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请你们去瑞士滑雪,坐私人飞机

浪迹 2021-10-20 11:10:28

“啊,你也叫浪迹啊,这么巧。”她有点惊讶的说。“那这个浪迹情感的老板你肯定认识了,你们名字都一样。”

我一阵无语,像是一拳打在了空处,我只能耐心的给她解释。

“浪迹情感之所以叫浪迹情感,是因为我叫浪迹,我是创始人。”

“原来如此,怪说不得你那么推崇这家公司,原来是你自己的,哪有你这样自吹自擂的,还国内第一情感教育机构。”她有点无所谓的说。

我想到这个“国内第一”有一半是粉丝们推崇的,有一半确实是自诩的,脸一红,改口到“哈哈哈,国内头部,国内头部情感教育机构,这个好了吧。”

那天晚上,从08年我无意间在一次和同学吃烧烤得知《迷男方法》,到11年我第一次参加PUA分享会,再到12年我称为当年的新锐第一,我跟她聊了一个通宵这个行业。

聊完了,我才发现天已经有点蒙蒙亮,很久没有跟哪个女生聊这么久了,难道这就叫秉烛夜谈。

她也没有丝毫困意,一直津津有味的听着,末了,她终于说:“王环宇,我还不知道PUA在中国发展如此的曲折离奇,我今天算是大开眼界,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历史。”

说完,她顿了顿,继续到“这样听来,确实我们投资圣迪奥在国内一点希望都没有,那我只能顶着我爸的骂,给他说我们取消这个项目。”

“你被骂总比你损失几千万好,再说了,你现在不挨骂,投资失败那天被骂的更惨。”我帮她分析到。

“太好啦!真的太感谢你啦,那作为感谢,我请你们去瑞士滑雪吧,坐我的飞机。”她高兴的蹦蹦跳跳的说。

我想,果然是有私人飞机吗,我这个土农民也有这一天。想到全中国的同行都没有享受到如此待遇,我就激动万分,我们还不是中国情感教育第一?

“你那个是湾流吗?”我好奇的问道,其实我对私人飞机一窍不通,只是偶尔在一些杂志上听过这个品牌。

QQ截图20211020110836.jpg

“湾流哪买的起,我那个是庞巴迪,可以坐8个人,到时候你可以带两个朋友。”她立马纠正了我。

我一下疑心尽去,想到带着饺子跨国旅游,让他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实战派,对接下来的生活期待万分。

感觉我的新生活马上就来了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阵困意,才想起通宵未睡,立马叫她一起睡觉了。

当然,睡之前,我还是先播了种。带着“这个妈妈靠谱”的想法甜甜进入了梦乡。

醒来后,已经下午四点过了,张佩依已经洗漱完坐在床边。

“我要去趟成都公司,开个会,给他们说项目取消的事,你祝我好运吧。”她给我说。

“去吧,肯定没问题的,你把昨天我给你说的完完全全告诉他们就行了,我再睡一会。”我迷迷糊糊的说,又是一阵睡意袭来。

再次醒来已经七点过了,我一丝不挂的走出卧室去客厅拿了一瓶水,家里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

我从落地窗俯视太古里的这些人,突然有一瞬间自我膨胀的无以复加,觉得自己是宇宙的中心。

我拿出电话,给饺子播了过去。

“我要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做好心理准备”,我故作淡定的说,言语中却掩盖不住兴奋,顿了顿,感受他的反应。

饺子却表现的很淡定“什么好消息嘛?”

“我刚认识了个妹子,说开私人飞机带我们去瑞士滑雪。”我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开心的告诉他。

“。。。”那头一阵无语。“私人飞机都来了,你就给我说这个好消息?”电话里的他压根不信。

“是真的,就是那个在重庆请我SPACE喝黑桃A的那个女生,我们后面还有联系,她还送了我一个爱马仕毛毯。”我快速的给他讲了下我和张佩依之后的事,一直到昨天我跟她通宵聊到她要投资PUA,以及我劝阻了她,她作为感谢,请我们去瑞士滑雪,噼里啪啦说了十多分钟。

饺子的疑虑貌似减轻了几分,但是仍然不相信“浪迹,你晓不晓得中国的私人飞机,只有多少,你运气这么好,就遇到了?”

