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噩梦未醒,新的战斗!

浪迹 2021-10-20 13:44:19

多年之后,在重庆万州看守所的张佩依,她在回首往事的时候,会不会后悔曾经选择骗我?我不得而知。

我能感同身受的是,在里面的每个日日夜夜,都如同煎熬。每一个没有自由的人,每天都会在脑袋里反反复复回想,他们到底做了什么而让他们沦落自此。

我在看守所看过形形色色的人,心态崩了,整天以泪洗面。而此刻在看守所的张佩依是什么样?我不得而知。

她的办案民警告诉我,她因为偷窃金额特别巨大(超过三十万),我十多年都见不到她了。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呆若木鸡,我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曾经的“骂着别人贫穷限制了思维的加拿大海龟超级富二代”落到如今田地。

当她,知道自己将在监牢里面度过人生最青春的十年时,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那天饺子发给我那条“实锤了!王环宇。”,我还没来得及回复他信息,紧跟着的就是他在网上找到的各种资料的链接和截图。

我还没来得及一一的看内容,饺子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这个张佩依,本名叫做臧雨涵(为了方便,我们之后还是叫她张佩依),重庆北培人,她所有的信息都是假的,你点开我发给你的那个天涯的帖子,她在2015年就被曝光了。

你好好看看帖子,她骗那个男的的手法跟你如出一辙,也是怀孕了,也是双胞胎,也是龙凤胎!”

我犹如五雷轰顶,耳朵一下嗡嗡作响,我听不清饺子的话,我拼命的点开那个链接,快速的浏览了一遍故事的来龙去脉,颓然的坐在床上。

我久久不能说话,我,一个情感导师,自诩阅人无数,什么样的女生没有见过。

居然被一个重庆女屌丝玩弄在股掌之上长达两个月!那一瞬间,有点怀疑人生,又有点头皮发麻,是什么样的恶魔,可以把自己这样的演进去。

她凭一己之力,一个人一张嘴,骗了我,骗了饺子,骗了我家人,骗了我妈,骗了寸寸,骗了我学员,骗了她的朋友,骗了安琪儿医院,骗了给她开孕酮的医生,骗了给她打针的护士。

更可怕的是,这么多人之中,居然没有一个人会怀疑她是骗子,所有的人生活在她编制的谎言之内,毫无知觉。

我想起了一部电影,叫做《楚门的世界》,讲的是一群人演戏骗一个人的故事。而真实的人生比电影更精彩,她一个人演戏骗了一群人。

看我久久没有说话,饺子也没有挂电话,也许他只是一个旁观者,而不像我这样入戏太深。

我颓然环视四周,我看到了我去买的那些育儿的书,我看到了我妈带炖汤过来的保温壶,我看到了放在沙发上的爱马仕毛毯和书桌上的stokke婴儿车。

我想起了她说她是加拿大人,我想起了她给我介绍姐姐,我想起了她给我介绍的朋友,我想起了陪她去做产检,我想起了她说开私人飞机带我们去瑞士滑雪,我想起了她说她怀了龙凤胎,我想起了她跟我一起商量给小孩子取名字。

假的!全是假的!她嘴里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假话。她所做的每件事,都是环环相扣,步步惊心。

这一刻,我对她少了点愤怒,更多的是服气。她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张口就来这些谎话,而且犹如走钢丝一样周旋在各个关系之间。

还要记得她给每个人说的假话,说这些假话之时还要配合假的背景故事。我自问做不到,几乎没人可以做到。这是真正的高手。

那一瞬间,我又对她产生了浓浓的好奇,她是怎么做到的???

如果她真的是个北培女屌丝,她的那些言谈举止,又是从哪里学的?

