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王环宇,你被开除了

浪迹 2021-10-20 14:22:58

我看着小李斗志昂扬的样子,一个计划在我脑海里逐渐清晰起来,我理了理思路,一边整理一边说:

“第一,我们要在情人节这几天,让整个通汇有OPPO的氛围,你明天紧急调用五十个堆头过来,我要让走进每家店里的客人,都要看到OPPO的广告。在每一个店的人流口,都要有我们OPPO手机的陈列。

第二,我们要重新做好促销员的产品培训,通汇手机整体销量不错,但是OPPO卖不好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店员不知道手机的卖点,销售信心不足。

第三,我们要想办法要到这三天通汇系统的OPPO手机主推,再从通汇信宜老大那入手,争取到他的支持。

第四,我们这三天,还要搞定通汇七家店所有的店长、店员,如果得不到政策支持,尽量让一线形成主推。”

李胖子一边听着我的计划,一边记着。

我话刚说完,他就有些担忧道:“堆头这边我还有三十多个,找代理商再运二十个问题不大,但是要从茂名调过来,可能要明天晚上才能到。信宜通汇老大我认识,但是关系不怎么好,争取店面主推的可能性不大。”

李胖子说的基本在我考虑之内,我点了点头,“问题不大,事不迟疑,你现在马上带我去各个店走一走。”

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下午四点过,我算了算,如果不吃晚饭的话,应该能赶在所有店员下班前,完成产品培训。

我拿出500块,让胖子去买了七个KFC全家桶,每去到一个店,就分给店长一个全家桶,让他们拿给店员吃,但是在吃之前,请他们把店员组织起来,一起听下OPPO的手机卖点。

第一家店的店员听说有KFC吃,一个个都开心得不行,对我们的产品讲解也是200%的配合。

我讲完产品支持,他们还提出了很多之前积累的销售问题,我看了李胖子一眼,他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我表面很生气,心里却很高兴,有这么多工作的不足,才代表着我有更大的可能性完成任务。

我卖了半年手机,曾经一个月一个人卖了120台,我在一一解答了他们对OPPO手机的问题同时,又讲了一些我对销售的理解,说了几个可以马上帮助他们提升销量的干货,他们听得眼睛都亮了,纷纷拉着让我多讲一点。

“明天你们店,能卖三台手机的话,我再来讲!而且,还有全家桶吃!”我没有急着告诉他们答案,反而给了他们我的目标。

“三台?小意思,靓仔,你也太看不起我们了。”一个像他们那里销冠一样的女生马上说,其他店员也跟着起哄。

我很满意大家的状态,悄悄地看了看她的工牌,记下了她的名字。

离开第一个店,我们立马奔向第二个店,李胖子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说“环宇,你来之前我还不相信,现在我信了,你肯定是全国第一。”

我来不及得意,又冲进了第二家店,接着是第三家,第四家,第五家,第六家,第七家。

基本上大家的反应都跟第一家一样,听了干货,吃了KFC都纷纷表示,一天三台问题不大,大家这么有信心,反而我将信将疑起来。

口干舌燥的讲完,我才发现已经十点了,七个店,平均一个店不到一小时,我很满意自己的效率。

这时候肚子一阵咕咕叫,我才反应过来,送了那么多全家桶,我却连一块炸鸡都没吃上。

“环宇,走,请你吃砂锅粥。感谢你,今天跟你学了很多!”李胖子一说到吃,一扫刚刚的气喘吁吁,半死不活。

“好!”我看到他也来了斗志,没有拒绝。

吃完砂锅粥,我心满意足地回到酒店,洗漱完躺在床上。

我的计划效果如何,今天一晚的努力有没有白费,明天答案自会揭晓。

第二天,闹钟八点把我吵了起来,我甩了甩昏沉沉的脑袋,马上给李胖子打了个电话。他睡意朦胧的接了起来。

“开搞了,兄弟,五十台,一万块。”我一来就直奔主题。

应该是一万块给了他有力的刺激“起来了,搞!”电话里他的声音充满了朝气。

我们在十点之前,把三十个堆头都放在了七个店里。

又去拿了很多机模,去各个店的人流入口摆好,昨晚才吃了我们KFC的店长,对我们的行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摆三天,只摆三天。”有一个店的店长正要让我们拿走,李胖子马上满脸堆笑的去说了说,然后顺手递过去一支烟。

