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工资一个月1800,干么?

浪迹 2021-10-20 14:25:10

第二天,我在我们下榻的酒店见到了老板,他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我也轻描淡写的答应了。

于是就这样我高开低走,结束了自己正式的第一份工作。

虽然最后落得个被开除的结果,但是我仍对步步高心存感激。

这份工作我给公司提供了很多价值,同时自己也从中学会了很多。

九年过去了,如今的OPPO和VIVO如日中天,段永平的另外一个徒弟做的拼多多创立不到三年在纳斯达克举牌,深谙中国营销之道的关系进入的每个行业都在中国做到了头部。

而我这个在公司工作了两年,只在十米远注视过他的人,还带领着浪迹情感在中国情感教育行业苦苦挣扎。

即使这样,不得不说我在两年的销售工作中初窥门径,虽然算不上登堂入室,但是对中国的营销还是有了自己的理解。

刚经历物质匮乏时代的我们,对产品的设计、质量的要求远远低于对价格和功能的敏感。

而普遍受教育程度低及没有自己独立思考能力,让广告、品牌对产品销售的影响远远大于质量或价值本身。

大家普遍不喜欢独立去研究东西好坏而是人云亦云,只要别人说好,那肯定好。

同时,很长一段时间,在中国的营销都是渠道为王,而非产品为王。

举个例子,卖场里的每个人都非常清楚OPPO与当时的诺基亚的差距不是一点两点,但是消费者在卖场如果不是很坚定的购买诺基亚的话,很容易被转成OPPO或者其他国产机型。

为什么促销员不推荐最好最适合的手机给消费者?因为卖场卖一台诺基亚只赚5元10元,有时候对于一些热门机型反而还要亏钱卖,但是卖一台1398的OPPO A103可以赚350元甚至以上。

促销员也要吃饭,于是经常会出现你去卖场购买一些热门品牌机型却告知你缺货的情况。

当了解整个产品的成本50%以上都在于销售环节,而非研发环节或产品本身的时候,我对公司也有些失望,但是我更明白,这就是国内的商业现状:几乎很少有商品本身的成本超过最终售价的30%。

直到最近,我听说OV两家的代理商日子都过得很不好,工厂把更多的投入放在了研发和产品。

这才意味着,中国渠道为王的商业形态正在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冲击而被逐渐淘汰。

