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把妹地图诞生

浪迹 2021-10-21 11:34:06

新的PUAMAP团队成立,百废待兴。

此刻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对于这个圈内的情况,饺子和陈东两人完全不懂,一窍不通。而且,陈东之前也从来没有做过类似于销售的工作,但是我很有信心,因为之前型男和小倪两个人也是从完全不懂,到现在翅膀硬了单飞。

浪巢的合同是型男签的,钱也是他给的,我们三人要去浪巢办公的时候却被型男赶了出来,他还拿出租房合同威胁我们说要报警。

之前型男和小倪的钱都在我这,在确定分家的第二天,我就很爽快的把钱给了他和小倪,现在他这样做,手上没有东西的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第一次发现了,原来每个人做事的风格是不一样的,我说坚守的“道”不一定别人也会坚守。

这个世界上,就是存在着不同的价值观,并不是我们看到的那么美好。

现在我是真的被型男、小倪两人扫地出门了,连个家都没有,我只能寄宿在徐猫猫家里。

被逼无奈,我们聚会的地点选在了饺子家里,每隔两天就会去他那不大的房间碰个头。说是会议,更像是我在培训他们一些工作技能。

我用了两天的时间,告诉了他们我认为这个行业最重要的三样东西:实力和教学,如今我们都具备了。唯一欠缺的是宣传和销售。

“你之前是怎么宣传自己的?”饺子突然问道。

“我在泡学网都是发帖,写一些FR实战报告,讲述一些实战总结出来的经验。”我一边说着,一边在饺子的电脑上点开我的帖子,因为我被泡学网封杀,之前所有的帖子都转移去了坏男孩。

饺子在旁研究了半天,若有所思,我转头看了看陈东,他是一头雾水。

饺子看完了后突然问我,说“你有没有看过高晓松的晓松奇谈?”

我被他问得一楞,想着这是哪里跟哪里,怎么从FR突然讲到了晓松奇谈。“那是什么?没有听过。”我老老实实回答。

饺子打开电视,选了一集给我看,我发现是一个胖子坐在那里讲各种历史故事的节目。我耐着性子在饺子的沙发上,看了一集。

“节目还不错,看着有点意思,但是你给我看这个讲历史的节目干嘛?我又不会讲历史。”我疑惑的问他。

“这个叫自媒体,是未来的趋势。”饺子神秘的说道。

“什么是自媒体?”

“之前你要做节目,只能通过电视台播放,但是现在互联网上有很多视频网站,有些网站这几年飞速发展,就拿优酷来说,他里面的很多节目的点击,都要比我们四川电视台要强的多。”饺子娓娓道来了一些我从来没听过,也没思考过的东西,我仿佛摸到了什么,我认真的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原来在电视台做一档节目,需要报批审核,要走很多流程,现在随便一个人拿个摄像机就可以拍了放网上,自己一个人就是一个频道,所以叫自媒体。”

我恍然大悟,“但是这个自媒体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还是没有搞明白,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在坏男孩更多的曝光,而不是搞这些我听都没有听过的东西。

“你之前说,我两年前川台给你做的一个节目,到现在还有人看,那我现在一个月给你做一期,你说会不会爆炸?”饺子微笑着给我说。

我眼前一亮,我草,这个我倒是从来没想过,我找到饺子只是觉得他是我最信任的人,跟他一起干不会像之前一样被最亲密的人出卖而已,反而忘记了他本身的专业。

“我C,这个靠谱啊!”我站了起来,想到了未来无限的可能,但是等我冷静下来,又颓然坐下,说“但是那是电视台的节目,才有那个效果,我们自己放的,谁看啊?”