店长接过烟,拉过胖子出门去抽了。我趁着店长不在,继续摆着机模。

摆完了后,我去到人流最大的那个店,帮助店员销售。

没想到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里面的所有店员都人手拿着个OPPO手机的机模,当顾客没有看中他原本想要的手机时,他们另一只手就会马上展示OPPO手机给顾客看。

一上午还没过完,那个销冠就出了两台。

“干的不错!xxx。”在昨天我就记下了她的名字 ,现在随口就叫了出来,让她有点惊讶。得知我记住了她的名字,她卖得更用力了。

我和李胖子都兴奋不已,我告诉他这家店已经搞定,下午我们每人三家分头行动。

下午我那三家问题不大,我一会跑一家,忙得不亦乐乎,越是时间临近晚上,店员想着全家桶,越是卖力,在晚饭之前,我那三家店居然全都完成了三台的任务。

胖子那里遇到了点问题,有一个店长不太配合,但是三家店,也取得了4、3、2的成绩。

我去送全家桶的时候,跟胖子合计了下销量,最大的店居然卖了五台,这样算下来,第一天还没过完,我们居然就卖了23台oppo手机了!

如果加上胖子藏的11台销量,我们第一天居然就完成了接近70%的销量!这是我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没打算就这样罢手,我晚上又去每家店讲了一圈销售技巧干货,然后继续用KFC诱惑店员主推oppo。

当天晚上我拒绝了胖子请我吃砂锅粥的建议,回到酒店倒头就睡,连续忙碌了昨天一晚,今天一整天,我体力有点透支,我要尽快恢复,为接下来的两天做准备。

第二天醒来,怀着无限希望看向窗外的我傻了眼,期待的阳光没有出现,居然下雨了!

我立马打电话给胖子汇合,一起吃过早饭,我们去到了店里。

店里的情况果然不容乐观,只见销量最大的那个店的顾客也寥寥无几,店员看到我们,也无奈的对我们摇了摇头。

我们又去了第三、第五家店,每个店的客流都很少,不足前一天的五分之一。

遇到这样的情况,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不过还好老天比较眷顾,淅淅沥沥的小雨下到下午两点过就停了,路上的行人又多了起来。

晚上总结销量,只有最大那家店卖到了三台,其他店都一台两台,还好没有店挂蛋。

第二天销量出来,一共七家店卖了12台,加上前一天我已经卖了35台手机了,如果算上胖子藏的销量,我明天只要卖四台就行了。

现在来看,已经算是提前完成了任务,明天如果不下雨,我只需要在人流量最大的那个店站一天,靠我自己一个人,都可以卖四台。

但是,我跟老板定的任务是我三天卖五十台。我应该靠自己的本事完成,而不是借用别人的销量。

打定主意后,我没有放松,也告诉了李胖子,我不打算动用他藏的销量。

第三天,老天眷顾了我,没有下雨,七家店,也没有出什么意外。但是明显感觉大家对销售OPPO手机,吃KFC全家桶的热情递减了很多。

最终,最后一天七家店卖了16台。

51台!三天!这个原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居然完成了!我心里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也通过这件事,让我明白了,我在青岛销量做得高并不是巧合,而是我真的具备一些销售天赋。

三天后我们结束情人节促销,所有人集合到了茂名。在茂名见到了粤西代理商的大老板和我们的老板。

汇报业绩的时候,当我激动的向沈总说出我完成了51台的时候,他只是淡定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给陈文说“你去给信宜的业务员打个电话,查一下王环宇销量有没有作假。”

听到这一句话,我瞬间止不住又要泪崩,我拼死拼活这三天,自掏腰包1000多,为了完成这个五十台任务,到了这里,只得到了他的一句话,一句查一查销量有没有作假。

我第一次感觉到失望,我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证明谁才是真正的第一。

但是现在来看,并没有人关心你卖货卖得如何。而是在这一系列的表现中,我显得在职场上比陈文不成熟得太多。

最后陈文查出来我数据没有作假,同时还带来了信宜的业务员对我赞美有加的消息。

老板听了后,轻蔑的笑了下,对我说“王环宇,现在,一个小小业务员对你崇拜万分,你是不是又要得意起来了?”