“你是怎么知道她用的假名的?”我突然想起这个问题,说话的时候,我才发现喉咙因为过度紧张而有一丝沙哑。

“我用了很多时间来看她的微博,我在2015年的一张她截选出来的机票信息中,看到了她名字的拼音,不是zhangpeiyi而是zangyuhan。

本来这个ZANG姓就很少,我一下就确定是臧,臧天朔的臧。而yuhan,是我还没有打具体的字,百度就给我智能联想了。

我确认了她的真名,发现网上居然早已经有曝光她的帖子,才知道她是个职业骗子。”饺子娓娓道来。

我听了沉默不语,突然脑袋一惊,“我的宾利还在她手上!”这一吓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这个你不急,你都说了,她还没有开始找你要钱,这出戏,你还是要继续演下去,等她回成都后,把车拿回来,然后找个理由跟她分手吧,这种人太恐怖了,我们惹不起。”饺子在电话里告诫道。

我才想起怎么不找我要钱,她第一次在吃火锅的时候让我给莱莱转了4000,后面陆陆续续说打牌输了钱让我转账,我转了一万多。

原来她这段时间,就是靠着我给的这两三万生活。

我想了想,才发现她每天的开销根本没有,她吃住行都跟我在一起,自己根本不需要花一分钱。还从我这里骗了几万,可以操作其他的骗局。

那她SPACE喝的酒,爱马仕的毯子、一周换一个的名牌包、包里几万现金、婴儿车、安琪儿的三万看病费又是哪里来的?

那一瞬间,我的世界变得奇妙的难以言喻,光是想明白这么多信息我都会头昏脑涨,她居然可以各种操作。

“好的,我这几天会稳住,我先挂了,看看这些实锤。”我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力气,挂了电话。

那天下午,我把网上所有的信息,挨个挨个的看了个遍,找出了很多问题的答案。

张佩依,(本名臧雨涵),1987年生----比起骗我的年龄1996,整整大了九岁。

20岁的女生懂那么多人情世故,会让人觉得是家庭教育原因,而一个29岁的女生懂那么多,就变得完全正常了。

我一直想不明白她那么小怎么懂那么多,在此时得到了答案。

文章里面清晰的写出来,她生过小孩,而且不止一个。一个小孩生下来不知道父亲是谁就卖了,一个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

我想起了看到的她肚子上横着的刀疤,再到她为什么知道的那么清楚什么孕酮啊,而且怀孕的反应演的如此神似,压根就是因为她怀过孕。

之所以成都的安琪儿能给她开孕酮和打孕酮,完全是因为她拿着重庆安琪儿的报告。

而此报告是真的,不过是她两年前的报告而已!想到这个恶毒到把自己孩子卖了,送了的行为,我不禁一阵后怕。她哪是什么骗子,完全是魔鬼。

文章里的作者是真正的加拿大海龟学生,张佩依跟他交往了整整两年。(连我都可以被骗三个月,就更不用说这些普通男生了)因为怀孕,在他家住了一年,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她有这样真正富家子女的谈吐和见识了,因为她曾经跟这样的人一起生活过很久。

这篇文章作者为什么曝光她?

原因是生下孩子后,才发现孩子和他毫无血缘关系。他养了张佩依这个魔鬼整整两年。

张佩依拿出来的爱马仕毯子,应该是之前的男的送的。

而她的那些包,文章里写的很清楚,都是找那种二手奢侈品店租的。她的那些首饰,项链,都是在这几年陆陆续续从各种男人那骗来的。

很多男的被骗了后都选择沉默。这让她有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同时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

之所以男的被骗了保持沉默,我仔细的研究了一下。是因为张佩依特别喜欢找那种有家境,或者年龄大的有钱人。

首先这点小钱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其次是他们自己的屁股都不干净,他们自己本来就做贼心虚,你还让他们主动去声张这些事情,无疑是天方夜谭。

我不得不佩服张佩依作为职业骗子,在选择被骗对象上面,是一把好手。

那她为什么选上我?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我收到了SPACE营销经理阿东的信息。

“宇哥,不知道给你说这些你会怎么想,我想跟你说下张佩依的事。”

