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与8个研究生的同场竞技

浪迹 2021-10-20 14:00:21

那天晚上,在那个烧烤摊,我吃着烤韭菜,喝着青岛啤酒,第一次知道了《迷男方法》,第一次知道了AFC,第一次被别人称为PUA。

“继续说下去。”我越来越感兴趣,仿佛给我的世界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你跟一个女生约会的时候,她说话的时候,如果手腕内侧朝向你,或者一边说话一边拨弄头发,代表着她对你有兴趣,这个在书里称为兴趣指标,英文简称IOI。同时,兴趣指标也分真假。你如果在跟她相处的时候,搜集到三个真实的兴趣指标,那说明她对你有兴趣,你可以进行下一步操作,“升高关系”。”老金喝着酒,话闸子彻底打开了。

我一边听着,一边在脑海里反复对照着过往和女生的相处经验,惊奇地发现,这本叫《迷男方法》的书里面说的每个观点,都跟我自己以往的总结不谋而合,甚至很多地方比我理解的更深入、更直接、更透彻。

从一个处男的口里,听到了我总结了好几年的追女生经验,这种感受有点说不出来,而一切的原因,就在于这本书,我对这本书从开始的疑惑不信任到现在的拜服。

“书呢?”我觉得这本书放在一个处男手里简直埋没了。

“书是一个WORD文件,但是不能发给你。”老金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瞬间有种想要把啤酒瓶砸到他头上的冲动,现在都互联网时代了,一切互联,信息共享,亏他还是电子科大UESTC的学生,居然给我搞这一套。

“都说了今天烧烤我买单。”我看着他又叫的一桌子菜,和一地他喝完的空瓶子,想着这也是一大笔钱啊兄弟,我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又要回家蹭饭了。

“不行。”他肯定的摇了摇头。

我一下有点生气,想骂他,觉得这个老金怎么变得如此不通情达理,但是却没有办法,毕竟现在关键是书还在他手里,把他弄不开心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好言相劝了半天,他仍然咬死不松口,直到我气急败坏的说“好啦好啦,除了今天这顿烧烤,我再请三顿。”

“你说的?”他突然眼睛一亮。

我现在才知道又被他坑了,但是我这个人从来说话算数,事已至此,我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那你还要答应我一个事。”他沉吟了一下,补了一句。

“又是什么事?”我有点不耐烦,平时老金挺爽快的一个人,怎么今天过场那么多。

老金仿佛没有看到我的不耐烦,“你答应我不能发给别人才行。”他坚持的说到。

我一听原来是这么一件小事,立马点头说到,“你放心,我肯定不发给别人看。”

当天晚上老金把我拉进了一个群,神神秘秘的告诉我,这个是一个讨论追女生的地下组织。我看着“我们都是少先队”这个群名就想笑,尼玛这是什么群,我有点不想加。

“你要的《迷男方法》就在群共享里。”他补充了一句。

我立马提交了群申请。

一进群,发现里面已经有400多人了,大家正在激烈的讨论着什么,对于我这个才入群的新人,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倒是省的我一个人在那里尴尬的自我介绍。我有个习惯,在别人的群里,从来都不爱说话,喜欢默默的潜水不说话。

大家在讨论什么我看都没看,直接点开了群共享,找到了那本书,然后下载下来,心急如焚地点开。

一点开这本书,我粗略浏览了一遍,越看越心惊,马上跳到第一页,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仔细读了起来。

那天我一个人在屏幕前面看了个通宵,彻底忘记了第二天要面试的事,直到天亮了我才反应过来。

“操!怎么天亮了。”我揉了揉看了一晚上发涨的双眼,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急急忙忙下楼吃了点早餐,看了下面试的地点,在四教。