“这就是我给你看这个节目的原因,环宇,我们不做历史,就做你拿手的,教大家如何把妹,我们拍成这样的短片,每个月放一期,时间久了,自然就有人看到了。”饺子耐心的给我说。

“但是我没拍过节目,没有当过主持人,甚至我普通话都说的不标准啊。还有我说什么,讲什么呢?”我又想到新的问题。

“慢慢学嘛,我们台那个主持人,王雷雨,跟你也差不多,还不是慢慢带的。你这几天就好好回去看看这个晓松奇谈,找找感觉,我们近期就先拍一个这个。”饺子给我分配到了任务。

“啊?”我没想到饺子说干就干,连忙问道“那摄影器材呢?我晕,我有个单反,但是是用来拍照的。”

“单反怎么行,刚开始的时候,只能我去台里悄悄借设备了。”饺子想了想,无奈的说。

就这样,我们定下拍一个像“晓松奇谈”这样的节目,因为平时饺子还在电视台上班,他先让我回家待命,等他的安排。

我回到家里,徐猫猫看着我最近又恢复了神采,很开心。

我正准备给她说我们的伟大计划,就接到一个学员的电话,接起来,我还没有开口,他就问我是不是不做了。

我很诧异,我现在每天早出晚归,满脑子想着大干一番,怎么说我不做了?

“谁给你说的?”我连忙问他。

“型男啊!”电话里学员也搞不懂情况“我刚给他打电话,说要报你的蓉城计划,他给我说你不做了,他和小倪在做蓉城计划,问我要不要去他那里。我就很郁闷,这才多久时间,怎么就不做了?浪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听明白原委,我拿着电话久久说不出话来,我实在没想到,型男是如此卑劣的一个人,几乎所有的客户资源都被他带走了,如今别人找上门来,还用这样的理由来骗学员。

他这样说,无疑是想把我赶尽杀绝。

一股永不服输的念头突然从我内心深处蹿了出来,型男小倪,越是想我死,我就越要活给他们看,还要比他们活得更好。

我因为沉迷打牌、沉迷温柔乡日渐萎靡的斗志这一刻又被重新激发起来,如果说他们俩的背叛只是给我敲响了警钟,让我不再睡眼朦胧;此刻的所作所为,是彻底惊醒了我,让我睁开蒙蔽已久的双眼。

“我要开始实战了,亲爱的。”此刻,我斗志激昂,我知道,没有人能再阻止我向前的脚步。就算会失去所有,我都在所不惜。

她叹了一口气,该来的这一天始终是来了。“你做什么我都支持。”这是她给我,最后的温柔。

第二天,好几年没有早起的我,一大早就去了饺子给我安排的摄影棚。

“重新给你拍几张照片,然后我们需要个节目的片头。”饺子一边让我换着衣服,一边安排道。

现在我都能记得,那天在那个破旧的小房间,我做作的摆着各种姿态,在摄影机前来来回回地走,超高瓦数的射灯照得我满头大汗。

QQ截图20211021113005.jpgQQ截图20211021113014.jpg

折腾了三个多小时,终于拍完了。饺子问我要了2000元,给了摄影师。

“这是什么情况?”我一边擦汗一边问饺子,一上午就2000,摄影师这个钱也太好赚了吧。我犹犹豫豫的要不要给钱。

“肯定不会让你亏,做出来你就知道了。”饺子不想给我这个外行解释太多,“对了,你晚上九点,来电视台录下音。”

“为什么是晚上九点?下午不能去吗?”我对饺子的安排很崩溃,要么就是太早要么就是太晚。

“只有晚上下班,我们才能悄悄溜进去啊。”饺子无奈的说道。

“那就再晚点!”我恍然大悟。

当晚十点,我和饺子在川台旁边的酒店停好车。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等会我进去,把卡给你甩出来,你再进来。”饺子指着一堵墙给我说。

我左顾右盼了一下,深夜的路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但是还是有点做贼心虚。“你快点。”我压低声音跟他说。

他举止端庄,丝毫不慌,我看出来了这样的事他没少做。

几分钟就像过了几年,在我焦急的等待下终于听到墙那边传出他的声音。

“环宇?”他叫着。

“在在在,”我连忙答应。话还没说完,唰,一下,从那边飞来了一张卡,我赶忙接住。

就这样,我进了川台大门。

“我晕,为什么电视台这么难进?”我一边跟着饺子一边问道。

“国家的口舌啊,要是被恐怖分子劫持了散布谣言怎么办?”饺子仿佛见怪不怪。

进到电视台,我们又故技重施,刷了两次卡,左绕右绕后,终于到了录音室。

我像农民进城一样四处打量,小时候我听的广播,都是在这里放出来的,如今我也要在这里开始我的新节目。

“我录什么,稿子呢?”我有点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发给你。”饺子用手机发了一段话给我,我简单的瞥了几眼,突然感觉有点不靠谱。

