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10万罚款

浪迹 2021-10-21 11:47:29

我看不惯坏男孩的做法,但我们又确实是背靠坏男孩发的家,我对他们的感恩之情远远大于怨气。

如果真的是没有钱发展网站,为了这个生态的持续发展,就算找我要30%提成我也愿意,毕竟我确实依靠坏男孩赚了钱。

我跟饺子借着一期北京的《魅力工程》主动找到Tango,希望当面了解下到底他们是怎么考虑的,为何点子说变就变,既然电话里Tango支支吾吾不愿意明说,这位我私交也很好的兄弟在见到我后,总应该告诉我点什么吧?

我们在三里屯的一个咖啡厅见到了他,几个月不见,他还是老样子。见了面,我们聊的还算愉快。

“浪迹,你都开保时捷了,你知道我每天怎么上的班吗?”他突然画风一转。

我有点不好意思,脸有点红,没有答话。

“骑自行车。”他笑笑,“不过也好,锻炼身体。你看你,又胖了。”

“我回去就去健身房。”被他越说越不好意思的我,立马接道。

“坏男孩正在引入投资。”他突然话锋一转,说出了这个重磅炸弹。“引入投资后,流量会继续增加,到时候你们的销量也会增加。”

“其实”,我看Tango对我开始推心置腹,心一横,也给他说了我心里的想法“一年前我们才签了协议,我独家在坏男孩发帖,坏男孩不抽提成,协议签的是两年,那个盖着我手印的协议现在还在我家里。之前你们说要8%,我二话不说就给了,如今又加到18%,我不是担心多给10%的点子,毕竟在之前我跟小倪刷单,我算了下,差不多也是给到这么多了。我是担心以后你们又进一步增加。”我看着他真诚的说。

Tango看我说的有理有据,没有立马回答我的担忧,他转过去,看着饺子,突然说“那你怎么看?”

这是饺子第一次见Tango,他显得还有点拘谨,当Tango问到他的时候,他谨慎又直接的提出了他的想法。

因为在这一行,他还是一个新人,他用比较谦卑的语气说道“其实,我们也是靠坏男孩才有饭吃,按道理说你们增加多少点子,我们都会同意,现在大家也是真诚的彼此合作,我们这次来只是想知道原委,刚刚你说了后,我也觉得认可,所以没有什么。”说到这里,他看了看我,我对他肯定的点了点头,饺子继续说到“我们OK的。”

“我们OK的。”我也立马附和道。

Tango对我们的态度很满意,他也点了点头,说:“浪迹,我知道你是很好的合作伙伴,但是,你有没有发现,虽然我们给你签的协议是18%,现在仍然收的8%的提成?”

我和饺子互相看了一眼,明白他说的不错,这也是我一直疑惑的一点。“对啊,不知道是为何?”

“其实让你签这个18%的协议,只是希望你能做个表率作用,让其他导师看见。说句实话,这些导师,有很多还是看着你来才来的。

坏男孩的建设初期,你们也是尽心尽力。所以你们虽然签了18%,但是我们还是只收8%,而其他导师签18%我们都收的18%,你可以问一下。”Tango向我们说出了原委。

说实话,至今我回忆起来,听到他这番话后,还是心怀感激。

Tango还是认可我这个兄弟,虽然让我和小倪互相杀得个你死我活,但这仅仅是他制衡的手段罢了。

那一刻我对Tango涨我们点子的怨恨烟消云散,我当场就跟他道了歉:“不好意思,误会你们了。”

这次在北京再次见到Tango,我跟饺子都觉得不虚此行,我们明白了Tango的用意,同时也明白了我们的点子照旧,这让我们更有干劲了。

回到成都,我们收拾情绪,继续大干。

我跟毛诗诗的感情越来越好,她对我的事业特别支持,让我没有了任何后顾之忧。

《把妹地图》接二连三的出了好多集,在2014年9月30日国庆节前夕,我的节目也在湖南卫视播出了。

节目里没有把我剪辑的很傻,基本做到了还原,让我跟饺子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一时间,我在坏男孩风头无二,业绩远远超过了小倪跟型男,稳坐了坏男孩头把交椅。到了2014年年底,我们一个月的销售额已经逼近了30万。

