海,吓得我一个哆嗦。

“我养啊!奶粉钱这些都不要你负责了,生下来我就给他带去加拿大,到时候你一个月来看他一次就好了。”她貌似很兴奋,像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

“这样对你不好吧,真的是,怎么能这样?”话是这么说,但是说实话,她的提议有点让我心动。

“怎么了,你那边有没有什么问题,你父母不会同意吗?”她歪着头问我。

“我爸去世了,我妈巴心不得早点抱孙子呢。”我想到我妈要是突然得了个小孙子,应该怎样的喜笑颜开,我不禁也笑了起来。

“不好意思。”她马上给我道了个歉。

“没事,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突然空气有点安静,还是我打破了尴尬。

“我还没去过加拿大呢。”我喃喃的说。

“那你赶紧去办护照啊,我们一起回去,我给你看我的房子,还有我的车,我很多车都在加拿大,国内没几辆。”

“除了大牛,你还有什么啊,拉法有吗?”我问她。

“拉法我没有,我朋友有,我有918,可以跟他换着开。哎呀,这样想起来,我好久没回去了。”她突然想起什么“买918的时候还送了个小的918,到时候,小环宇可以开呀!”

突然我们两一起抚养小孩的画面进入我的脑海,在她家门口宽阔的草坪上,我的小孩快乐的开着小汽车,佣人在旁看着他,我在二楼的阳台喝着咖啡。

多么美好的一副画面,真的把我说心动了呢。

“到时候到了18岁,再让他选国籍,是要入加拿大还是中国。”她也憧憬的看着眼前说道,仿佛那未来触手可及。

“肯定让他当中国人!”我一把翻过身把她推倒。

这一次,我没有戴T,她,也没拒绝。


相关推荐
  • 我在2016年年初,开始频繁的出差北京,跟各种投资人见面,磋商浪迹教育资本化的可能。我的想法很简单,资本支持的,更应该是真正能够帮助中国男性解决情感问题的靠谱机构,而不是坏男孩之流。
    浪迹
    2021/10/21
  • “那是普通男人,”我没有停下,边走边说。“但是,如果是我。”我掀开MUSE门口厚厚的隔音的帘子,转过身,看着刚哥,在进入到那震耳欲聋的场所之前,对他说:“我有一百种方法,让她在让我当她挡箭牌的时候,喜欢上我。”
    浪迹
    2021/10/21
  • 多年之后,在重庆万州看守所的张佩依,她在回首往事的时候,会不会后悔曾经选择骗我?我不得而知。我在看守所看过形形色色的人,心态崩了,整天以泪洗面。而此刻在看守所的张佩依是什么样?我不得而知。
    浪迹
    2021/10/20
  • 我盯着手机这条提示五分钟,直到屏幕黑了下去。我拿过手机,划开微信,点开饺子的信息。上面显示着:“实锤了,王环宇!你现在无话可说!”
    浪迹
    2021/10/20
  • 像疯了一样要去考那个叫做成都七中的高中,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这将是我命运的转折。但是当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遭受到了来自老师、同学、朋友、家人,父母,周围所有人的取笑。
    浪迹
    2021/10/19
  • 离开小区回到酒店,拿出手机,才发现好几条未读信息,我点开晚装那个女孩的头像。“没出去浪吗?不喝个回魂酒?”
    浪迹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