我看我说了那么多,饺子还是不相信我,对他有点无语。“真是贫穷限制了你的思维。”我没好气的说。

“那这样吧,她说她有私人飞机,那SHOW出来,看到了,实锤了,我肯定就相信。”他看我一脸坚信,不由得退了一步。

我明明是与他分享快乐,没想到换来的全是质疑,心里有点难过。“你就等着坐飞机吧,到时候你就明白你现在的怀疑多么可笑。”

“好!”他爽快的答应,更让我气不打一处来。

我挂了电话,咬牙切齿的想看到饺子坐上私人飞机时那种给我一个“你真的靠谱,我错了”的眼神的样子。

第二天我不顾饺子的万般推阻,让他拿来了他的护照和申请瑞士申根签证的资料,以及我的,交到了代理手里。

我给张佩依说了我们办签证的事,她一点犹豫都没有,直接说“好啊,我到时候看飞机什么时候在国内,只要你把你的时间给我,我就让他们来成都接我们。”

因为公司年底还有很多事,我跟饺子商量了,把时间定在了2018年的一月的十四号。

期间张佩依又来了成都几次,都住在我家里,因为我们准备去瑞士滑雪,她不会。期间,我带她去太子岭练习了一次,我们开了四辆车,浩浩荡荡的从成都出发。

当晚,我们在汶川绕了半天,也只找到个三星左右的酒店。

“我从来没有住过这样的酒店王环宇,不过,这种体验还不赖。”进了房间,她好奇的上下打量着房间。

虽然她自己条件很好,但是不是那种特别娇气的女生,我不禁觉得大户人家的家教就是好。

第二天我们一早就出发了,昨晚跟我一车的同事,充满疑惑的看着我,摸不清什么情况,因为按照我平时的习惯,这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他们的疑虑更深了。

上山的路程只有一个多小时,在路上,我故意问了下她她国外的生活,她随意聊了聊她在加拿大的林林总总。

“918开着如何?我还没开过。”我装作不经意的问。

“不舒服,我在温哥华一般都开你这个车,但是比你这个小一点的那个。”我知道她指的是G63。

下车后,我看到跟我同车的几个同事看我的眼神已经从疑惑变成了敬佩。我内心一笑,转过身去,淡定的望向远处白茫茫的一片,深藏功与名。

QQ截图20211020110846.jpg

滑雪回来后,基本上大家都知道我认识了个超级富二代女生,要用私人飞机接送我和饺子去瑞士滑雪。

对此,张佩依都知道,她什么都没说。回到成都后,我们开始商量去瑞士的细节。

“我家有几个可爱的LV的木行李箱,到时候我们用那个。”她说道。

“我还要拿这个chanel的滑雪板,之前我觉得好看,买了一直没用。”说完,她拿给我看了看她手机的照片,里面是个印着双C标志单板。

“这个肯定很贵吧。”我拿着照片看了看,问她。

“还好啦。”到时候我给你买这个滑雪服,说完她拿过手机,又翻出来几张照片。

“好好好,你都安排。”我看她开心的样子我也开心。

“你穿什么码的?”她又问我。

我回答了她,不禁又想起饺子,哼哼,离出发的时间越来越近,我迫不及待想看到他被实锤的表情了。

“我明天要回重庆一趟,去签个字。”她突然说。

“签什么字?”我一边玩着手机一边随口问道。

“我爸不知道怎么,在网上看到了很多你的视频。”她突然说。

差点把我手机吓掉。

“然后呢?”我停了下来,紧张的问。

“然后不让我们在一起了啊。”

“然后呢?”我立马想到,那岂不是我们的旅途泡汤了?

“那你想我怎么办?”她突然话锋一转,望向我。

“我当然是想你跟我在一起了啊,但是如果真的你父母不允许,我也没办法。”我想了想,果然,我所从事的行业,确实很难得到一般家庭父母的祝福,更不用说她那种家庭了。

如果真是这样,也只有算了,等我有朝一日,把中国情感行业带出黑暗,再去奢求这样的生活吧。那一瞬间,我做出了选择。

她认真想了想,认真的说了句“好吧。”

我一下没明白她的意思,“好什么?”我问她。

“那我只能明天回去签字了。”她说道。

“签字,到底签什么字?”我疑惑更深了。

“是这样的,重庆有个工厂写的我的名字,我爸知道我跟你在一起了,很生气,我跟他吵了一架,他威胁要收回我的签字权。”

“你什么时候跟你爸吵的架,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她一阵无语,我能感受到,她并不轻松。“算啦,我明天回去签字。”

我心里一阵感动。“那签了字有什么问题吗?”

