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在谁床上呢?蹦迪蹦哪去了?”

浪迹 2021-10-18 16:38:46

陌生的酒店

我睁开眼睛醒来,发现我平躺着,废了好大的劲,才感受到灵魂重新回归到我的躯体。

我躺在一个陌生的酒店里,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床,陌生的地毯,我坐起来,脑袋昏昏沉沉的。

我衣服是我昨天穿的那一身,鞋子没脱,旁边地毯上有一块暗色的痕迹,应该是之前的客人把咖啡打倒在了上面,发现我能看到这个清晰的画面,我知道了我隐形眼镜整夜没有取,下一刻我才感受到眼里传来的干涩,我慌忙闭上了眼睛。

我能感觉到我眼皮下的眼睛红了,温润的液体流了出来。在眼泪的润滑下,我干涩的眼睛有所缓解。

再次睁开眼,我确定,这不是我昨天开的房间,因为我没有看到我的行李箱,我清晰的记得,我把他放在了床尾。

我躺在床上不到1/3的地方,没有盖被子,整个脚悬空伸在外面,看到这里,我才找到我腿的存在感,麻麻的,我艰难的坐起来,头又一阵眩晕。

我在床边找到了掉在地毯上的手机,五分钟后,我想我应该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是昨天完全喝断片了,然后被某人送回了酒店,衣服没脱ta就走了。

想到这里,我赶紧拿手机一看,翻到我跟昨天那个女生的对话:

QQ截图20211018163629.jpg

“你在哪里”她写到。

“我来了”我回到。

。。。

QQ截图20211018163551.jpg

昨天的对话在这里戛然而止,然后是一条她今早八点发来的信息:“我昨晚喝多了。”

妈的什么情况,我努力回想,又是一阵酒意上涌,我仿佛能感觉到,我的大脑皮层,对于昨晚的记忆,正在飞速的消散,我拼命想抓住,却无能为力。

我点开女生的朋友圈,她只显示了最近三天,我点开一张她最近的自拍,照片里一个眼睛大大的女孩子,在冲着镜头比着心。除了这张自拍,再也没有其他有关她的信息。

朋友圈的背景墙上面是个短头发的女生,穿着一个紧身衣。

昨天跟我喝酒的是她???我突然有点不确定,她昨天是穿的长裤还是短裤呢,是卫衣还是T,是长头发还是短头发。

我有点崩溃,记忆中我喝醉了后,又加了好几个女生的微信,又删了好几个人的微信。哪一个是她呢,我又把昨天跟我聊过天的女生对话框一个一个翻了一遍,还是不确定。

我怎么就喝醉了呢,我懊恼的想着,突然一阵后怕,还好我的肾还在。

“我才是喝多了。”我尝试着回了条信息给她。

“我酒量很差的。”她很快回了我信息。

“都不知道我为什么在一个陌生的酒店,太崩溃了,还好肾还在。”

“哈哈哈,你怎么去的?”

“我不知道啊。我现在打车回我酒店,什么情况啊?这辈子第一次。”

我跌跌撞撞的走出了房间,是一个老旧的走廊,我找到电梯,来到一楼,三月的广州暖和得让人有丝丝燥热,刺眼的阳光又照的我一阵眩晕。

运气很好的,在酒店门口,停着一辆空车。我赶紧拉开门爬上去。

“到岗顶”说完,我开始慢慢的复盘。

我跟两个女生,在她的卡座,喝掉了不止五瓶香槟,两瓶野格。后面又来了个记不清脸穿白衣服的男生,然后,我好像跟哪个女生接了吻,这种感觉虚幻得不真实,是不是我在梦中的一厢情愿。。。MD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被别人带走了吗?”她又发了信息给我。

“肯定没有,我衣服都是好好的。”

等一下。我再次翻到手机,打开另外一个女生的对话框:

QQ截图20211018163521.jpg

“你在谁床上呢?蹦迪蹦的?你都没在这住,又不跟我说,哥哥,我在你房间。”

崩溃。。。我马上回了个1,接着连忙发过去:

QQ截图20211018163511.jpg

你在谁的床上呢?

我才记得,跟一个女孩子约好了今天早上八点在我酒店见。想着她,我独自醒来空空的心有了一丝丝慰藉,她可爱的脸浮现在了我面前。

和这个女孩子的认识颇有戏剧性,2018年我从看守所出来后,我的律师建议我不要再做这行,但我怎么可能放弃,无奈之下,他给我了一个建议,做一个娱乐主播,偶尔讲讲情感问题。

这个小妹妹就是我做情感主播认识的,我跟她在同一档情感频道接档,经常排在一起,不是她先就是我先,一来二去熟悉起来。我在我自己频道直播的时候她偶尔也会来刷刷礼物。

后面我们加了微信,得知她在广州,有一次我去广州带学员的时候,我们见了面。

“我不能跟你在一起,我太浪了”事后我认真的看着她说。

“没关系啊,我知道你的工作,我能理解”她靠在我胸口,用力朝里面挤了挤。我搂了搂她,下定决心要珍惜两人在一起仅有的短暂的时光。

后面她也没有再做直播,我也没在直播里唱歌。

虽然相隔1500公里,我们也不经常联系,但是关系却莫名其妙的延续了下来,每一次我来广州,或者深圳,铁定会抽一两晚的时间见她。

这次因为她的一些特殊原因,不能晚上来找我,于是我们约了早上八点她直接来我房间,我告诉了她我的酒店地址和我的房间号,我却不在房内。

我有点自责,老是改不掉这样的毛病,让在意自己的人伤心。

“师傅,麻烦开快点。”我催促到。

这一瞬间,前一晚发生的一切,被我置之脑后。

车到了酒店,我急急忙忙的上楼,一打开门,她穿着一套Agent Provocateur内衣躺在床上,满脸幽怨的看着我。

“喝断片了,”我冲她抱歉的说“不骗你,人生第一次,醒来后,合衣躺在一个陌生的酒店里。”

“真的是合衣吗”她一脸不信。

“我可能说了一百次合衣的谎话,但是,我对天发誓,这一次是真的。”我百口难辩。

“哼,你快去洗澡吧你!”

