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我们约会吧

浪迹 2021-10-21 11:40:14

交出了我们的《把妹地图》拿到了坏男孩年度PUA,业绩并没有我想象中那样迅猛增加,多方打听后,才发现型男小倪组成的“PUANEY”团队,在联合一些其他的PUA散布一些关于我的谣言。

俗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型男小倪跟了我两年,太了解如果让我成了峰会的第一会出现什么后果,所以峰会还没结束,关于我的流言就已经四布。

他们主要从两方面攻击我们:

第一, 说我不带学员,不照顾学员。

其实这完全是根据我跟小倪、型男三人的团队分工所决定的。我负责对外宣传写文章实战,小倪负责带学员讲课,型男负责招生。之前一年多时间我们都是这么配合的,现在他们两单飞了后,用此作为了攻击我的把柄。

第二, 说我豪车把妹。

当年我是唯一一个通过自己努力赚钱,买了BMW的PUA导师。而且是在跟型男小倪一起的时候就买了,开始买的时候,我自己都担心学员说我豪车把妹,但是在型男和小倪的努力下,又变成了成功团队的标志。如今他俩单飞,有一辆车又成为了豪车把妹的实锤。

因为型男小倪都是从我们团队分裂出去的,圈子又这么小,他们这样说自然大家都相信。而我一直坚信流言止于智者,一直没有反击,却没想到大家误以为我默认了,情况越演越烈。

那段时间我被这些流言蜚语搞得焦头烂额,很多怕我一家独大的PUA团队在型男小倪的蛊惑下也跟着落井下石,甚至影响了一些才入行的新晋PUA团队,他们才入行,听到关于我的传闻就是如此,就算他们站在中立的地位,这样一来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我在万般艰难下,拿到了年度PUA,名声却跌入了谷底。

反而型男和小倪在攻击我的时候,积累了新的声望,隐隐有压制我的趋势。

万般无奈下,我拼命去找一些新的出路。

在2014年的时候,我们还在教学员通过世纪佳缘寻找适合他们的靠谱伴侣,虽然到后面,里面充斥着各种类似于翟欣欣这样的女骗子,但是在那个年代,它还是一方净土。

机缘巧合下,世纪佳缘的工作人员联系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参加一个叫做《我们约会吧》的节目,当时我有女朋友徐猫猫,一直都没有明确答复。

终于,在万般走投无路下,我最终答应了面试。

阴差阳错下我通过了面试,直到节目组的导演来到成都,我才明白,我真的要去上这一档当时在全国收视率数一数二的相亲节目了。

饺子有了做把妹地图片头的经验,做起我的宣传VCR手到擒来,基本上是我们和节目组共同一起完成了我的VCR。

节目组的效率很高,刚录好VCR,我就接到了要去长沙录制现场通知。

“你尽量在里面不要犯任何错误,节目组要的是收视率,根本不管你个人实际是什么情况,有可能为了效果他们把你剪辑的很傻。”临走之前,在电视台工作了四年深谙其道的饺子仿佛告诫我。

我暗暗记在心里,无所谓的给饺子说道:“你放心,什么阵仗我没见过。”

落地长沙,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在节目组指定的酒店安顿好,我才发现我在一个荒郊野岭,那地方,很像2008年的东莞长安镇。

百无聊赖的我,告别我的室友,独自打车去了市区,找了家叫“毛式红烧”的餐厅吃了一顿红烧肉。

只吃了两块就被腻得遭不住的我返回了酒店,想着明天节目的录制紧张得睡不着觉。

想太多的我,把这样一场关于相亲的录制,看成了中国首席PUA第一次在全国观众面前露脸,带领这个行业走向大众的历史性时刻。

“一定要牵走一个最漂亮的女生,让全国人民看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实战派。”我心里打定主意。

第二天一早,我领到一个写着“嘉宾”的挂牌,傻乎乎的挂在脖子上,进了节目录制大楼。

我看到了那天要跟我一起录制节目的几个男生,粗略打量了一眼,都很朴实无华,我紧张的心平和了一点,思维又活跃起来,眼睛四下乱转,到处找着女嘉宾们。

“别找了,她们都不在这一层楼。”正在给我弄着头发的化妆师看着我四下张望,忍不住笑着对我说。

“啊?那她们在几楼?”我随口问道。

“在节目录制之前,你是不能见到她们的。”她笑着摇了摇头。

我失落的闭了嘴,突然又心生一计。

我不动声色,安静的等她给我弄好头发,悄悄的跑到一个没人看到我的角落。打开了手机,点开了陌陌。

我的陌陌显示,在离我0.01KM的地方,有好几个美美的女生,此刻正在登陆。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给她们挨个打了招呼,果然她们有好几个都是来参加节目的,正是我这一期《我们约会吧》的女嘉宾!