我看到信息后,直接给阿东拨了回去。

“怎么了?阿东,你直接说,不用担心什么。”我没有告诉他我已经知道张佩依是骗子。他应该还不知道张佩依是骗子的事,说出来的内容可能会更客观。

“宇哥,我给你说几件事嘛。在重庆第一次SPACE的酒水和来成都的那一次,都是我喊人安排的。她到现在还没给我钱,反而找我还借了3000。”阿东在电话里哭丧着脸说。

“什么借的?你说清楚。”我这一惊,非同小可。我混迹夜场数十年,我知道可以借酒出来打台面,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可以借酒出来喝的!

“就是第一次在重庆SPACE,拿出来喝的那些酒,是我一个大客户存在这的。他存了几十瓶香槟和XO,他自己都记不到多少,所以我当时取出来给你们喝了,他也不知道。

但是张佩依是答应了要补起的,我看宇哥你穿的那么好,带那么大一个钻戒,又是拿的爱马仕鳄鱼皮钱包,她能认识你这样的朋友,肯定不可能欠我几瓶酒不还撒。”在电话里,阿东仿佛终于找到了倾诉的对象,一股脑说了很多。

“……”我在电话里一阵无语,又想起张佩依的手法,我知道,她肯定可以做出来这样的事。“那成都的那一次,又怎么回事呢?”

“成都那次,就是我给你发信息的原因,我知道可能是我被骗了,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但是我还是想跟你说清楚。成都这次,她说……”说到这里阿东犹豫了一下,像下定了决心一样,继续说道:

“那天你去上洗手间的时候,她说那天喝酒是你给钱,然后还找我借了3000,说你会还给我。宇哥,你也是经常在SPACE耍的,我们这的人都认识你,她又是你女朋友,她这样说,我是一个teng都没有打就把钱借给她了。哪晓得那天你提前就走了,压根都没说买酒的事,这个钱我也不好意思找你要。”阿东犹犹豫豫的说完。

我回想起了有天张佩依来SPACE,那天我正在带线下,她很大气的一个人在旁边重新开了个卡,点了一桌子酒,还叫了两个营销陪她,宛若女王。

那次的那个行为也是让我刮目相看,我也是第一次遇见女生跟我出来玩,自己在旁边开一桌的情况,当时心里还给她了一个大大的赞。

今天看来这个魔鬼居然直接就是打着我名头招摇撞骗,玩了好一出空手套白狼。

但是我还是没想明白,就算是我这么老的老顾客,去SPACE也是先买单再喝酒,为什么阿东就同意了呢?

“那你当时怎么没问我?”我很好奇的问阿东。

“我就实话实说嘛,宇哥,她那天给我了一块爱彼的皇家橡树手表,说做我们这一行还是需要打点台面,她说借给我带。其实现在表还在我手上,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找她要钱。”

原来如此!我心里突然恍然大悟,据我对阿东的了解,他是那种很老实的人,肯定不会贪图一块手表,无论多贵重。

而张佩依正是看准了他这一点,相当于用手表做了个抵押。

张佩依对我的了解是,我肯定不会让她买单,所以那天她玩了一手空城计,先把手表放在阿东那,阿东没让身无分文的她买单,然后还被借走3000。

而我会在之后去把酒水买了,同时还阿东的钱。在之后的某天,她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手表要回来,完成一系列头皮发麻的操作。

我一下又想到,也许那个爱彼的皇家橡树的表也可能是假的,就算我不帮她给酒水和还钱,阿东以为自己占了大便宜,也不会声张。

最后!就算阿东后面发现了那个表是假的,她大可说一句“哎呀,我也是找代购买的,我也被骗了!”而从容搪塞过去。

牛逼!真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阿东,说实话,不仅你被骗了,我也被骗得很惨啊。”我想完这些,突然跟他有种难兄难弟的感觉。