“我在国内的钱,都是从那个工厂财务那拿的,就是那个小周,我给你提过。”我脑海中浮现起有一次她来成都,拿了个爱马仕水桶包,里面放了很多现金,我大概看了看,有七八万。

当时我问她干嘛拿那么多现金,她给我说她在国内没银行卡也没支付宝,每次都需要换钱,都是打外汇给她的财务小周,让他换现金。

“我放弃签字权的话,意味着我在国内就没有现金花了。不过没关系,我还有二十多万现金,我又不买什么衣服,应该够用了。”她继续说道。

我有点活在梦里的感觉,怎么电视剧里面的情节出现在了我生活中。

想到她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豪气冲天的说“你就住我家啊,吃饭就跟我一起吃,你没钱我有啊,一样生活。”

“我今天就去把现金再拿回来点,”说完,她回到房间,拿出她那个水桶包,从里面倒出来了六捆现金,“这些钱就先放你家吧。”她大大方方的把钱递给我。

我随手收到床头柜里,对于每天经手几十万的我来说,这些都是小钱,但是她那么信任我,把所有钱都给我保管的举动,又打动我几分。

“那瑞士是不是去不成了?”我突然想到她跟家里闹矛盾,那肯定飞机也动不了了,那岂不是看不到饺子被实锤的样子,说不定他还要反过来怀疑她,但是饺子哪能知道我们之间发生的那么多事。想到这我一阵头疼。

“那个行程应该不影响,只是我放弃国内工厂的签字权而已。”她想了想给我说。

“你一个人回去我不太放心。”我怕她回去就被家里人扣了,“我让我一个朋友陪你回去吧。”我想了半天,一个合适的人选浮现在我脑海,我们编辑部的女生寸寸,为人处世很不错。

让她陪着张佩依回去,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给我说,我好想办法。

张佩依开始不太愿意,但是我把我的担心说出来后,她还是同意了。当天下午,她们坐上了回重庆的动车。

我给寸寸微信转了5000,给她说过去的吃喝住行她负责,不够再找我要。

我想到张佩依,从重庆SPACE请我喝酒,到送我爱马仕毛毯,再到现在,放了六万现金在我家,前前后后跟我在一起都花了十万了,而我就带她去滑了雪,其他什么都没做。

心里有点不舒服,觉得自己付出的太少。特别是她这样,还被饺子怀疑成骗子,我更为她打抱不平。

就算这次瑞士没去成,我也不认为她是有心欺骗,这么多巧合遇到一起了,这也是大家没办法的事。她这样的家庭,本来条条框框就多,我心里想到。

当天晚上,我收到了寸寸给我的信息,大致就是张佩依人很好,带她也见识了真正的繁华人生,让我好好珍惜。

我想果然,我没有去过重庆,跟她的朋友见过,但是既然寸寸去了,她眼见为实,那肯定张佩依不是骗子。

第二天,我问了下寸寸是不是有签字这回事,寸寸也告诉我是真的,我心里最后一丝疑虑都消失了。我问她钱够不够,她说一路上张佩依都不让她花钱,她现在5000还没花出去。我告诫她必须把钱花完,不然不要回来。

第三天她们回来了成都,我悄悄问寸寸跟她呆了两天,感觉张佩依人如何,她大大的夸奖了一番,还让我好好珍惜。

我笑了笑,等着看饺子的好戏。然后她们俩又神神秘秘的出去了,我也没多想,女生之间,总是有很多秘密要说嘛。

我把她们两个女生回重庆的事,所见所闻告诉了饺子,饺子在电话里还是不放心,他说“王环宇,你咋个就这么相信她,她是不是给你下药了?”