“这不会是你临时打的吧?”我疑惑的问他。

“没有没有,我还是想了几天。”他被我拆穿了有点不自然。

我一下崩溃了,我们的新节目,代表着我们新的开始,片头是每一集必备的内容,如今的说辞居然是他临时想的。

“你照着念就行了,哪有那么多问题。”饺子看着我久久不说话,催促道。

我这才认真的看了看这个所谓的“稿子”,内容倒是不多,我一下就发现了,第一句话就感觉不对。“全世界每天三百万对情侣开始首次约会?有这么多?这个数据你哪里来的?”我问他。

“报道上这样写的,我哪知道?”饺子没想到我对他写的稿子如此质疑,搪塞的说道。

“什么报道,哪里来的,我看看呢?”我不依不饶,“还有这个,全世界男性平均有13个性伴侣?有这么多?数据可靠吗?”我又发现了一处不合理的地方。

“你念就是了,哪有那么多问题,13个多吗?还不是被你这种人拉高了平均数。”饺子怼了我一句。

我不好意思笑了笑,觉得这个数据这样一想,在不可思议之处又有那么点符合逻辑。我不再对这些数据有所怀疑,而是直接又看到了下面几句。

“幻想无数,不如动次真格。这个听起来很傻,而且不押韵啊,那么烂,难道是你拉屎的时候想的?”我又喋喋不休的问了起来。

“就是我拉屎的时候想的,对了吧!反正我就想到这些了,要不你来想?”饺子被我问的很无语。

“哦!”我看他这个样子,也不好意思再质疑他,但是还是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抛开理论,享受自由,送你一份把妹地图。把妹地图是什么鬼?”

“把妹地图。”饺子顿了顿,说“就是我们节目名称啊。”

“为什么叫把妹地图?”我大惑不解。

“我们不是叫PUAMAP团队吗,PUA是把妹,MAP是地图。翻译过来就是把妹地图。”饺子说道。

妈的原来就是字面翻译,我有点崩溃,看了饺子半天,他的神情不像在开玩笑。终于,我放弃了,我拿过话筒,把他给我的稿子一字不改的念了一遍。

QQ截图20211021113023.jpg

全世界每天300万对情侣开始首次约会

QQ截图20211021113037.jpg

全世界男性一生平均有13个性伴侣

全世界47%的男性曾经有过一夜情

而全世界男人第一次年龄为16.9岁

QQ截图20211021113045.jpg

可是你,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独处

QQ截图20211021113052.jpg

幻想无数,不如动次真格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抛开理论,享受自由

送你一份把妹地图。

QQ截图20211021113059.jpg

“完了。是这个感觉吗?”我有点摸不清状况。

“多念几次嘛!”饺子不是很满意。

我在川台的录音棚,反反复复念了两个小时,口干舌燥,终于饺子喊了卡。

“好了,差不多了,回去吧。”饺子打了个哈欠,好整以暇的说。

看着他这个样子,我又一阵无语。

忙了一天到家,我实在没有任何想法再跟徐猫猫温存。

我告诉她第二天一早起来帮我化妆后,不理她看着我幽怨的眼神,直接呼呼大睡过去。

第二天,我醒来天刚蒙蒙亮,我终于知道了那句话“叫醒你的不是闹钟而是梦想”的含义。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我把徐猫猫拖了起来,她实在不情愿的半眯着眼睛给我画好了妆,我人生中第一次化妆。