看到公司的面试地点有点失望,毕竟四教是研究生教学楼,又破又旧,只有一些小公司才会选择在这里开面试会。一般的大公司像什么腾讯联想百度都会把公司放在最大最新的二教。

“今天面试的公司叫什么来着”在四教门口,我突然看到了我们班的同学飞扬,他是我们班为数不多的几个还没签三方协议的同学,我给他打了个招呼,开口问道。

“叫什么泛华测控。”他也一头雾水。

这就是我这个大四“面霸”老油条最真实的情况,因为来电子科大校园招聘的公司太多了,开始的时候我还会一家一家公司去了解,做准备,找那个我最感兴趣的公司专攻。

到后面有了经验过后,发现对于我这样挂科二十多门的“差生”来说,这些纯粹是浪费时间,往往我看得上的公司别人都看不上我。最有效率的方法是同时去面试几个公司,哪个公司看得起我,我再去慢慢研究这个公司如何。所以以至于在很多时候,我到了面试地点,都不知道这个公司叫什么是做什么的。

“是干嘛的?”

“我也不知道。不过听说是个外企,待遇可以。对了,他们工作地点在成都,你不是想留在成都吗”

我一听能留在成都,便有了些兴趣,于是打起精神,准备好好应对一下。

我花了五分钟把门口他张贴的海报看了一遍,了解到美国国家仪器(NI)公司确实是个美资企业。

但是我现在要去的这家公司只是NI在中国大陆的独家代理商,负责其数据采集卡在中国的销售。而这个产品主要面对的是高校,同时也不像一般的手机电脑那样人人都懂,所以需要销售人员具备相当过硬的技术知识,这里面招聘的职位有两个,一个叫做AE技术工程师,一个SE销售工程师。

工作地点有两个,一个北京,一个成都。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飞扬会来了,他作为北京人,一心只想回北京去。

作为一个挂科20多门的差生来说,什么技术工程师肯定没戏。但对油嘴滑舌能说会道的我来说,这个销售工程师,还有些许的那么贴切。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投了这个销售工程师,工作地点成都。我看了看,飞扬投了技术工程师,工作地点北京。

投完简历,我们在外等待结果。虽然说不同的公司面试内容肯定不一样,但是步骤往往类似。无非就是首先筛选简历,不合格的连见HR机会都没有。然后是一面,过了后笔试,然后二面,有些公司到这里就结束了,有些公司可能还会三面四面,最后通过的人会收到OFFER。

半小时后,有工作人员出来通知我简历过了准备一下马上笔试。飞扬等了半天也没有人找他,他无奈的对我笑了笑,说“好好考,我先走了。”

我没有办法,只能安慰他“主要是北京去的人太多了,不怪你。”

看着他落寞离去的背影,我还来不及伤感,马上想起这件公司还有点意思,一面都没有就先来笔试。我想我应该会止步于笔试,外企公司一般都是对技术要求特别严格,这个公司虽然只是个代理商,但题肯定很难。

卷子钱又不要我给,过不了就回去睡觉,反正困死了。抱着这个想法,我拿着一个文曲星进了考场。

笔试拿文曲星这个也是面试老油条我的经验之一。大部分公司都要求笔试的时候不能看手机,只有极少数的公司会禁止使用计算器。

而我拿文曲星,有点打这些规矩的擦边球,文曲星有计算器功能,又不是手机。很多外企会出一些英文试卷,这时候文曲星就会派上用场。

果然,监考的老师看到我大大方方的把文曲星放在桌子上,疑惑的看了一眼,却没有让我收起来。

试卷发下来,我一下头大了,这个花不起钱去二教,选了四教开面试会的小公司,居然不计成本的给每个简历通过的人发了五张卷子。三张技术题,一张英文,一张智力。

我看到这种出题组合就笑了,80%的外企都是这样的套路,出技术题了解你的专业能力,出英文题是希望你在未来的工作沟通中没有障碍,而智力题,会让他明白你的潜力有多大(有些时候,可能会用性格类题目替代)。

我看了看三张技术题,有微积分,测控,还有我挂过的模拟电路。不出意外的,一道题都不会做。我没有管这三张卷子,先拿过英文题,对照着文曲星翻译着花了半小时做完了。然后又花了十分钟把智力题做了。