这一下把我开心的不得了,我已经能幻想到,在台上,我行云流水,不费吹灰之力就带走了其实我在台下早已勾兑好的漂亮女孩,闪瞎全国所有男生双眼的剧情了,我甚至想到了自此我的PUA事业也一飞冲天,什么型男小倪对我望尘莫及的画面。

“王环宇,你在角落抱着手机笑什么?”跟我住一块的室友突然跑过来好奇的说。

我被吓了一跳,把手机一收,岔开话题,问他“你觉得你会牵手吗?”

“你不会真的想牵走一个女生吧?”他仿佛看傻子一样看着我。

“啊?”我有点不明白,来参加节目,不正是想配对的吗?

“好看的女生,绝大部分都是请来的啦,”他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我只是为了这1500的通告费来的。”

录制节目之前,我的导演给我说过了录制节目会有一些“补贴”,大概是1500元,当时我并没有把这点钱放在心上,如今听到他说,才明白,真的有人就是冲着这个钱才来拍节目的。而且他还有个专有名词,叫作“通告费”。

“啊?那女生呢?也有钱拿?”我突然反应过来。

“当然了,女生录制的时间比较长,不像我们男生,就一次就走,女生在这里录一天的价格是1000,一般一个女生会来录4天,一些“台柱子”可能会录更久。这里一般是连续录制四天,就是一个月的节目。”我室友耐心的给我解释道,看来他对这一行的情况早已摸得门儿清。

我一下呆立当场,但是又转念一想,如果这个节目都是剧情,请来的嘉宾都是演员,那我是怎么来的?我立马把我的疑惑说了出来。

“你们这种叫作素人,当然节目里面是不可能全是演员的,这样太假了没人看,就是需要素人的参与,一般都是负责节目效果的。”他又说出来了个新名词“素人”。

“什么叫做节目效果?”我这才发现,一个我认为简单的相亲节目,里面的水竟然这么深。

“其实,男生除了相亲的更多的是为了宣传自己的,比如你看他,”他指了指旁边正在化妆的另外一个男嘉宾,一个其貌不扬的矮个子男孩,“他说他是调酒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是为了宣传他开的小酒吧而来的。这些你我知道,节目组更知道,而让他上台表演他的调酒技能,就是节目组要的节目效果,不然千篇一律的谈话相亲,这个节目就没人看了。”我的室友一口气说了很多。

我越听心越明,原来来到这里录制的人都打着各自的小算盘,真正想来相亲的寥寥无几,在台上有限的时间展示自己的才艺,为自己带去关注,给自己的公司或者事业做出宣传,是他们此行的目的,而不是牵手本身。

难怪当他听着我问他“你会牵手吗?”这样的问题的时候,他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着我。

我不禁想到我自己,我不也是来宣传我的PUA事业的吗,只是我的宣传是要以“牵手”为结果而已。想到这里,我一下懵逼了。

这么多女生,其中也不乏来宣传自己,那么她们在台上多一次,就多一些宣传自己的机会。那岂不是,我很难找到那个真的来相亲的女生了?

想明白这点,我突然有点后悔来这个节目,这不是必死之局吗!我需要带走女生证明我的能力用于宣传自己,女生希望能够在台上更多的时间用于宣传自己。

“那女生为什么要跟男生走呢?”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节目里面有很多牵手的情况,又是怎么回事。

“这种一般都是私下两个人讨论好了的。”他想了想,看了我一眼,觉得我还是比较可靠,于是悄悄告诉我。

“啊?拍节目之前不是我们都见不到这些女嘉宾吗,怎么私下讨论啊?”我大惑不解。

“所以这就是你陷入的思维误区了,你不认识,不代表别人不认识啊,实话给你说了吧,很多女生也是经常跑这样的通告的,这样一群人都是一个圈子的,比如我,这一次我就认识里面的好几个女生,如果她们觉得钱赚的差不多了,就会提前跟我约定,设计一个剧情,让自己体面的离开这个舞台。不然节目组也会强迫她们离开,与其听天由命随便找个男生,还不如自己提前做好准备。”他一口气说完,又看了我一眼“你不早说,我看你这个样子就是来宣传自己的,没想到你真的是想牵手,唉,”他叹了一口气“昨天你给我说的话,我就可以给你联系女嘉宾,现在的话,有点晚了。”