Tango果然没有再提点子的事,我猜也许是他们的融资并不顺利,当没有外部支持的时候,对内保持稳定是他的首选。

很快,我们就迎来了2015年的新年。业绩直线上升,让我、饺子和陈东都喜出望外。

每天都有新的学员报名加入我们,我们三个不用回老家的成都本地人,做出了不过年的决定。

我们找了个陈东家楼下的网吧,作为我们的临时“办公室”,大年三十吃过团年饭,我不顾全家人的反对,独自跑回网吧讲YY。

我开着保时捷驰骋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我把车窗摇下来,呼吸着自由的空气,迫切、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第一次不顾全家人反对除夕夜也急着要走,是在我十四岁。

我迷上我接触的第一款网络游戏《石器时代》,饭都不想吃一定要玩。时隔十多年,我终于找到了一件现实中的“正事”,让我如此奋不顾身,废寝忘食。

初一早上十点,我吃过早餐就去网吧死死蹲住,一坐就是一天。

因为大部分的PUA团队都回家过年了,包括小倪型男。于是我承包了坏男孩整个春节的YY档,同时坏男孩每天的帖子,几乎都是我们的。

我们的学员还是以网络学员居多,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是998的价格,还保持一年一次的免费更新,口碑特别好。

在过年前,每天能招个5、6个网络学员就让我们喜出望外。

我们现在把所有的交易都放在了坏男孩的恋爱巴士上,Tango给我们弄了个系统,我们可以在导师端后面看到学员下单数据,如果下了订单没有付款,会出现红色的“待付款”按钮。

如果是付款的订单,他名字后面会出现个绿色的“已付款”按钮,每点击一个绿色按钮,就意味着有918.16(998*92%=918.16)元到我的账上。

在过年前,每一个网络学员都需要我们聊很久,然后再去坏男孩下单,付款。往往是一连串的红按钮中夹杂着个别的绿按钮。

在过年的时候我们惊奇的发现,每天早上打开后台,都是密密麻麻的绿色按钮。甚至有很多兄弟没有跟我们聊过就下单完成了购买,我们在微信上都找不到他们的信息,还要单独用坏男孩的系统才联系得上他们。

我们对大家的消费热情看傻了眼,过年那段时间,光是每天购买我们网络课程的兄弟就有十多二十人,我们甚至都不敢去算这个月到底能收入多少。

我们三人几乎住在了网吧,忙不过来的时候,我的女朋友毛诗诗也加入了我们,她只用做一件事:帮我们收钱……

每天我们四人的网费都要花一两百,但是跟我们每天的收入比起来,几乎是九牛一毛。

2015年的春节,我们给那些没钱没时间回家过年的兄弟带去了温暖,作为回报,他们纷纷解囊加入到我们的团队中。

让我们惊讶的是,年过完了,这些兄弟们的付费还在继续。

我一时间有点懵逼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这些钱仿佛从天而降。终于在我们震惊中,我们过完了2月,统计出来了,我们整个月做了60多万!

在14年底,我们三人许下的愿望是能够有一个月突破50万,没想到短短两个月不到,我们就做出了一个我们想都没有想过的数字。

在之后我才知道,2015年,当时中国最火的谈话节目“逻辑思维”第一期在过年期间开播,里面讲了关于男女交友的内容,中间提到了坏男孩,这给坏男孩带来了巨大的、意想不到的流量。而作为唯一一个春节不打烊的PUA团队,几乎把过来的新流量吃了个遍。

我们会讲课、有方法、能培训,一下受到这些才了解这一行的小白们的热情追捧。我们从震惊变成了习惯,我们业绩每个月都有长足进步,60、80、100,到了四月,我们的业绩突破了100万大关。