我简略的给他说了一下我在网上看到的帖子内容,然后把饺子发给我的链接转发给了他。“你先不要声张,阿东,我的宾利还在她手上,我想想怎么让她把钱还过来。”我告诫了阿东几句,挂掉了电话。

我能想象到此刻,阿东呆若木鸡看着帖子的样子,在一小时之前,我也是这样的。

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在帖子里面写的张佩依是个一毛不拔也没有钱的女屌丝,我实在想不明白她哪里来的钱请我在SPACE喝酒,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了。

被她骗的人,我知道的,又多了一个。

我又突然想起了莱莱,还有张佩依的闺蜜,显而易见的,他们也是受害者,我想立马拿出手机给他们打电话,又想到我的车还在张佩依那,我不能打草惊蛇。

那几天是我最难熬的几天,我知道了张佩依是个骗子,我还要在表面上跟她虚与委蛇。对于性格直率的我来说,真的是要了老命。

“饺子哥,我该怎么把我的钱要回来呢?”有一天晚上我看到饺子,愁眉苦脸的看着他。

“我估计是要不回来了,她都没什么钱,再说,她找你转账的时候,你又没有找她要借条,她随便说你们是耍朋友的共同开销,怎么分得清楚呢?”饺子很老练的说道,我想他已经把这一层想过了。

但是这种骗子我肯定不能放过她,我做这一行的目的不就是让男人在感情中不受欺骗吗?

我在心里想清楚了,我肯定要写一篇帖子,好好曝光一下这个女骗子。

2018年2月6号,我清楚的记得,她开着宾利,早上八点到了成都,我之前一夜没睡。

我把她的行李收拾了给她放在了国金豪庭三楼前台。我只想尽快的远离这个魔鬼。

见到她,我一把抢过了她手里的车钥匙。“臧雨涵!”我叫了她一声,她有一瞬间错愕,又恢复了正常。

我突然不知道从何开口,看着她的样子,过往三个月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全都是泡沫,在此刻破灭,但是我却一刹那分不清哪里是梦哪里是现实。

我想了想,千言万语汇成一句。

“我知道你那些事了,你就是个骗子,你走吧。”我一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此刻只想上楼休息,在未来的多年之中,慢慢把她忘记。

“王环宇,你听我解释,网上那些资料都是黑我的,你不也有很多黑资料吗?”她包着眼泪拉着我的手臂的样子,让我有点心软,让我突然又想怀疑自己,难道她说的是真的,网上的才是假的?

“你到现在还在骗我!”我任由她拉着,不为所动的说道,但是我清晰的感觉到我的内心好像又有点松动。

“真的,王环宇,你也知道,网上的东西当不了真。你看网上说你的那些,你说是假的,我就相信你说是假的。现在网上这些,我说是假的,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她拉着我苦苦哀求。

我仔细的看她的脸,她的眼睛,她的神情,完全是真情流露,根本没有任何作假,那个含着泪光的双眼,如此的清澈又无助。

在我快要迷失的那一刻,我想起了她肚子上的疤,想起了阿东给我说的话,想起了饺子的层层推理。

她不是骗子,她是魔鬼。我心里被这个想法吓了一个激灵。

我把她拖到前台,把她的包快速的递给她。“你走吧,就当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说完,我疯了一样的跑上了楼。

此时此刻,我已经没有任何想要她还我钱,或是想要揭穿她的念头,我只想远离这个魔鬼,不想跟她再有任何纠缠。

我害怕我再跟她接触下去,我会发疯。

我拿回了我的宾利,对我被骗的事绝口不提,我作为一个知名情感专家,这一次,输得太彻底。

我不想解释,我所经历的这些,不是三言两语就解释得清楚的。而让我再次回忆,再写出来无疑更是要了我的命。

这种噩梦,我永远不希望再做一次。

我想就让这些事随风而去,烂在心里。我和饺子都希望让这个事就这样慢慢过去。

她再骗谁我已经管不上也不想管了,我能够逃脱她的魔爪,脱离她虚构的梦境,这已经让我庆幸万分了。

我不想再掉进她的漩涡中,跟她任何的联系,我都不想再有。

但是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她是骗子这件事,仅仅只有我和饺子和阿东现在知道。

当天晚上,寸寸,和一系列的朋友,就开始轮流发微信骂我。

“王环宇,你这个渣男,张佩依给你怀孕,你这么狠心,分手就分手,还要找个理由说别人是骗子!”