离交卷的时间还剩下五分钟,我刚想拿起技术那三张卷子,乱写几个答案的时候,突然发现我左边坐着的那个头发快掉光了的带着啤酒瓶眼镜的同学拿着英文试卷一筹莫展。

才开始笔试之前我给他打过招呼,他是研究生,来应聘的是技术工程师,北京的职位。宁愿跟本科生拿一样的工资,也要挤破头跑北京去,难怪飞扬连简历都没通过。

我从他焦急的眼神中读出了希望,电子科大的理科生往往偏科严重,专业知识学的特别好,英文一窍不通。

“嘿”我小声的跟他打了个招呼。

他眼中的惊喜一闪而过,马上又谨慎地看了看考场四周的情况,发现监考老师正在跟旁边一个可爱的女孩子聊天。

“哗”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三页技术题撕了下来,扔给了我。

我楞着还没反应过来,这TMD也太熟练了吧,看着老老实实的样子,怎么能这样!他看我无动于衷,焦急的给我打着眼色。

我立马把英文卷撕过去递给他,埋头疯狂抄起来。

五分钟很快到了,我站起来交卷的时候偷偷把技术卷扔给他,顺手摸走我的英文卷。我看他也要站起来跟着我后面交卷,立马给他了个眼神,他一下恍然大悟。

我卷子交在了中间,他把卷子交到了最后。我看到监考老师,从中把笔试题分成了两份,上面的那一份递给了旁边那个小女生,自己拿着有我的那一份。

我一身轻松,咬着笔,回到我的位置拿我的文曲星。

他看着我,镜片下反射出欣喜的光芒。

“谢了,哥们儿!”他冲我握了握手。

我一副小意思的样子淡定的点了点头,心里却乐开了花,我用一张卷子换你三张你还要谢我,哈哈哈。又再一次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确实是那种认真读书的类型,便放下心来。

经过这轮紧张的笔试,通宵未睡的我放松下来又是一股困意袭来。

考官看我们都重新落座,告诉我们如果通过的同学,中午会收到短信,然后下午会在这里进行二面,现在大家可以回去了。

我给那哥们打了个招呼,立马跑回宿舍睡觉。回到寝室我才发现我的电脑居然还没关。我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研究那本把妹秘籍,没有洗漱就直接上了床,很快就睡着了。

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吵醒,我发现已经下午两点过了,看到手机上是一个陌生号码我揉了揉眼睛想又是谁那么烦,正要直接挂掉又猛的一惊,难道是我通过了上午的笔试?

我连忙爬起来,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然后接起了电话。

“喂,您好!”我正襟危坐,缓慢端庄的说到。尽量让我的发音标准听起来没有川普味。

“你好,请问是王环宇吗”里面的声音很礼貌。

“是的。”

“你通过了我们的笔试,但是发你信息没有回,我电话来确认一下你是否来参加下午的面试。如果你要来的话,请在三点到上午笔试的教室,过了三点没到就当你弃权了。”

我越听越开心,听到后面,一看表,猛一惊,现在都两点四十五了。

“要来要来,马上就到。”我一边飞身下床,一边对着电话喊道。也不管什么发音听起来像不像川普了。

我又来到了上午笔试的地方,一进教室,里面的人齐刷刷的盯着我,我才发现我是最后一个,他们都在等我。我揉了揉中午睡成鸡窝一样的头发,不好意思的找了个地方坐下。

看到我们都坐好了,监考官中一个矮矮的带眼镜的女生站起来,对我们说“好了,现在大家都来齐了,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一次,我们通过笔试来到二面的一共九名同学,你们八位研究生互相已经见过了。除了你们,还有一位本科生,就是才来的这位。”

听到点我,才坐下的我立马又站起来对着大家一边鞠躬一边赔笑。监考官没有理我。继续说道:“我们第二面很简单,你们九个人,围一个圈,你们自己选一个议题,然后自己讨论,最后你们再自己选一个人出来告诉我们你们的讨论结果。”

说完,监考官坐下了,留着我们九个人面面相觑。

这个时候我才有时间打量跟我一起通过笔试的其他八个研究生,我找了半天,居然发现早上跟我有同一套答案的那个研究生不在。不知道他是不是弃权了,我想了想他早上认真做题的样子觉得不可能。难道,我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个有可能的原因:难道,他智商题得分没我高?