在我们业绩突破的同时,坏男孩也宣布了一个消息,他们获得了投资。

我们这几个月的飞速成长,让我们能够站起来,看到了未来巨大的前景。

我和饺子立马飞去北京,主动把我们的点子提到了18%,以此换来持续增长。

但是Tango不是很满意,他一直强调,是坏男孩流量的增加,才有我们业绩的飞跃。同时强调,引入投资后,流量还会继续增长。当时的我们对此深信不疑。

“我们的优势在于服务学员,对流量一窍不通,如果可以,我可以做一辈子的PUA。”被蒙在鼓里的我向Tango表了忠心。

他却不置可否。那时候我怎么也不会知道,我们能做这么高的业绩,除了逻辑思维和坏男孩说的他们大力购买了流量之外,我们的《把妹地图》开始走红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我跟饺子还一直深信不疑,是因为有了坏男孩,才有了我们井喷增长的业绩。而Tango他自己却心知肚明。

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他在对话中透露出来的焦虑,但我却不知道他的焦虑从何而来。

“Tango,你就明说吧,每个月到底要用多少钱,这些钱怎么使用的?”我们谈了半天都没有结果,只能跟Tango一起坐车回到了公司。在下车的时候,我终于问了。

问这个问题我的初衷仅仅是希望他把我当兄弟,告诉我事情真相,我们肯定配合他。但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个问题惹毛了他。

他突然生气了,一反常态,一甩车门,气冲冲的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浪迹!我一个月花多少钱,是我的事!跟你无关,你也不需要知道!你爱做不做!”

一看他生气了,我和饺子有点慌,只能跟在他后面,虽然不知道我们做错了什么,但还是赔礼道歉“好了,我错了,以后不问了。”

但是他还是没有原谅我的意思,最终那次谈话不欢而散。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只知道回到成都,他就找了个理由罚了我们十万,理由是我们在宣传的时候尺度过大。

2015年及之前,我们这一行的宣传都是这样,实战派的学员总有结果,大家发发学员跟妹子的合影很正常,为了避免法律风险,关键部位我们都打了马赛克。

坏男孩99%的团队都发,唯独我们浪迹团队发被罚了十万。

但是当时出于对Tango的信任,也是给行业内部以身作则,我虽然颇有微词,但是还是交了十万。

对这件事,饺子有不同的看法,他多长了个心眼,让我不要那么爽快的交出去。

“不要让他觉得我们赚了很多钱。”他提醒我道。

我很无奈,曾经的兄弟变成如今的遮遮掩掩,都是金钱惹的祸。

我虽然很反感,还是按照饺子的意思做了。我们十天,分两次,交了罚款。

刚交了罚款,坏男孩又要举办2015年度的峰会,说是这次BBC会来采访,他们准备选一个PUA导师,接受采访。

当年那种情况,除了我以外,坏男孩的哪个导师都上不到台面。正当我们坐等机会上门的时候,运营金石又出了个方案:“赞助坏男孩峰会,竞选采访”。

同样的,我开始时对这个赞助竞选是不屑一顾的,觉得坏男孩没有这么傻,会让一个莫名其妙的导师去接受采访,毕竟这代表着他们的脸面。

但当我知道,有一个从来没有听过的叫做“乌鸦”的导师愿意给八万的时候,我才知道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这个叫“乌鸦”的“导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怎么没听过?”我看着这个陌生的名字,问饺子。我敢保证,在2015年之前,我从来没在PUA圈里听过这个名字。

“我怎么知道,现在坏男孩里面鱼目混珠的什么人都有,你没听过很正常。”饺子一脸无所谓。

“不对,如果他是个小导师,怎么有魄力给八万?里面有鬼。”以我对坏男孩的了解,他们不会无缘无故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导师八万。

这个钱是小倪型男出的话,还能够想的过去。“不行,你先去给金石联系下,报十万,我去看看这个叫乌鸦的是什么鬼。”我给饺子说道。

“十万???才给了十万又来十万?浪迹你是钱多用不完吗?”饺子不同意。

“你觉得呢?”我转头问了另外个合伙人陈东。

他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他看着我们有点欲言又止。我和饺子只能暂停讨论,问他“你又怎么了?”