我这才明白,我是彻底把老板得罪了,一个小小代理商业务员的赞美,又能说明什么?不足挂齿。我业绩做得再好,也比不过陈文在老板面前鞍前马后。

他分到了一个销量特别好的地方,那边渠道层面的主推早已谈好,每天白天只需要去卖场走个过场。

他更在意的是晚上要向老板汇报销量,所以每天七点不到就开始频繁发信息催促我们发销量给他,以方便他能准时的把信息传递给老板。

他的工作明显让老板特别满意,所以就算我完成了50台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没有改变我继续向他汇报业绩的结果。

老板把我们几个人叫过去,又给我们重新分配了区域,我被派驻到一个叫吴川的地方,然后同样的,接到了一个高得不可能完成的业绩目标。

我领着任务去了吴川,用了三天时间彻底扫了街,摸清了市场,最后发现业务员给老板看的那个数据表上的手机总销量要比我了解的高出一倍还多。

我大惑不解,没有哪个业务员是这样害自己的。

后面才发现,他那个数据是二月的,正是80%外出打工的吴川人赚钱回家过年消费的时候。

而我去的三月,这帮回家过完年的人,又外出打工了,留下了吴川一城的老弱病残。

本来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真实的市场又让情况雪上加霜。

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是很自信,我知道我如果努力,想尽一切办法,肯定能够继续完成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把吴川市场起死回生。

但是,然后呢?我还是比不过那个在老板面前卑躬屈膝,鞍前马后的人。

这一次,我完全没有任何兴趣再去这样拼死拼活的去完成业绩了。

对于我老板来说,是想让我完成任务。但是对于我来说,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展现出了我的销售天分,我没有必要再去做同样的事情证明自己。

所以去了吴川后,远离权力中心,每天也没有人监督我,我干脆就破罐子破摔。

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去卖场逛一逛,晚上在吴川全城寻觅各种美食,然后去网吧上上网,回宿舍看看小说,凌晨三四点才睡。

后面我爱上了吴川的榴莲,便宜得不像话,还认识了一个吴川的女孩,甜到忧伤。

但是业绩的压力,不会因为我找到了好吃的榴莲和喜欢的女孩儿就消失不见。我对压力的态度是视而不见,而不是迎难而上。

在吴川呆了一个半月后,我回到了工厂,参加公司的年会。次次业绩完成100%以上的我,这次只完成了60%。

虽然我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乎把吴川市场的业绩翻了一倍,但是无奈老板给我的任务实在是太高了,我们考核的是任务完成率,而不是业绩的增长率。

反观他给陈文定的任务,轻松到让陈文每天有足够的时间统计我们的销量然后编成一条信息上报给他。

那时候OPPO的销量在稳步的自然增长,陈文所在的区域是工厂重点照顾的,他只要不给代理商添乱,就可以顺利完成。

老板一副果然我没看错人的眼神看着我,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次考核成绩成为了我们新人评定级别的最终成绩。因为我完成率中等偏下,所以造成了我的股票少了很多,年终奖,也比陈文少了一万多。

我不知道为何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想破脑袋也无济于事。

我开始慢慢远离了权力中心,从一个业绩辉煌的销售天才,沦为了公司的边缘人物。

老板跟其他同事都有说有笑,而看到我就冷漠走开,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一步错,步步错,在我不长的打工生涯,让我明白了职场的残酷。

而最让我难过的是,09年的年会,我最敬佩的创业者段永平从美国回国。那天我在总公司看到了他,离他不到十米的距离。

我很想上去跟他打个招呼,告诉他我是因为他才来到这家公司。

但是一想到,我在吴川,拿着他发的工资,得过且过,业绩做得稀烂,立马丧失了所有勇气,无颜面对,转身离开。

我错过了在步步高唯一一次跟他交谈的机会,不久,他又回了美国,我再也没见过他。

在前文也说过,这样的竞争环境,让我变得特别小气和斤斤计较,而年终奖少了整整一万,让我从此郁郁寡欢。

回公司开完年会,我又被派驻去了虎门,这个我南下广东遇见第一个可爱女孩的幸运地方。

在虎门我奋起直追,做出了一定的业绩,但是也仅仅是暂时延缓了我被边缘化而已。

被边缘化后,我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我不再变得追求卓越,而是得过且过,我花更多的时间去搭讪,认识新的女孩子,用以治愈我的哀伤。