“没事。”听完了所有的来龙去脉,我反而放下了心,既然有女生会想要“体面的离去”,那么我能给她们这个感觉,就算没有提前沟通好,我相信我还是有机会的。

而我陌陌上,这时也联系上了一个女生,她对我的反应很好。

“要不我牵你走?”我在陌陌上试探性的问她。

“哈哈,那要看你能力了哦,如果我喜欢你,我肯定会跟你走的。”她在陌陌里打着哈哈。

有点意思,这个女生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好,那现场见了哦,但是你总要告诉我,你是谁吧,不然那么多女生我怎么知道是你?”

“哈哈,我站在第一排右边第二个,你注意看我,不说了我要录节目了。”她匆匆结束了对话。

我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站位,记了下来。

在后台等待得快要睡着的我,终于听到喊我的名字。

我一个机灵醒了过来,才发现背上和手心全是汗。

迷迷糊糊,仿若梦中,我被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拉上了一个升降台。

根据节目规则,只有想见我的女生的投票超过半数,我才能够下降到舞台上然后出场。

我听到了音响里传出了主持人邱启明的声音。“我们先来看看下一位出场男嘉宾的VCR。”

接着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在VCR里面响起“成都,是一座悠闲的城市。。。”想着我们制作精良的VCR,我紧张的心情渐渐平复,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有实力不怕挑战。

这一刻,我神奇的穿越回了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站在跳台上。

那一天,是男子50米蛙泳决赛,在跳台上也是同样紧张的我,看着我左右两边都是平时训练时我的手下败将的时候,紧张的心情瞬间平复了下来,变得信心满满。

最终,我得了成都市第四名,是完全没有任何运动天赋的我这一辈子在体育项目上,拿到的最好成绩。

如今站在这个台子上,就像当年的我站在跳台。我在后台听着前两个上场的男嘉宾,如今再听到我的VCR,我不再紧张。

很快,我简短的自我介绍就放完了,我基本上全票通过,我来到了场上。

遮盖在我前面的布帘徐徐从我脚底往上升起,我在一片掌声中,右手拿着话筒,慢跑过了一条走廊,之所以慢跑,是因为我面对刺眼的射灯,台上搔首弄姿的一众女嘉宾以及黑压压的一片现场观众,脚一下有点软,忍不住的打着颤。

终于我来到邱启明身边,近距离打量这位全国知名的主持人,我发现他比想象中随和,也比电视里看着高。

接下来的事情大概跟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差不多了:随机从一堆女生中间选了12个女生上台,果然里面有我之前在陌陌上认识的那个女生。

我打量了一圈,没有几个真正的喜欢,最后选定了她。她也很配合的留在了最后,在反复坚持下,我公主抱起了她,但是她还是拒绝了我的牵手,我寂寞离场。

下台来的时候,我在陌陌上收到了她的信息“对不起啊。”我无奈的笑了笑,通过在节目里的互动,我也知道了,我好选不选,选了一个“台柱子”,她怎么能跟我随随便便离去。

没想到经此一役,我们俩一来二去还成为了朋友,我加了她微信,她告诉我她已经买好了三天后的飞机到成都。我一下也明白了,她为什么不跟我走,因为后面两天的节目录制都安排好了,她怎么能走?

在微信里明白了真相后,我也释怀,并不是我魅力不够大,确实是别人有自己的职责所在,我很开心她能够真实的告诉我原委,于是约她晚上去酒吧坐坐。

男嘉宾能约女嘉宾这件事,也是我从我的室友那打听到的,他在节目结束后用一种很无所谓的口吻跟我说“很多男女嘉宾录完节目当晚就住在一起了呢。”我才知道,男男女女这些事情,在哪里其实都一样。

我的室友说完,还把我拉进了一个群,我才发现,这都是参加过节目的男男女女们,他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你不是想牵手女嘉宾吗?这里有的是。”

“你为什么不早点拉我进群?”后知后觉的我有点无语。

“节目组不准啊,你总不能害我以后接不到通告吧?”他也是一脸无奈。

在群里我还发现了今天跟我一起的调酒师,他在群里很活跃,而我没看到另外两个男嘉宾的身影。

“不是每个男生女生都能进来的。”我的室友给我解惑,“还是对大家有一些要求。”

