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本以为他是王者,没想到是个废铁

浪迹 2021-10-20 14:44:51

因为工作特别清闲,那段日子我白天都在泡学群里跟大家扯淡,晚上回家也不玩游戏了,打开电脑就上论坛研究各门各派的理论。

越深入越有趣,越有趣越深入。

我才发现,在把妹这件事上,我看似经验丰富,其实还没入门。

现在也有很多这样的人,谈了一两段恋爱,看过几本情感小说就觉得自己是情感专家。

其实,大家之所以觉得自己是情感专家是因为谈恋爱这件事太简单,容错率实在太高了。生存繁衍本来就是人类天性,就跟吃饭一样。

你想要不饿肚子实在太容易了,难的是吃好,吃健康,还能天天吃。

恋爱也是这样,你找个人脱单太容易了,难的是找到那个你喜欢的,也喜欢你的,三观相符且愿意长久跟你走下去的人。

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让我们迎来了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

网上讨论什么的都有,同样的,关注泡学网的人也越来越多,问问题的人实在太多,能回答大家问题的却很少。

于是那些能回答问题的人就成了抢手货,大家排着队预约解答。

直到有一天,某个有钱的人不想排队了,找到这个人说,给你多少多少钱,能不能先把我的问题给我解决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慢慢催生出一批收费解答大家问题的人。

这些有着丰富恋爱经历,收费解答大家问题,教男人把妹的人,论坛里面单身的宅男兄弟亲切的称呼为:“PUA”。

那是倍受大家尊重敬佩的一种称呼,在那个年代听到某某某是PUA,大家一定会竖起大拇指说句牛逼,而不像现在这样翻着白眼大骂傻逼。

08年,在老陈的嘴里听到那句“王环宇,我以为你是个PUA”我开心了好几年。直到2011年,我才真正的明白我根本算不上“PUA”,不是不够傻,而是对女生的理解还不够深入。

泡学网上发帖教学的以学术居多,道理说的一套又一套很不错的样子,但实际效果如何没人知道。

往往喜欢在网上看文章学习如何撩妹的人,现实中其实都不爱真正的出去撩妹,所以这些道理说得是对是错一时半会儿也没人知道。

可惜的是,他们能忽悠到那些没把过妹子的处男们,却忽悠不到我。

虽然我没看过几本书,也不懂这些理论知识,但是我去过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女孩儿。

这些学术帖有一些能跟我的经历产生共鸣,让我受益匪浅,但是剩下的大部分跟我对追女生的理解背道而驰。

开始的时候,我认为是我错了,毕竟是“大神”写出来的东西,又有那么多人追捧,少数服从多数嘛,肯定是我自己的问题。

但是到后面我越深入研究,越质疑,这些被大家称为“PUA”的论坛大神,他们对两性恋爱的理解,到底哪些是对的?

我很想跟网上的这些大神当面交流下心得,但是他们要么使用个化名躲在屏幕背后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要么收取高昂的学费才能让你一睹真容。

我饭都快吃不起了,还让我花钱去否认对他们的质疑,我才不干。

但是,我还是每天乐此不疲的在群里聊天,在论坛看帖,一个是因为确实无聊,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确实挺喜欢的。

多年后,有个叫做废铜烂铁的傻逼财经自媒体报道了我,在文章里面用一种很鄙夷的语气评论我“喜欢追女生”,我就很奇怪了,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哪个身体OK性取向正常的男人不喜欢追女生?

我花时间花精力去搞明白两性最终的奥秘,就是为了不让我自己在感情中受伤,最后找到一个自己爱的女人幸福过一辈子,这难道也有错?

不过当时并没有这样的傻逼来对我指手画脚,我可以沉浸在我喜欢的事物上,这对于一穷二白没有未来没有希望的我来说,无疑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样的生活持续到了2011年的十一月,某一天在群里,我突然得知了一个消息:一个德阳的“PUA”会来成都开分享会,而且他还是个真正的“实战派”。

“什么是实战派?”我在群里好奇的问道。

“Keith,这你就不懂了嘛,PUA分两种派两种流。”在群里混了超过半年的我,跟大家的关系都特别好,群里有兄弟立马热心的回答了我。

“哦?PUA派,说来听听呢。”我每天花心思去研究那些理论干货的时间比较多,而对国内这些商业化运作的PUA确实了解甚少。

“PUA分两种派,理论派和实战派。理论派的意思就是把和女生交往用大家能读得懂、理解得到的方式写出来,他们更多的通过研究两性之间背后的逻辑关系然后整理成不同的架构模型;

而实战派呢,比较倾向于在现实中多跟女生相处从而加深自己对女生的了解,培养自己的社交直觉。其实理论派也要实战,实战派也会学习一定的理论,只是各自偏向多少而已。”群里有兄弟给我耐心的解释。

从他的字里行间,我知道了,他这种人,应该就是理论派。我连忙抓住这种可以汲取知识的机会,问道“那你刚刚还说PUA分两种流,又是指什么?”