我也很欣慰在这样新的商业逻辑下,更容易催生出在国际市场有竞争力的中国制造。

两年的工作,我的收入也从2400一个月,提升到了10万一年。

因为很多时间都在外出差,吃住行都可以报销,所以其实我拿到手上的钱几乎就是我的零用钱。

我终于告别了一个月只有500生活费的贫下中农生活。但是我基本上都是月光,钱大部分花在了吃吃喝喝上,体重也从才毕业时的130猛增至接近160。

虽然我的收入提升了十倍不止,但是并没有让我感觉更幸福。

让我感觉快乐更多的是我人生中增加的那些美好的经历和回忆。

钱多了并不能直接带来幸福,但是它能够帮助我更好的增加阅历,我的金钱观在工作中开始慢慢建立。

在市场一线一年多的工作让我直接面对了数以万计的消费者,极大的锻炼了我沟通能力;后面一年的全国培训,让我去到了全国几十个不同的城市,极大的丰富了我的见闻。

这些宝贵的经历,为我自己以后创办浪迹情感积累了大量的经验。

从OPPO被开除后,我却怎么也没想过要自己做一份事业。传统的教育以及我周围的环境都告诉我,找一个正经公司上班,才是出路。

我从北京回了东莞,在工厂办了离职手续,也许之前也做过辉煌的业绩,我的离职被写成了个人原因离开而非开除。

在外漂泊了两年后,我又回到成都,得知了我被开除,我妈也没说什么,也许对于父母来说,身体健康,天天开心就是他们对于子女最大的要求。

在家里好好总结反思修整了一个星期后,我开始着手去找新的工作。

我在手机行业摸爬滚打了两年,第一个想到的工作自然就是四川的OPPO代理商。

恰好我总公司的一个师兄在四川代理商做部门经理,比我大两届,之前有过一面之缘,我们都叫他何师兄。

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里他热情的邀请我去公司面试。

第二天,我早早的到了坐落在东大街时代八号的代理公司,何师兄亲切的接待了我,让因为被开除而惴惴不安的我有点受宠若惊。

他简单的给我介绍了下四川的情况,然后告诉我如果真的想来的话愿不愿意从业务员做起,我说没有问题。他让我回家等消息。

第二天我接到了代理商人事的电话,告诉我通过了面试,但是还没等我开心,她接着说基层一个月工资1800元,问我什么时候去报道。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楞了半天,支支吾吾的说还有一个公司也要我,我再考虑一下。

挂了电话,我一个人颓然坐在家里那个有十多年历史的沙滩椅上想了半天,作为一个部门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我被开除的事,这样的情况还让我去,态度还那么的热情,原来搞来搞去只是为了羞辱我。

我感到愤怒又无可奈何,我没有去代理公司上班,也没有再见到何师兄。

第二次见他,已经是五年后,我在东大街等红灯,透过宝马五系的茶色玻璃,我看到他在车里打着电话。

多年之前的愤怒突然化为了感激,如果那时候他收留了我,也许就没有了现在的我。

我想了想没有跟他打招呼,虽然多年前他狠狠的羞辱了我,但是现在我并不想这样做。

绿灯亮起的那一刻,我开着法拉利扬长而去。

时间回到2010年,被何师兄狠狠羞辱了一番后,我突然有点不知所措。

在辞职的时候,我就想好了退路,回到四川代理公司,做个区域经理,一个月可能没有几十万,但是维持原来的收入应该问题不大。

现在,突然告诉我1800一个月,别说法拉利,养活自己都成问题。

我又去面试了几个公司,薪资期望已经降到了5000一个月。现实却是没有一家公司愿意给我超过3000块。

这让我落差特别大,我对自己产生了极大的怀疑,自命不凡的我,却没有一个公司肯花5000一个月请我。

浑浑噩噩的在家过了三个月,辞职的时候公司给了几万的离职补贴也被我花完了,我快要走投无路。

那时候,我交了个女朋友,她们家做钢材生意,09年的时候据她说年销售额就达到了十多亿,但是我认为她只是打台面,一脸不信,退一万步说,就算她说的是真的,那也比不上一年过百亿产值的步步高。

我在辞职回到成都的第一时间,她就建议我去她爸的公司试试,但是我认为这种行为跟吃软饭没有区别,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想自己闯出一片天。

结果我这三个月四处碰壁,女朋友于心不忍,又再一次问我,愿不愿意去她家工作。

现实变得如此残酷,让我从坚决变成了犹豫。她一看有戏,马上拿了一份家里公司的资料回来。我才发现原来她家开了个钢材产销集团,下属四个分公司。

还没轮到我说话,我爸妈就一脸激动,我知道他们是觉得儿子居然找了个这样的女友,跟中五百万没有区别。

在我爸妈的强烈怂恿下,我半推半就的去了女朋友家的公司工作。

我原本想继续我的老本行,从事钢材销售,我坚信我的营销能力一定能取得很好的业绩。

但是她家里的人有另外的考虑。那时候农业观光园项目很火,刚去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女朋友的家里,就拿到了一个这样的项目,在青白江的杏花村,有了很大一块地。

地有了,还需要很多配套项目,女朋友家里人希望我能够负责其中一块项目。

为了让我搞明白这个事情怎么运转,她幺爸把我送去了北京,让我去搞清楚这些农业观光园都是如何运作的。

这是我第三次到北京,第一次是在那个外企工作,饺子和他女朋友请我吃了一顿羊蝎子,至今难忘。第二次,在这个伤心的城市,我因为晚上去了MIX而被开除。

如今又故地重游,我才发现对这座巨大的城市一无所知。

那时候饺子已经从北京毕业回了成都,我在这里,举目无亲。

忧心忡忡,我又莫名其妙的到了半年前被开除的那家酒店,我犹豫再三,没有住进去。

我就这样拖着行李箱漫无目的的走着,十月的北京街头冷得不像话,呼呼的寒风像刀子一样拼命的往我身体里钻,我再怎么裹紧衣服也无济于事。

我突然想起了在百度工作的老陈,我立马给他打电话,说了下我现在的情况。

“那你过来嘛,先跟我住一起,找到工作再说。”他在电话里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我眼眶一热,眼睛仿佛要出汗。