“遵命!”我知道她准备暂时放过我,如蒙大赦赶紧脱了衣服躲进了浴室。

“你今天真的要去深圳了吗”她头靠在我胸口,用手画着圈圈问我。

“嗯。”我想到晚上的事又是一阵头疼。

“我要走了,我还要回去帮我妈看铺子。”

“这么早!”我连忙拿手机看了看时间。

“都两点过了还早!”她嘴翘的老高,“我八点就来了,在你房间整整等了你四个小时,你说怪谁!”

“怪我怪我”我连忙拿起床头的电话。

“你好,我不小心睡过了,能不能三点退房?”

“可以的,王先生。”

很多兄弟可能不知道,一般的酒店十二点退房,但是你可以让她延迟到下午两点,而南方的很多城市,譬如广州、深圳、珠海等,酒店竞争激烈,为了提供更好的客户体验,往往他们可以延迟到四点退房。

当然,没有酒店会把这条主动告诉你,不过如果你打电话跟他们说的话,他们往往会提供这样的便利。所以很多时候你不用去额外支付那半天房价。

送走了她,我在酒店又磨磨蹭蹭到四点,才拖着行李箱晃晃悠悠的出发。宿醉还未醒,我叫了辆滴滴直接去了深圳。

在车上我又回想起昨天的事,我给小英打了个电话。

“浪哥,你昨天喝得太多了!我和叔叔废了好大的劲才把你拖回酒店”在电话里面,小英声音很无奈。

“叔叔是谁?”我怎么时候多出来了个长辈。

“就是这次男神计划的一个年长的老大哥啊,昨天吃晚饭就坐在你旁边,还跟我们一起去了晚装。”

“实在麻烦他了,昨天喝太醉了”我接着问了我最关心的问题“昨天为什么我会一个人回去,我的妹子呢???”

“你说那两个女生啊,你的妹子也喝醉了,被她闺蜜拖走了。”

“她为什么不送我呢,我喝那么多。”

“我怎么知道,你昨天确实喝得很多,在车上你就一直吐一直吐,我们问你住哪个酒店也不说,我打电话给Robin他也不知道,叔叔来扶你还被你推开,我们只有重新给你开了个房。”

我终于知道了我断片后发生的事,我突然想起了另外的:“我跟那个女生接吻了吗?”

“我不知道啊,浪子说你们接了,还拍了一段视频,你要不要看看?”

“发给我。”

我挂掉电话,不一会,收到了小英的信息。

在视频里面,我穿着一身红,那个女生醉醺醺的搂着我,往我身上靠,我轻轻的搂着她。她的嘴像是朝着我凑了过来,但是视频在这里结束了。

到底亲没有亲啊,我很崩溃。想了半天,我拿出手机,找到那个疑似是她的微信,看了半天,也没有答案。算了,不想了,我扔下手机,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广深高速上,并没有任何风景可言,我就这样看着一个个的飞速倒退的护栏。两小时后,我到了深圳,

“你晚上来不来我家吃饭的?”

“你什么时候来?”

“我妈要准备包饺子了。”

刚开好酒店,我在床上躺了还不到两分钟,一阵信息把我吵醒,看到信息,我知道该来的我躲不掉。


相关推荐
  • 如今当事人之一突然给我提起这段尘封已久的过去,我才知道了当年Tango离开泡学网的原因。我突然想到自己,跟Tango有点同命相连。良久,我们彼此在电话里都没说话,“你要不要来我们这里看看?”Tango突然说。
    浪迹
    2021/10/21
  • 多年之后,在重庆万州看守所的张佩依,她在回首往事的时候,会不会后悔曾经选择骗我?我不得而知。我在看守所看过形形色色的人,心态崩了,整天以泪洗面。而此刻在看守所的张佩依是什么样?我不得而知。
    浪迹
    2021/10/20
  • 我盯着手机这条提示五分钟,直到屏幕黑了下去。我拿过手机,划开微信,点开饺子的信息。上面显示着:“实锤了,王环宇!你现在无话可说!”
    浪迹
    2021/10/20
  • 我认识饺子十多年,第一次觉得饺子是不是太小气了,曾经认识的那个兄弟,怎么变成了如今的模样。“我要实锤,欣哥。”我看着他认真的说。“我会给你实锤,真的。”饺子看着我,认真的回答。
    浪迹
    2021/10/20
  • “啊,你也叫浪迹啊,这么巧。”她有点惊讶的说。“那这个浪迹情感的老板你肯定认识了,你们名字都一样。”我一阵无语,像是一拳打在了空处,我只能耐心的给她解释。“浪迹情感之所以叫浪迹情感,是因为我叫浪迹,我是创始人。”
    浪迹
    2021/10/20
  • 我去的时候,卡座上已经坐了七女三男。这一般都是我们组局的基本要求,男女比例在1:2左右,也许你现在还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浪迹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