想到也许他为了这个公司做了很久的准备,如今被我这个顺路过来连公司名字都不清楚的人抢了面试名额,我就有点抱歉。

“大家按照MISS ZHANG的要求先围一个圈吧。”八个研究生中的一个女生突然开口,指挥大家道,一下打断了我的思路。

“来了,”我心里暗暗想着。“面试开始了。”

这样一群人一起面试,被我称为群面,往往考的不是专业技术能力,而是全面的处事能力、沟通能力、协作能力、表达能力。

往往在这样的群面中,最后会出现一个TEAM LEADER,最终的结果大多数是这样的:TEAM LEADER会通过,再加上几个踊跃发言的,或者观点犀利的。

这样的群面,在之前的面试中,我大大小小的参加过不下十次。所以这个女生一出口,我就知道了,她想在第一步就确定自己TEAM LEADER的位置。但是,我知道,其他人也不是省油的灯。

果然从大家貌似看起来听她话的挪动着板凳但是看她却开始变得谨慎的眼神中,我知道她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

我没有说话,跟着大部队搬着板凳,大家要围成一个圆。我悄悄的快速把板凳搬到了一个正对所有监考官的地方,我刚坐好,就看到旁边一个研究生也想来我这个地方。我立马站起来朝他抱歉的笑了笑,然后又坐了下来,没有挪一步。他没有办法,只有悻悻然的坐在了我旁边,除了我这个位置,那属于第二好的。我警惕的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我。

刚刚坐好,我旁边这位马上就开口了。“MISS ZHANG 让我们选一个议题,大家有什么好的议题,都拿出来说说吧。”说完,他转向刚刚那个让我们围成圈的女生“这位同学,你如果有好的议题,不妨先提出来。”

那个女生才挪完凳子,刚刚坐下,明显没有反应过来这么快就把话扔给她了,她一下有点惊慌失措,站在那里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我因为正对所有考官,我可以看到有几个考官本来对这个女生露出欣赏的神情,这时候眼神也暗淡下来。当然,这个女生是看不到的,因为她背对这些监考官站着。

“没关系,这位同学想不出来,那我们一起想吧。”说完我旁边这位微笑的对着这位女生说,一脸和煦,说完他压了压手,示意这位女生可以坐下了。

这位女生在短暂的失措后,刚想好说辞正要开口,突然又被他这样一说,也不好反驳,只有按照他的手势乖乖的坐了下来。

我旁边这位研究生很满意女生的反应,微笑不变的环视了一下周围的其他同学,我跟随他的视线,发现有些人欲言又止,有些人躲避的低下了头。我用余光瞥到监考老师也在同样观察大家的反应。

终于他转过来,看到了我。

我大大方方的站起来,清了清喉咙用来拖延时间,我面带轻松的微笑,内心其实焦急万分。突然我脑袋灵光一闪,想起了昨晚看《迷男方法》的时候网页下方突然弹出来的一条弹窗新闻,因为它要十秒才能被关闭以至于我大概浏览了下标题。

《知名房地产专家分析:经济适用房对当前房价影响不大》我依稀记得是这个标题,说实话,我就只看了这个标题。对于什么经济适用房,房价什么的,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既然各位学长、学姐谦让我这个本科生,那我也就抛转引玉了,”我一边说话,一边拖延时间,组织语言,想了半天,我想不到更好的,于是继续开口道,“大家觉得《经济适用房的出台会不会影响当前房价》这个议题如何?”我胡乱开了个议题。

说完后,我自己就楞住了,那篇文章我就看了个标题还说个锤子。但是让我惊喜的是,我旁边这位,以及其他七名研究生也楞住了。我连忙扫了下几个监考官的脸色,他们明显也是一楞,然后随后点了点头,拿出本子写着什么。