我立马坐地铁转了好几趟车,到了北五环他的住所。安顿好后,我陪他去菜市场买菜,他给我做了一顿回锅肉。

我告诉他当年他给我的那本《迷男方法》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以及过往两年在全国各地和不同女生的不同趣事。他告诉我回锅肉一定要放郫县豆瓣才好吃。

在他家安顿好了后,我第二天就作为消费者去到不同的农业观光园考察,一周后,我发现大家的模式都大同小异,无非就是去摘摘水果,吃吃喝喝。

我把调查的情况发给了女朋友的幺爸,他给我建议让我去找个观光园工作,从内部可能会了解到更多。

我给十多家观光园打了电话,终于有一家同意让我去试试。

我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又转乘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七拐八拐的终于来到了大兴区的这家农场。

我一通口沫横飞的讲着我的过往经历,对面那个老板模样的中年人突然打断了我:“包吃住,一个月1000块。”让讲到一半的我很不尽兴。

我还是立马点了点头。就这样,我从老陈家里搬了出来,住进了这个偏远的农场开始了卧底生涯。

没几天,我就从几个厨师私下的讨论中知道了这家农场经营不善,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了。

我也没有被分配什么实质性的工作,每天白天就是跟这一帮同样没事做的厨师墩子聊天扯淡,晚上再跟他们一起炸金花。

一周后我就发现这个地方看似是个农业观光园,其实就是一个餐厅,不由得大感失望。但是由于包吃住,给了我在北京暂时落脚的地方。

我一边在这里混着日子,一边做着下一步的打算。

明白了不能再找这样的小农场,我这次的目标很清晰,给北京最大的农业观光园蟹岛的好几个部门打了电话,才从侧面了解到,他们有个部门在招前台。

我重新写了一份应聘前台的简历按照他们的邮箱投了过去,过了几天,在我焦急等待中,终于收到了他们的面试通知。

我利用周末休息的时候,从南边的大兴区又坐车到了东北边的蟹岛。

一个主管模样的中年女人面试了我,她看我形象气质还行,口齿也算清晰,问了几个问题,就给了我那个前台的工作。

“实习期三个月,工资1200,转正1800。”她告诉了我薪资,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那你填下这个表,复印下身份证,就可以去领你的工服了。”她看我没什么问题,递给我个表。

“啊!今天就开始工作吗?我能不能回家收拾下东西,明天来?”我没想到这么顺利,立马问她。

“可以,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不来报道,就算你弃权了。”她说完,没有看我,自顾自的忙了起来。

我又急急忙忙回到小农场,住了一晚上后,第二天一早就跟老板说我家里有事要回成都,老板极力挽留,为难的说:“王环宇,这里情况这么不好,你还要走,不是雪上加霜吗?能不能年后再走?”

我看到他演得这么逼真心里就想笑,大家都心知肚明我在这里啥事都没干,居然还要让我年后再走。无非就是不想给我发工资而已。

我马上说老板我知道这里情况不好,我也没来多久,所以你不用给我发工资了。

他闻言立马就换了一副脸色,怕我变卦了一样立马说:“那王环宇,我也知道我们这个小庙留不住你这个大佛,希望你未来越来越好!”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收拾了行李,直接去了蟹岛。