“这是指在具体跟女生相处中,有些人习惯按照固定的框架一步一步跟随流程与女生相处,每个阶段有不同的技术方法,这种我们称为技术流;

而有一些人习惯打破所谓的框架,跟女生顺其自然的相处,这种我们称为自然流。”群里的百晓生知不无言言无不尽的说道。

我一边听着,一边想着,按照他的说法,我应该是一个“实战派自然流。”

听到有一个真正的实战派的“PUA”大神要来开分享会,而且还是免费的,我激动万分,终于有机会去面对面请教这些真正的PUA,解答萦绕我心中很久的疑惑了。

群里的兄弟告诉我,时间就在这周末的下午,地点在川大,届时很多四川地区的把妹爱好者,都会前往。

我连忙给手机添加了个提醒事项,不想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时间终于到了周末,这一天,我翻箱倒柜了半天,穿了一身自认为很帅的衣服,毕竟群里很多兄弟都认识我,我想给大家一个好印象。

QQ截图20211020143159.jpg

我早早的来到了川大,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分享会的地点。

去到这个地点让我有点失望,我以为好歹是一个会议室,再不济也选个上大课的阶梯教室,结果就是一个普通的教室。

这个普通的教室里面,稀稀松松只坐了二十多个人。

我想起昨晚,在那个400多人的群里,绝对有不止40个人说要来,没想到就来了一半,难道没来的都是理论派?

这让我有点明白了群里都是一帮什么样的人,不禁对这些人有点鄙夷。

虽然我们大家在网上神交已久,但这其实是我第一次参加线下活动,我看到有些人彼此在有说有笑,我是一个人都不认识。

我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PUA大神了,心里按捺不住的激动。

我偷偷观察了下参加分享会的这些朋友,再一次失望起来。这群把妹好爱者,我居然没有发现一个看起来像谈过恋爱的。

这让我有点崩溃,更崩溃的是台子上一直站着一个洗剪吹模样的人在那等待着什么。“难道是赞助的理发店来赠送体验券?”我一顿疑惑,又再次打量了下他。

只见他上身穿件白色的短袖衬衣,我不知道已经2011年了,为什么还有人穿这种老干部一样的短袖衬衣。

往下看更吃惊,我发现他居然穿了个西裤把皮带系在了心口位置。脚踏一双甩尖子皮鞋。

“这个土鳖在那干嘛?赶紧下来听课啊,PUA大神就来了,你在那站着干嘛呢?”我心里还没想完,就听到这个一直站在讲台不说话的人清了清喉咙。

“咳咳,”他伸开手往下压了一压,我看见前面那几个人停止了交头接耳,他很满意,环视了四周,低头看了看手表,抬起头,笑了笑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就开始吧。”

“开始什么?”我听着他浓烈的川普口音,不禁想问。

我觉得这个PUA大神也太不靠谱了吧,找了个这样的人来暖场,希望用一个笨蛋来衬托他的伟岸吗?

“今天主要还是给大家分享下搭讪。”他继续用那种听着很不舒服的普通话说道。

我一下呆住了,等了半天,这个理发店总监都算不上,最多算个学徒的TONY兄居然就是我苦苦等待的PUA大神。

一个星期就休两天假,我用了其中一天的一上午弄头发换衣服,用了一下午的时间跑来川大,你给我说这个就是PUA?

我对天发誓,那一天我第一次看到PUA的感觉,跟你们现在看到PUA的感觉一模一样!LOW,猥琐,油腻,屌丝还妄想癞蛤蟆吃天鹅肉,那种感觉就像当众吃了一只死苍蝇一样,你知道你吃了什么,还不能声张。

因为如果我被别人知道我居然跑来听这样一个人的宣讲会,我会被当成跟他一样的人。

完全是尼玛彻彻底底的骗子,就他那个打扮,就他那个口音,还要去搭讪???女的是眼瞎吗?