虎门结束后,我的业绩考核又进入了前三,但是很多同事的岗位发生了变化,那些业绩做的不好的同事也找准了自己的定位,比如木欢,他去了广州做培训学院院长,成了老板身边的红人。

业绩做的差强人意,但是混的比我好一万倍。

业绩做的没有特色,老板也不怎么待见我。还好我卖手机卖的好,销售能力特别强,我跟着一个师兄一起做起了全国的促销员培训。

这是我在步步高相对比较轻松和开心的日子。没有业绩的压力,能说会道的我销售是把好手,学习能力又强。

很快,培训工作就做得有声有色,受到了所有代理商的一致好评。

最让我开心的还是,在这样走走停停的培训中,几个月的时间,我就去了全国大大小小十几坐城市,了解各地不同的人文的同时,还见了形形色色的人。

这极大的丰富了我的阅历,成为了我人生中最最宝贵的财富。

一转眼,我在步步高从2008年就呆到了2010年。

QQ截图20211020142153.jpgQQ截图20211020142200.jpgQQ截图20211020142207.jpg

做了培训后,步步高出了小家电,我又在南京做了几个月的豆浆机,可惜一直不愠不火。

我的老板也混得不怎么好,OPPO手机越做越好,跟他却没什么关系,他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差。

最后,我在南京天天混迹在1912酒吧街,很少去公司的事被他知道了。他没说什么,给了我最后一次机会,让我陪他去了北京。

到北京的那天晚上,一同在北京出差的木欢约我一起去MIX。

我以为老板应该不会知道,再加上现在是下班时间应该也没有什么,于是就去了。

没想到木欢在MIX坐了一下就说无聊然后走了,而我正好搭上了一个看对眼的女生留了下来。

不久,我正打算跟那个女生换个地方吃点东西,突然接到了老板的电话。

在MIX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我居然听清了他的声音。

要知道他平时说话总是轻言细语的,特别喜欢看大家卖力的身体前斜竖着耳朵仔细聆听他教诲的样子。

他在电话里用一如既往轻轻的语气说道:“王环宇,你被开除了。”


相关推荐
  • 在之后我才知道,2015年,当时中国最火的谈话节目“逻辑思维”第一期在过年期间开播,里面讲了关于男女交友的内容,中间提到了坏男孩,这给坏男孩带来了巨大的、意想不到的流量。而作为唯一一个春节不打烊的PUA团队,几乎把过来的新流量吃了个遍。
    浪迹
    2021/10/21
  • 当我们都不刷单后,坏男孩没有办法从我们身上榨取新的价值了,他们又想到了新套路:直接把8%提升为18%。当他们撕毁之前的协议,给我了这一份新的协议时,我明白:我们浪迹团队PUAMAP跟坏男孩PUASPACE,终有一战!
    浪迹
    2021/10/21
  • 于是在2012年12月,论坛突然有两个西南团队开始崭露头角,一个叫作EP,一个叫做ES,两个团队的文章经常一前一后的贴着。那时候泡学还处于半地下的状态,一个小小的成都突然冒出来两个商业团队,僧多粥少,西南地区的粉丝养不活两个团队。
    浪迹
    2021/10/21
  • “真的吗?”我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王小浪、王小迹。确实名字还行呢。“哈哈,那就作为备选吧,实在不行,这两个作为小名也行!”
    浪迹
    2021/10/20
  • 第二天一早,我揉了揉因求子心切而酸得动不了的腰,才发现旁边的床已经空空如也。正在猜测难道她已经取精离去的时候,她已经穿好衣服从洗手间出来了。
    浪迹
    2021/10/19
  • 我根据自己的以往经验,总结了一些不靠自己工作生活圈去结识新异性的方法。并且根据它们的靠谱程度做出了排序。我把现今社会结识新的异性的渠道总结为五类
    浪迹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