“王环宇,你想想她肚子里的孩子,你这样做对吗?”

我从没想到这个魔鬼已经被这样拆穿了,还要这样拼死反击。她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把谎言继续编织下去。

而让人崩溃的,是她的这些朋友这次齐刷刷的站在了她的那边。

饺子一直劝我而不得,他还要一直承担我对他的怀疑:怀疑他不安好心,对我的感情暗中破坏。我在这一刻,感同身受。

曾经我是多么的相信张佩依不理解饺子,现在我成了被不理解的那一位。

我花了多少心思,动用了多少脑细胞,才完全挣扎着从梦中醒来。此时此刻,我才发现,虽然我醒来了,但是周围还有一群沉睡的人。

他们仍然活在张佩依虚构的谎言中无法自拔。

巧合让生命变得更加精彩这句话,放在我身上,再适合不过了。

我揭穿张佩依是骗子的第三天,警察给了我电话,说有个视频需要我去接收下调查。

那天下午,我和饺子带着我们的律师去了警察局——从此再也没出来。

能够拆穿张佩依虚假嘴脸的两个最重要的证人,在这一刻,突然与世隔绝,命运就是如此的离奇,所有的巧合凑在了一起。

没有了我们的开口,在外面的张佩依,颠倒黑白更是轻而易举。

“我让我家的人,把浪迹关进去的。谁让他说我是骗子。”张佩依逢人便说。

而我和饺子确实是在看守所,这是大家都了解的事实真相。

于是,她周围的人,对她更是深信不疑了。她编制的梦,更真了,大家沉睡得更死了。

而在看守所的我,透过铁窗,从律师口中得知了这些信息,才知道,我的噩梦并没有醒来。

我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相关推荐
  • 我叫浪迹,真名王环宇,1986年四月出生,白羊座,成都人。现在的职业是一名情感咨询师,如果不出意外,在接下来的余生中,这都是我的职业。
    浪迹
    2021/10/20
  • 我盯着手机这条提示五分钟,直到屏幕黑了下去。我拿过手机,划开微信,点开饺子的信息。上面显示着:“实锤了,王环宇!你现在无话可说!”
    浪迹
    2021/10/20
  • 我认识饺子十多年,第一次觉得饺子是不是太小气了,曾经认识的那个兄弟,怎么变成了如今的模样。“我要实锤,欣哥。”我看着他认真的说。“我会给你实锤,真的。”饺子看着我,认真的回答。
    浪迹
    2021/10/20
  • “我还是觉得她有点问题。”饺子回复。“她就算有问题,为什么要怀孕?”我反问饺子。“她怀孕,就想为了骗你钱。”我实在无语:“真的是贫穷限制了你的思维,饺子!”
    浪迹
    2021/10/20
  • 说完我偷偷看了看那个澳洲留学回来的女生,她一个算你识相你看我等会不喝死你的眼神,我擦了擦额头冒出的细汗。喝完酒,我想到与其等这些妹子主动出击,还不如我自己自觉,我没有再坐下,又给自己满上一杯,干脆又提着香槟瓶,绕到了对面。
    浪迹
    2021/10/19
  • 许多年以后,推开夜店的大门,步入那个震耳欲聋场所的时候,我都会想起我高中同学带我去“红色年代”那个遥远的夜晚。“红色年代”是我人生中去的第一家夜店,那是16年前,我高三。
    浪迹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