我头嗡一下就炸了,我感觉到失望,继而愤怒,我觉得我彻彻底底的像一个傻瓜。

我一个走遍天下,什么样的女生没见过的男人,坐了半小时公交车居然就为了见这个傻逼!我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我居然被这样的人骗了。

那个下午,我在川大,第一次怀疑自己。

我反复的思索,是不是这一年多的黑暗生活影响了我的神智,让我丧失了分辨能力;亦或是我真的就是这么傻逼,我曾以为我是万中挑一,也许只是我自己以为而已。

难道,我25年,一直活在我自己的意淫之下?

那一刻我糊涂了,我被这个PUA干得分不清现实。我感觉我脑子坏了,我十六年的书白读了。

我想转身就走,但是起身的那一瞬间,我想到我看了那么多文章,里面确实很多跟我遗忘的经验不谋而合,虽然我没见过国内的PUA,但是国外的PUA每一个看起来确实不是这样的。

难道,这个人是自己吹嘘出来的?但是我一下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很简单,要教学肯定要在现实中跟大家见面。

他又是教搭讪的,肯定要带大家去搭讪,但是他这个样子一出手肯定就要被拒绝,怎么骗得过去呢?

难道他这个看起来特别傻逼的人,有什么独到之处?

我一下从愤怒又变成了好奇,我放弃了要走的念头,决定待下来,看看是不是在他青铜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王者的心。

我认认真真听了一个小时,才发现,并没有。他看起来是个青铜,其分享出来更像一个废铁。

而且,我从台下那些人全神贯注的神态和不时的点头以及偶尔配合的笑声可以看出来,他居然让别人信服了他真的会把妹!

我一下想明白了他这个PUA骗术,知道他玩弄别人的方式了。这些人都没有把过妹子,女生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他们通通不知道。

他们不知道女生不喜欢男生穿短袖衬衣,也不知道女生不喜欢夹杂浓烈四川口音的普通话。

对于这类小白,就像没学过数学的小朋友,你告诉他1+1等于2就是2,等于3就是3。

我瞬间领悟过来,我一眼能看出来他的穿着打扮与谈吐追不到女生,是因为从14岁开始,就跟网友网恋的我有十多年和女生相处的经验。

我在成都最好的高中读过书,知道真正条件好的女生是什么样以及她们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我走南闯北好几年,我去过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样的大城市,我去过每个城市的商圈以及最火的夜场,我知道作为一个男人什么才是最潮最酷的穿着。

我有见识,而这正是这帮坐在台下的人所欠缺的。看过世界的人才有世界观,心被伤成木乃伊的人才有感情观。

那一天,在川大的那个教室,我看到了跟我完全不是一个圈子的这些人,彻底颠覆了我以往的很多想法。

我看着这些单纯可怜的人被这个虚假PUA欺骗得疯狂点头,我的心突然很痛。

首先是痛恨为什么有这样的骗子,要来骗这么单纯的男生,他们有些已经被女生伤害了,现在还要被男人再伤害一次。

更痛恨这些人为什么是非不分,让这种骗子有机可乘。

那一天,在川大的那个教室,一种久违的正义感重新涌入我的心间。

它来的如此之快,瞬间摧毁了那个市侩的圆滑的对生活早已麻木的自己。

我的世界从灰白再逐渐涌入色彩,我又找到了像个男人一样活下去的意义:虽然我一穷二白,一事无成,偷奸耍滑,但是,我起码可以帮助这些爱情小白不受欺骗,我的那些见闻、跟女生相处的经验,此时此刻,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那一天,在川大的那个教室,我有史以来第一次找到了我人生的价值,它此刻是如此旗帜鲜明的指引着我前进:我要揭穿这个骗子的丑恶嘴脸,让在感情中受伤害的男生不被欺骗!