我出了一口气,坐了下来。把烂摊子甩给我旁边这位。

他明显也是一楞,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正要站起身来否定我。话刚到嘴边,我对面那个开始指挥大家搬凳子的女生立马抓住了机会,她站起来,看了我一眼,开口道。“我觉得这位同学的议题挺好的,要不就用他这个怎么样。”说完她没有再看我,而是盯着我旁边这位,看他的反应。

空气中一下剑拔弩张起来。

“我觉得这位学弟的提议挺好的。”我旁边这位还没有说话,另外一个人接了一句话。他说完,其他人纷纷表示认可。

“学弟的议题还行。”

“就用学弟的议题吧。”

他们一口一个学弟,让我很无语,但是我知道,这就是群面,大家会抓住一切办法打压别人凸显自己,竞争就是这么残酷。

我旁边这位明显感受到了压力,他眼睛一转,立马站起来到“可以,既然大家都选这个议题,那么我先提提我的看法,我觉得经济适用房对于当前房价是有影响的,原因有三,其中第一点……”说完他开始巴拉巴拉的讲起他的见解。

虽然能听的出来他是在一边说一边组织语言,所谓的三点原因肯定也是他临时拼凑的。但是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做出这样的反应,我也不得不承认他很厉害,我自问我自己做不到,但是我还是默默记下了他的三个观点。

“……我的分析就是这些。”很快他就说完坐下。他还没完全坐下,对面那个女生立马站起来接到:“对面这位同学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有其他的看法,我认为经济适用房对当前房价没有影响,原因同样有三……”

对面的女生同样说了三个观点,因为她第二个发言,有了足够的时间组织语言,显得观点的完整性要比我旁边这位好得多。

我旁边这位一边听着对面的发言一边找着其中的漏洞,等待对面的女生一说完,正要起身反驳。

这个时候我在关键的时候插了一句话,我对着他说“学长,我看那边那位学长好像有话要说,要不要听听他的看法。”

他站起来正要说话,被我这么一打岔,思路一下乱了,他顺势点了点头,说“不错,这位同学,你有什么看法?”

那边那位学长立马向我投过来一个感激的眼神,站起来,断断续续开始说他的看法。他的观点从另外个点出发,听起来很有意思,但是无奈他的表达能力实在欠缺,说到最后他想找个措辞一直找不到,最后脸红的坐了下来。

我看到有位监考老师轻轻的摇了下头。

这时候对面那个女生仿佛想起了什么,又想站起来,我旁边这位看着她想站起来也想站起来。我又不适时宜的插了句话,我看着另外一个没发言的学长说“学长我看你一直没发言,要不要说两句。”

这位明显是个浑水摸鱼的,他也没想到我突然点到他,一阵惊慌失措,看的监考官连连摇头。我旁边这位跟对面那位也立马把他忽略了,开始新的一轮争辩。

九个人四对四有默契的分成了两组,对面女生带头的反方和我旁边这位带头的正方。我是什么都不懂,在里面插科打诨,提醒没有发言的人赶紧发言,让他们抓紧时间表现自己。

讨论了半个多小时,正反双方也是各有各的道理,争执不下。这个时候监考老师MISSZHANG又站起来了,打断了我们。

“就讨论到这里吧,好了,你们选一个发言人发言吧。”

说完后她退了回去。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我能感受到我旁边这位和对面女生敌视中产生的火花。我旁边这位几乎和对面的女生同时站起来。但是他们都没说话,一下尴尬到那里。

这个时候,对面的女生,突然一指在旁边开心的看着好戏的我说“既然这个议题是学弟选的,要不让学弟来发言如何?”