他犹豫了好久,才告诉我们,在这个历史的关键时刻,我们的三大合伙人之一的陈东。他老婆预产期到了,要去美国生小孩。

“我准备从夏威夷入境,然后去美国本土生小孩。定了机票,三天后就走,大概要一个多月。”他直到最后这一刻,才告诉我们他已经安排好了。

我跟饺子一阵头大。想了想也没办法,对于陈东来说,家庭大于一切,不像我跟饺子,可以为了事业不顾一切。

因为金石给了我们一周的时间,我们暂缓了讨论,一起跟陈东吃了散伙饭。

“我不在这段时间,赵爷接替我的工作。”他此时此刻一心只想着去夏威夷度假生小孩,面对如今的错综复杂,留下个赵爷一走了之。

赵爷是他的大学同学,加入我们之前在辉盛阁做经理,二月开始,我们的业绩增长起来,销售人手严重不足,于是他被拉了进来。

在辉盛阁一个月只能赚6000多的赵爷,第一个月实习期没过就赚了一万多,他越发努力了,基本上一个人接过了所有的销售任务,以至于陈东自己反而没什么事做,这也许是他能下定决心离开的最主要原因。

陈东这边的事情还没解决完,我调查的这个叫做“乌鸦”的PUA导师有了结果。

我才发现,这是坏男孩推小倪型男制衡我们失败后的又一备选方案,他们不知道哪里找了个行业外的人,让他找演员去演了一个“十八连亲”的视频,然后大肆宣传,趁我们不注意,这人隐隐成为了继我之后新的“实战派”。

“我CTM的这种演员现在也可以成为PUA?”得知真相后的我破口大骂。

饺子在旁默不作声。

我们俩都明白了,我们的PUAMAP浪迹团队此刻内忧外患,将面临入行以来最大的挑战。

步入2015年,我们的对手已经从之前的什么ES、墨菲斯,小倪型男变成了整个坏男孩平台。同时在这样的情况下,团队内部成员还临危离开。

我一筹莫展,看了一眼饺子,从他的眼神中,我读懂了一个字。

“干!”


相关推荐
  • 浪迹教育仿佛大厦将倾,但是终于,在最困难的时候,我健身归来。四个月的时间,我从一个油腻大胖子,变成了一个健康小鲜肉,大家再一次被我所激励。那些观望、疑惑的兄弟,又重新开始相信我,相信浪迹教育。
    浪迹
    2021/10/21
  • 我在2016年年初,开始频繁的出差北京,跟各种投资人见面,磋商浪迹教育资本化的可能。我的想法很简单,资本支持的,更应该是真正能够帮助中国男性解决情感问题的靠谱机构,而不是坏男孩之流。
    浪迹
    2021/10/21
  • 2012年,正好我全职进入了这个行业,我可以光明正大的研究这些新兴的社交软件,我敏锐的观察到传统男女交友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被颠覆,研究了三个月的陌陌,新认识了几十个个女孩子后,我在泡学网发布了我对这类APP的研究报告《陌陌守则》,在网上被疯转。
    浪迹
    2021/10/21
  • 我盯着手机这条提示五分钟,直到屏幕黑了下去。我拿过手机,划开微信,点开饺子的信息。上面显示着:“实锤了,王环宇!你现在无话可说!”
    浪迹
    2021/10/20
  • 像疯了一样要去考那个叫做成都七中的高中,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这将是我命运的转折。但是当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遭受到了来自老师、同学、朋友、家人,父母,周围所有人的取笑。
    浪迹
    2021/10/19
  • 我去的时候,卡座上已经坐了七女三男。这一般都是我们组局的基本要求,男女比例在1:2左右,也许你现在还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浪迹
    2021/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