TONY哥眉飞色舞的讲了两个小时,看着台下一双双求知若渴的双眼,脸上挂着一阵得意。他大手一挥,说“兄弟们,我休息十分钟,下楼抽根烟,大家自由活动下。”

他结束的演讲,得到了稀稀拉拉的掌声,还有一些没鼓掌的人疑惑的看着彼此,我看出来了他们心中的不确定。

人群中鼓掌的那几个人一脸殷切的追随着他们心中的PUA大神而去了,留下的人一脸面面相觑。

那一刻,我心里的一股信念,指引我立马走上台,我的腿仿佛不是我自己的,它带着我径直到了刚刚TONY哥站着的地方。

TONY哥这个时候还没走出去,他回头一脸迷惑的看着我,我看着他的眼睛突然有点心软,也许他只是自己不太会把妹而不是真的想骗大家,我脑袋里刹那闪过一丝念头:“要不算了,这些台下的人跟我非亲非故,我犯不着为了一群笨蛋得罪这个比较知名的PUA。我又不是靠教把妹赚钱,没有必要去砸别人的饭碗。”

想到这,我马上就想放弃,然后一走了之。

“咦?你是不是Keith?”台下突然有人认出了我,吓了我一跳。我才想起我在群里爆过照片。

看着我没有否认,台下留下来的人突然热闹起来。

“Keith,真的是你啊?”

“哎哟,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怎么,上台准备给我分享一下吗?好啊好啊,天天看你在群里说,还没见过你本人。”

“来来来,Keith,说两句。”

我没想到大家这么热情,发现TONY哥还没走,毕竟这是别人的地盘,我站在台上进退两难。

“没事,你们慢慢聊,我十分钟回来。你看着时间就行。”TONY哥看着大家都认识我,又是一脸热情的样子,不想扫大家的兴,大气的对我说,说完,还给我一个鼓励的眼神。

他真的对自己做的事一无所知,我再也没有了顾虑,直接开场。

“哈哈,各位兄弟,半年了,终于见到了大家,今天真的很开心!”我环视了一周,看见大家的注意力都落在了我身上,继续说道“废话不多说,我今天就给大家分享两个回去就可以用的小招吧。”我笑了笑,从身上拿出来了一包纸巾,从里面抽出来了一张。

“卫生纸,大家都有吧,你们平时没有带纸的习惯也没关系,一般酒吧里面都有,”我简单的做完开场,直奔主题。

他们听了两个多小时的理论,没想到我上来就没有扯那些有的没的,什么开场啊什么场面话啊,我一句没说,他们一下都来了兴趣。

这完全在我意料之内,这些是我在步步高一年多的培训经验,我有太多抓住台下人注意的方法。只是没想到如今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我今天就教大家用这样随手可得的纸巾,折出一朵人见人爱的纸玫瑰。”说完,我让大家掏出纸巾,没有的我把我的那一包分了出去。

这个我为了随时把妹而随身携带的道具此刻也派上了用场。

“纸巾都是方形的,先把纸巾的一个边往上面折起大概两厘米左右。”我一边说一边给大家示范。

QQ截图20211020143206.jpg

“把折好的边转向左边,把与折好的边垂直的那个边再往上面折起也是两厘米左右:

QQ截图20211020143210.jpg

把第二次的边折好后压平,然后再往上面折起用手指捏住,这次折起的部分要左边多一些,右边少一些:

QQ截图20211020143215.jpg

把剩余的纸巾部分围着手指绕圈,把手指裹住,然后用手指捏住:

QQ截图20211020143225.jpg

把裹住手指的纸巾中间的部分从四周往中间捏紧:

QQ截图20211020143233.jpg

中间的部分捏紧以后,把右边的一段沿着中间的位置往顺时针的方向旋转:

QQ截图20211020143243.jpg

把旋转后的纸巾右边接缝的地方翻起来,弄成叶子的形状,这就是玫瑰的叶子:

QQ截图20211020143249.jpg

玫瑰的叶子做好以后把剩下的部分再顺时针旋转,这就是玫瑰的茎:

QQ截图20211020143256.jpg

玫瑰的叶子和茎都折好了,再把左边部分的边往外折,整理好这就是玫瑰花的花骨朵了,这样纸巾玫瑰就折好了。

QQ截图20211020143303.jpg

我折完过后,台下的人都折完了,大家一起发出惊叹的声音。

“Keith,牛逼啊!”

“这个靠谱,哈哈,有点意思。”

“不错不错,我觉得你这五分钟比刚刚他两小时讲的还有用!”