收拾完后,我去了一个什么青年中心,反正也是饺子选的地方,我见怪不怪。

到的时候饺子和陈东已经在等我了。饺子给了我一个篇不太长的稿子,让我对着镜头念。

从来没有任何演播经验的我,整整一个上午三个小时,短短的稿子才念了不到1/3。

要么是我光顾着想稿子没有注意镜头拍的特别不自然,要么是我光顾着对着镜头摆造型忘记了要说什么,要么意思说对了措辞没对,要么措辞对了又记漏了关键点。

“电视台的人都这样录节目?这么辛苦?”累了半天的我,中午好不容易有休息时间,我一边慢悠悠吃着外卖,我一边问饺子。

“赶紧吃,不然下午光就不好了。”饺子没急着回答我问题,先催促道。看着我又大口刨了几下饭,他才说“电视台有提词器,不需要背稿子的。”

“那么好!一个提词器多少钱?”我想到还有这样的好办法,被背台子折磨了一上午的我立马来了兴趣。

“三四千吧。”饺子想了想说。

“这么贵?”我砸了咂嘴,立马否认了这个想法。突然灵机一动“要不拿笔记本电脑,把字体放到最大?我一边念陈东一边帮我按!”想到这里,我饭也顾不上吃,立马把包里的笔记本翻了出来,让陈东跟我配合试了下我的想法。

“果然能行!哈哈。”我很开心我的机智,马上三下五除二吃完饭,拉着饺子又拍了起来。

有了“提词器”,下午的拍摄顺利了很多,经过一上午的练习,我也渐渐习惯了当着镜头说话。不到一个小时,就把剩下的2/3台词都念完了。

“耶!收工!”录完了,我学着电影里的导演,大叫了一声。才发现我已经一身是汗。

“还没完。”饺子突然说道。

“怎么没完?我不是念完了吗?”我诧异。

“主机位是念完了,你还要重新念一次,我用另外一个角度拍你,做成副机位。”饺子给我解释道。

“还要,再念一遍!!!?”我差点昏厥过去,用了整整一上午一中午我才录完,现在居然还要换个机位重新录一遍?

“对,因为我现在一次只能借一台摄影机出来,如果有两台的话你就不用录两遍了,而且,中途说错话,我还可以换机位接镜头,现在条件有限,只能用这样的笨办法。快点吧,马上光线就不好了。”他无奈的说道。

没有时间给我想太多,我又重新坐在了老位置,看着提词器,继续拍了起来。

这一次我耍了个小聪明,既然副机位的目的是为了接画面,我不用所有的都重新录制啊,我跟饺子商量了下,只挑选了三分之一,结果不到一小时,就真正的收工了。

“哈哈,机智!”比预想的时间少了很多,我很开心。看了看饺子,他也一脸轻松。只是苦了陈东,他因为一直给我举着电脑,现在手有点抽筋。

无论如何,我们的节目《把妹地图》片头、配音、内容,终于磕磕碰碰,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完成了。


相关推荐
  • 我有点昏厥,突然,我眼前的帷幕拉了下来,四周暗了。最后一刻,我仿佛看到了我曾经伤害过的那些姑娘们,她们站成一排,红着眼睛盯着我。我汗毛一阵倒竖,彻底明白了,如今我已经成为了人人喊打的,全民情敌!
    浪迹
    2021/10/21
  • 如今当事人之一突然给我提起这段尘封已久的过去,我才知道了当年Tango离开泡学网的原因。我突然想到自己,跟Tango有点同命相连。良久,我们彼此在电话里都没说话,“你要不要来我们这里看看?”Tango突然说。
    浪迹
    2021/10/21
  • 在MIX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我居然听清了他的声音。要知道他平时说话总是轻言细语的,特别喜欢看大家卖力的身体前斜竖着耳朵仔细聆听他教诲的样子。他在电话里用一如既往轻轻的语气说道:“王环宇,你被开除了。”
    浪迹
    2021/10/20
  • “真的吗?”我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王小浪、王小迹。确实名字还行呢。“哈哈,那就作为备选吧,实在不行,这两个作为小名也行!”
    浪迹
    2021/10/20
  • “小声点你们,要说等哈出去说嘛。”民警已经是第三次提醒我们了,但是这种兴奋是难以克制的。这个时候,我深刻的理解到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浪迹
    2021/10/18
  • 我去的时候,卡座上已经坐了七女三男。这一般都是我们组局的基本要求,男女比例在1:2左右,也许你现在还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浪迹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