我吓了一跳,她这一招祸水东引真的让我有些头疼,我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我立马要站起来否认得时候。开始那个我鼓励他发言的学长,用他不自信的断断续续的声音突然说道“我觉得…可以。”

接下来另外个我一直照顾他发言的学长也跟着说“对,谁找议题谁总结吧。”

我旁边这位突然眼睛转了一下,立马赞同了对面女生的提议。他肯定觉得我一直在那插科打诨,说不出来什么所以然,一点竞争力都没有,让我发言比对面女生要好的多。

明显,对面女生也是这样想的。

于是,我被大家一致推举成了发言人,连一个否定票都没有,八个研究生,一致通过。

我心里面想笑,站起来,感谢的向对面的女生点了点头,但是我发现她却一直紧张的盯着我旁边这个男生。

于是我又对我旁边这位礼貌的说到“谢谢学长。”

这种被逼无奈让我发言的结果他也没料到,他没好气的说“没事,学弟,你快总结吧。”

我清了清嗓子,自信大声的说到。

“关于这个议题《经济适用房会不会影响当前房价》,正反双反各持己见,都说的非常好,正方的观点有七点,其中第一点是……”我丝毫没错的理出来了我旁边这个学长四人团队的正方观点,尽量把每个人的观点都涵盖了进去,说完,我对他们点了点头,然后紧接着把反方观点清晰的总结了出来。说完后,我做了总结语:

“那么《经济适用房会不会影响当前房价》呢?正反双方说得都非常有道理,未来有无限可能,验证双反谁对谁错,我们只能拭目以待,看最终现实结果如何!”

我做了TEAM LEADER发言,打了个圆场,谁都不得罪,又给出了监考员我的结论,可以说是一举三得。

我说完,整个场子安静下来。我旁边的学长直接傻了眼,他还想说什么,但是又颓然的坐了下来。对面的学姐看着他这样,笑着对我点了点头,仿佛在说“干的好。”

我心里好笑,这些天天搞研究的研究生,在这种群面体现和人打交道能力的场合,怎么比的过我。

果然,十多天后,我收到了泛华测控的OFFER,后面我才知道,那天九个人面试,最终就录取了我一人,旁边的学长,和对面的学姐,以及剩下的研究生,都被拒了。最终录取了我这个唯一的本科生。

我就这样阴错阳差的,在大四下半学期,进了一个外企,成为了一名销售工程师。


相关推荐
  • “其实不想跟你说的,你在里面,我不想让你太担心。”饺子找了个说辞。但是我们都知道,此刻他说这些有点苍白。“说嘛。”我让我语气尽量听起来轻松。“承情、大尧、老佟三个人离职了,他们要出去自己干。”电话里传出来他低沉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让我呆若木鸡。
    浪迹
    2021/10/21
  • 如今当事人之一突然给我提起这段尘封已久的过去,我才知道了当年Tango离开泡学网的原因。我突然想到自己,跟Tango有点同命相连。良久,我们彼此在电话里都没说话,“你要不要来我们这里看看?”Tango突然说。
    浪迹
    2021/10/21
  • 2012年,正好我全职进入了这个行业,我可以光明正大的研究这些新兴的社交软件,我敏锐的观察到传统男女交友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被颠覆,研究了三个月的陌陌,新认识了几十个个女孩子后,我在泡学网发布了我对这类APP的研究报告《陌陌守则》,在网上被疯转。
    浪迹
    2021/10/21
  • 而我这个在公司工作了两年,只在十米远注视过他的人,还带领着浪迹情感在中国情感教育行业苦苦挣扎。即使这样,不得不说我在两年的销售工作中初窥门径,虽然算不上登堂入室,但是对中国的营销还是有了自己的理解。
    浪迹
    2021/10/20
  • 多年之后,在重庆万州看守所的张佩依,她在回首往事的时候,会不会后悔曾经选择骗我?我不得而知。我在看守所看过形形色色的人,心态崩了,整天以泪洗面。而此刻在看守所的张佩依是什么样?我不得而知。
    浪迹
    2021/10/20
  • “啊,你也叫浪迹啊,这么巧。”她有点惊讶的说。“那这个浪迹情感的老板你肯定认识了,你们名字都一样。”我一阵无语,像是一拳打在了空处,我只能耐心的给她解释。“浪迹情感之所以叫浪迹情感,是因为我叫浪迹,我是创始人。”
    浪迹
    2021/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