我很无语“下什么药,能下什么药。”

饺子说有一种药男的喝了会很喜欢一个女生,为她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我立马否认了我吃了这种药,我很自信的告诉饺子,“跟渣女多年的经验,让我明白,不要看女的怎么说,而是她做了什么,之前她请喝酒加买毛毯已经花了四万,如今她还有六万元现金放在我家,我没看过一个骗子,骗人之前先投十万的。

“而且,”我停顿了一下,斟酌了语句,“而且,饺子,我给她说的清清楚楚我是谁,我是做什么的,你觉得她敢骗我吗?”

饺子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但是还是不放心,“我也想不明白她这样做的意义何在,王环宇说实话我还没见过你被哪个女的骗过,不过,她一没什么姿色,二你也不需要靠她的钱,你干嘛要跟她在一起?”饺子突然问了我个问题。

“两个原因,最主要的是:

第一,她是这么多年唯一一个不反感PUA行业,还觉得很有意思决定投资的女生,千金易得,知己难求。

第二,她是我活了这么多年,唯一我什么都没做,就送我超过万元礼物的女生。

第三,她是这么多年,唯一一个愿意给我生小孩的女生。有一个唯一很难得,别说三个唯一。再说,虽然她颜值不是很高,但是她又没有管我不让我去外面玩。

其次,我不看重女生有没有钱,但是至少她的家庭,不可能成为我们之间的拖累。”我一口气说了很多。

“那你有没有想过,那她这样的女生,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呢?”饺子继续问。

这个问题给我问的有点懵逼,但是下一刻我就带着强烈自信回答饺子“那我之前那些女生,为什么喜欢我呢?她为什么喜欢我这个你不用怀疑,我倒是觉得这些女的认识我了,不喜欢我才是有问题。”

饺子一阵无语,估计我是自信过了头,但是他想想,也是没有毛病。

饺子认识我很久了,超过15年,我在大学谈了一个条件比我当时好千百倍的女朋友,这件事他是知道的。

我2012年入行的时候又丑又穷又胖,周围还经常有各种漂亮女生围绕他也是知道的。

以至于后来,跟我在一起的那些百花争艳他也是略有耳闻,他不担心我没有能力让一个这样条件的女生喜欢我,他只是担心这个女生是否货真价实。他沉默了很久,回了一句:

“那这样,浪迹,我去探探她的底。”

“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探的,事实就在眼前。”我对他这种刨根问底的行为实在无语,觉得他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既然是真的,你又没有损失。”他坚持到。

我想了想也是,就同意了他的要求,“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我问他。

“今天晚上。”电话那头传出了饺子,淡定又坚持的声音。


相关推荐
  •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名字里有“教育”这两个字的浪迹教育并没有任何教育资质,这一点,在三年后被有心人士抓住了机会狠狠攻击,最终造成我们遭遇了史上最眼中的舆论危机。2015年的我,意气风发,大手一挥,“我们,从今天起,就叫浪迹教育了!”
    浪迹
    2021/10/21
  • 如今当事人之一突然给我提起这段尘封已久的过去,我才知道了当年Tango离开泡学网的原因。我突然想到自己,跟Tango有点同命相连。良久,我们彼此在电话里都没说话,“你要不要来我们这里看看?”Tango突然说。
    浪迹
    2021/10/21
  • 随着我的学员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有了结果。时间说了真话,2013年上半年,我、型男、小倪三人组成的PUAMAP浪迹团队稳步发展,终于在圈内站稳了脚跟。
    浪迹
    2021/10/21
  • 如果刻苦努力就可以成功的话,那么这个社会最成功的应该是那些搬砖的,他们在寒冬或是烈日中,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以上,要比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敲着键盘的你刻苦努力一百倍,但他们的收入仅只有你的十分之一或是更少。
    浪迹
    2021/10/20
  • 她吓了一跳,一下拿被子遮住了鼻子以下的部位,只剩下两个眼睛,用声若蚊蝇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我大姨妈好像完了。”说完把整个被子掀起来,害羞的躲了进去。
    浪迹
    2021/10/20
  • 第二天一早,我揉了揉因求子心切而酸得动不了的腰,才发现旁边的床已经空空如也。正在猜测难道她已经取精离去的时候,她已经穿好衣服从洗手间出来了。
    浪迹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