在群里我见到了几个灭我灯的女生,我调侃问她们为什么要灭我灯,她们只是哈哈哈不说话。我明白了她们也是来拿通告费的。

我的心动女孩问我能不能多叫几个女生,我大气的同意了,毕竟节目组给了1500元费用,不花白不花。

晚上吃过饭,她给我发了个酒吧,告诉是她长沙的姐妹安排的地方,是长沙最好玩的夜场。

多年后,我再去到长沙,一下记忆尘封,我记下了那家酒吧所在的那条凌晨2点都灯火通明的街道的名字:“解放西”。

那天晚上,我一个男嘉宾,跟五六个女嘉宾一起,HIGH了一整晚,我突然发现了其中三个女生给我打开的“窗口”,醉眼朦胧下,她们在夜场昏暗的灯光看起来,跟白天判若两人。

看着她们笑靥如花,温柔的眼眸,我有点心动。

酒过三巡,当我开始准备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突然有个女生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几个女生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说了些什么后,她们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王环宇,电视台里的工作人员打电话查岗,发现我们都不在了,现在让我们立马回去,不然会取消我们明后天的节目录制。”我的心动女生焦急的给我说。

我一下意兴阑珊,只能随她们而去。离开的时候,我被一个女孩子拉住,我看出来了,她是今天跟我室友一起牵手的女嘉宾。后面我的室友回来告诉我,他们微信都没加。

“你也要走了吗?”她有点不舍的问我。

“啊?”我突然对她的行为有点不解。

“我都牵手了,不用再听导演组的安排,我想再玩会儿。”她期待的眼神,仿佛暗示着我什么。

那一刻我有点心软,但是,想着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我都对我的心动女生表现的很专一,而且我能看出来,虽然她也是为了拿通告费,但是她确实是个蛮单纯的心地善良的女生。这样的女生在这个浮华的世界,已经不多了。

“我还是送她们回去吧。”脑海里天人交战了一番后,我还是拒绝了留下来。

“那我也一起回去吧。”她幽怨的看了我一眼,跟在我了后面,我回头看了看留在我们卡上面一大堆没喝完的洋酒香槟橙汁,以及我才买的果盘。狠下心来,扭头走出了夜店。

从出租车上下来,我一眼就看到了我心动女生的妈妈,在女生入住的酒店楼下,焦急的等着她,我有点不好意思我整晚都在打她女儿的主意,不敢正眼看她。

“阿姨,回来晚了,不好意思。”我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阿姨爽朗一笑,“哈哈,你们年轻人,爱玩爱闹很正常。”说完,她牵过了她女儿。

我的心动女生看着我,从她的眼神中,我分辨不出来讨厌还是喜欢,是想扬长而去又或是依依不舍。

百般无奈下,我朝她挥挥手。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再见!”


相关推荐
  • 在之后我才知道,2015年,当时中国最火的谈话节目“逻辑思维”第一期在过年期间开播,里面讲了关于男女交友的内容,中间提到了坏男孩,这给坏男孩带来了巨大的、意想不到的流量。而作为唯一一个春节不打烊的PUA团队,几乎把过来的新流量吃了个遍。
    浪迹
    2021/10/21
  • “墨哥,你做这一行,今年赚了多少钱啊!”他看着我,坦诚的说“不到二十万,你们呢。”这个数字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我放下手中的酒杯,盯着他认真的问他,“你是超一线啊,真的不到20万?”我这一问,他乐了,“真的,骗你干什么。”
    浪迹
    2021/10/21
  • 我仍然一个月只有3500元工资,仍然要每天坐一个小时公车去公司打卡上班,仍然中午吃着8元的家常面,仍然晚上住在那个不到十平米的房间。这才是我的真实生活。
    浪迹
    2021/10/21
  • 小猴子这个事让我抑郁了好几天,直到她离开,我还是不知道她的真名。生活就是这样,充满着意外和惊喜。不过因为经历过之前更深刻的欺骗,现在这件事对我来说不过是小CASE,果然,经历过伤痛,人才会成长。
    浪迹
    2021/10/19
  • 第二天一觉醒来,我发现我躺在我的床上,一丝不挂,小乖乖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你昨天喝醉了是真的重。”她朝我吐了吐舌头。宿醉未醒的我意识还没回到我的身体,我突然反应过来也许是到了跟她说再见的时候。
    浪迹
    2021/10/19
  • 我睁开眼睛醒来,发现我平躺着,废了好大的劲,才感受到灵魂重新回归到我的躯体。我躺在一个陌生的酒店里,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床,陌生的地毯,我坐起来,脑袋昏昏沉沉的。
    浪迹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