这份工作经历给了我很大冲击,同样是开公司,可以开成步步高那样,也可以开成这种小农场这样。

在去蟹岛的公交车上,我暗暗发誓,以后如果要创业,一定不能把公司做成小农场这样。

在蟹岛我住进了六人一间上下铺的员工宿舍,成了一名实打实的前台。

我穿着一件不合身的工服(去领取的时候告诉我没有我的尺码了),每天的工作就是站在门口,给进进出出的人开门,开门的同时还要对他们说“欢迎光临”。

就这样,我到了社会的最底层,对每个人笑脸相迎,却几乎得不到回应。

偶尔会有人听到我说话后对我笑笑,回一声“谢谢”,可以让我的心温暖好久。

有了这份工作的经历,我现在面对任何一个人,无论他们做的工作多么低微,都会很礼貌的对待他们,因为看到他们,就仿佛看到曾经的自己。

除了工作得不到人尊重以外,我还有一个看起来像初中都没毕业的上司,像看小学生一样看着我们,一有不对就会大呼小叫。

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上司,我这才明白,工作在最底层的人,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让人绝望。

终于,在第二个星期,我在摆弄前台的电脑的时候,一不小心点进了蟹岛内部数据库。我找到了上个月各部门的营收表。

表里面清楚的标志出来了蟹岛几个餐厅的营业状况,我也一下搞明白了,这样一个超大的农业观光园的盈利模式:时值过年,很多公司的年会放在了这里。

各大公司都在这样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开会,吃团年饭。

每个公司都有好几百人,上午下午开会,中午晚上吃饭,晚饭后还可以泡温泉,游泳,夜里就住在配套的酒店,一条龙服务。

我翻了翻,才发现这里的生意出奇的好,会议室天天爆满,都有预约。于是一个大概的商业思路慢慢在我脑海里形成。

我花了三天把这些数据都详细的了解了一遍,确定我懂了整个的思维逻辑,毫不犹豫辞了职。

在回成都的前一天,我又住在了老陈家里,我们几乎整夜没睡,畅想着未来。

这时候我们都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毕业生了,我游历了大半个中国,他也升任了百度的T5级工程师。

老陈说也许他会南下找点机会,北京的房价太高了。我说我先回成都看看情况,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其实还是喜欢成都,也许只有那里才有家的感觉吧。

直到天蒙蒙亮,老陈才沉沉睡去,而我怕错过中午的飞机,等他睡着后就收拾行李,悄悄的去了机场。

虽然我们都没有提,但是在北京他收留我的这份情谊,我珍藏在了心底。


相关推荐
  • 2012年5月,蓉城计划的第一次圆满成功,标志着由型男、小倪三人组成的新团队,正式进入了这个行业,我们讨论了一整个下午,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我们的线下课程能在全中国遍地开花,铺满整个地图,于是我们给团队取了新名字:PUAMAP--浪迹团队。
    浪迹
    2021/10/21
  • 中文名,这一下问住了我,取什么名字呢,我想了半天,想到我过往几年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的生活,心里有了主意。我在电话里试探的问他:“你觉得,浪迹,这个名字如何?”
    浪迹
    2021/10/21
  • “简直是贫穷限制了思维!我跟你们这类人有什么好说的,你们爱信不信吧,我也不解释。那你们慢慢怀疑吧,我明天就走。”说完她转过身背对我。
    浪迹
    2021/10/20
  • “啊,你也叫浪迹啊,这么巧。”她有点惊讶的说。“那这个浪迹情感的老板你肯定认识了,你们名字都一样。”我一阵无语,像是一拳打在了空处,我只能耐心的给她解释。“浪迹情感之所以叫浪迹情感,是因为我叫浪迹,我是创始人。”
    浪迹
    2021/10/20
  • 像疯了一样要去考那个叫做成都七中的高中,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这将是我命运的转折。但是当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遭受到了来自老师、同学、朋友、家人,父母,周围所有人的取笑。
    浪迹
    2021/10/19
  • 走出小区,我孤身一人。在里面我无限憧憬着自由,现在出来后才发现,天下之大,竟无我的容身之处。漫无目的的我上了一辆出租。“帅哥你去哪?”看我在后排一直默不作声,司机转过头来问我。
    浪迹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