我笑了笑,他们此刻的表情,我早已经从上百个女生的脸上看到过。

“做出玫瑰花只是第一步,”我看着他们已经很满意的神情笑了笑。“下面请一位兄弟拿着玫瑰花上台,我们下一步再把玫瑰花变没有。”

下面的人根本没有见过这种操作,有个兄弟一脸兴奋的自告奋勇走了上来。我拉过一个板凳让他坐好。

我站在他右边平行,然后用右手把玫瑰揉成一团捏在手心,我把手放在他眼前。

“玫瑰不在了,信不信?”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手,使劲摇头,“不信,不信,还在。”

“对,我逗你的,确实在。”我把手打开,被揉成一团的玫瑰还好好待在那。他像个笨蛋一样看着我,引起了台下一阵哄笑。

“你们都别笑,我要开始变了,你们看到下面任何情况,都不准笑,然后不准告诉他,OK吗?”我对着台下的人说。

他们来了兴致,纷纷说,你变你变,我们不说。然后看着台上这位兄弟一脸茫然的看着我又是一阵哄笑。

“说了不笑,你们笑什么?”我笑着说。

“哈哈哈,不笑不笑,这次真的不笑。”台下的人答应着。

我转过身,把左手掌放在这个兄弟眼前,跟他视线平行。

“你看清楚,下面,我要把手里的玫瑰,压进我的左手掌。”我看着他对他说。

他没答应我,只是目不转睛看着我拿着纸团的右手,一脸紧张的样子。我忍不住又想逗他。“纸还在,放心,我说不在之前,它一直都在。”说完我摊开给他看。

他一脸将信将疑看着我。我不想跟他再废话,我说我要变了。

“你看清楚,它会消失在我左手手心。”我让他盯着我摊开在他眼前的左手手心,同时右手握拳放在手心上。

确认他目不转睛盯着我左手手心时,我用右手拳头砸向左手手心,仿佛真的把纸巾砸进去了一样。

砸了第一次,我把右手摊开,给他看,“注意了,它要消失了。”我提醒道。

他立马下意识的盯着我的左手手心,我右手向上做准备砸的动作的时候把纸巾从他头上朝后扔了出去,然后马上砸在我左手手心上,他所有心神都放在我左手上,对我的小动作一无所知。

台下的观众都可以看到一个抛物线落在了我们身后,只有他还傻乎乎的看着我的左手手心。

“没有了。消失了,你别看了。”我用眼神示意台下的人别笑。

“不,还在,不可能消失!”他一脸自信。

我摊开空空如也的右手,他一脸茫然。台下爆发出一阵更大的哄笑。

他又扭着我给他又变了三次,直到我让他转身看到了一地的纸巾后,他才恍然大悟。

“高!实在是高!我是彻底服气!”他大叫着走回了自己的位置,看着我的眼睛闪闪发光。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台下亮晶晶看着我的人岂止他一人,所有人看着我的眼神都变了。

一种我无法言喻的感觉突然涌入我的心间,多年之后我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

宿命。


相关推荐
  • “弟弟啊,你们这个五亿的估值还是有点高哦!”“那你说吧,多少你认为合理?”对于估值多少我一点不在意,我更看重的是这位老大哥背后的人脉和资源。“2亿差不多。”他装作考虑了下,报出来了一个他心里早已有的答案。
    浪迹
    2021/10/21
  •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名字里有“教育”这两个字的浪迹教育并没有任何教育资质,这一点,在三年后被有心人士抓住了机会狠狠攻击,最终造成我们遭遇了史上最眼中的舆论危机。2015年的我,意气风发,大手一挥,“我们,从今天起,就叫浪迹教育了!”
    浪迹
    2021/10/21
  • 他异样的眼神告诉我,我应该是他见过中国所有的PUA中,最没有排面的。内心极度失望又想着来都来了死马当活马医的他,永远想象不到,接下来的这一个月,改变了他的一生。
    浪迹
    2021/10/21
  • 刚哥对我这么小心翼翼很不满意,他大手一挥,“小倪有钱,收他一千!”这样,我收了小倪1000元,他继刚哥后,成为我全职进入PUA收的第二个付费学员,准确的说,是“一起玩”的学员。
    浪迹
    2021/10/21
  • 第二天一早,我揉了揉因求子心切而酸得动不了的腰,才发现旁边的床已经空空如也。正在猜测难道她已经取精离去的时候,她已经穿好衣服从洗手间出来了。
    浪迹
    2021/10/19
  • 离开小区回到酒店,拿出手机,才发现好几条未读信息,我点开晚装那个女孩的头像。“没出去浪吗?不喝个回魂酒?”
    浪迹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