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不想写FR,也不想去实战

浪迹 2021-10-19 11:43:06

这些杂乱无章的事情,公的,私的,弄得我头疼,我决定快刀斩乱麻,离开成都,先去深圳服务完之前已经定下来的《浪迹训练营》。

也许是逃避,也许也是想让我自己换个心情。

“饺子陪我去趟深圳吧。”我在电话里给饺子说。

“走吧。反正成都也待的伤心。”他一下就答应了。

我们给我们的办案民警打了招呼(取保候审要求我们去异地之前要提前报备)买了两张机票,到了深圳。

飞机落地保安机场正好下午五点,从飞机下来,在往行李提取的通道上,饺子拿出了那个大大的摄影机(因为它比较大,又是老型号,所以视频部的同事没有带走它)。

对着镜头我有些五味杂陈,我挤出点笑容对饺子说。

“哈哈,这不是我们四年前的那个摄影机吗,我记得第一集《把妹地图》就是用它拍的。”

饺子递给我一个麦克风,我熟练的别在腰后,他扛起摄影机,对着我。我在下一秒收拾心情,开始对着镜头开场。

“兄弟们,我们才落地深圳,哈哈。时隔两个月,大家有没有想浪哥,我们将继续给大家带来最实战的节目,希望你们能继续支持我们!哈哈,这个才是最靠谱的。这次我们来深圳呢,是给大家带来2018年的第三期‘脱单训练营’,具体会有哪些内容呢,大家拭目以待!”

拍完,饺子关了摄像机,收起小蜜蜂,情绪有点低落,也让我开心不起来。我知道他看着这些摄影器材,想起了之前辉煌的浪迹教育视频部,我们出品的《把妹地图》和《浪迹一分钟》2017年,在全网播放超过了三亿次。

QQ截图20211019114127.jpg

更难过的是他的编辑部和视频部整个都被伪君子岳不群带走,那都是他的心血。不过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工作就要吃饭养家,也怪不得这些同事。只能怪我自己当初信了岳不群这个白眼狼。

我俩就这样默不作声的走到等待打车的地方,然后,死性不改的我就看到了她。

她下身只穿了一条打底裤,一眼就看的出来是每天都在健身的身材,浑圆的臀部犹如黑洞一般,死死的吸引着我的目光。

“我去搭个讪,你给我拍下来?”我悄悄给饺子说。

他没有理我,意兴阑珊。

“实战!重新开始啊!”

“你自己去搭吧,我在后面等你。”他掏出了手机,低头摆弄着。

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对周围的一切都提不起兴趣,我把我的行李箱递给他。从背后绕道她的侧面。

“HI,你好。”我拍了下她的肩膀。

她转过来,大大的眼睛,长长的头发,我心跳有点加速。

“好巧啊,哈哈,都在等车,要不我们加个微信。”我嬉皮笑脸的说道。

“不用了,谢谢。”她朝我摆了摆手手,低头快速朝前面走了几步。

我讨了个没趣,但是却并不想放弃,我意识到也许是我太过于轻浮,我跟上前去。

“可能刚刚不太严肃,是真的挺想认识你的,”我看她没有再拒绝我,继续说道:“我以后可能会常来深圳,但是这里没什么朋友,所以想用这样的方式认识下新朋友。”

“不好意思,我不太习惯用这样的方式认识朋友。”她继续拒绝到,但是我能感受到她态度有所缓和。

“额,我也是鼓起好大勇气才来跟你搭讪的,我朋友还在后面,要是你拒绝我,我会被他笑死的。。。”我开始卖惨。

她没有说话,笑了笑,我正想掏出手机的时候,她犹豫了下,还是坚持的摇了摇头。

“其实我很少做这样的事啦,”我很想告诉她她是我出来后搭讪的第一个女生,但是我克制了这股冲动。“要不你先加我,如果发现我不是什么好人的话,你随时都可以把我删了。”

她还是笑着摇了摇头。

随着我们的对话,我们排的队伍越来越短,不一会,下一辆车,就轮到她了。

我最后做出努力。

“你马上要上车了,如果今天我错过认识你,我一定会后悔好一阵子的,加我一下要死啊。”

她朝前走,司机下车把她的行李放在后备箱,我就快要放弃的时候,她转过来,我又一脸期盼的看着她。

“好吧,你扫我吧。”

“好的!”我开心的像个孩子,马上掏出手机扫了她的二维码,我一边添加她一边说“我叫王环宇,请问你怎么称呼?”

“叫我大博就可以了。”说完她上了车,关上车门,呼啸而去。

我一脸兴奋,转过来,看到饺子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又讨了个没趣。

放好行李,我们上了车。我点开她的朋友圈,让我崩溃的是,第一张就是她和他男朋友在韩国旅行的合影,照片里面她幸福的样子像极了被宠坏的公主。

“是说她要这样一直拒绝我。”我自言自语道。

其实对于有很多像我一样因为圈子窄而被迫在街头认识新朋友的人来说,被拒绝是家常便饭,因为就像现在这个情况一样,你根本不知道你对面的那个陌生人,她/他在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很多时候你用尽万般方法,好不容易留下了她/他的联系方式,却发现她/他早已名花/草有主。

不过话虽然这样说,就算你失败的概率高达90%,但是如果你不尝试,你失败的概率是100%,看似10%的成功率很小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其实已经足够,因为我们这一辈子并不需要认识那么多人。

陪伴我们的另一半,只要有一个,就已经足够。

所以,在单身的时候,我还是坚持在街头认识异性。既然天地不仁,不给我缘分,那我就自己创造。这是作为一个男人,对命运的不妥协。

既然她有男朋友了,不打扰,就是我的温柔,除了平时偶尔给她点点赞以外,我没有主动给她说过话。

时间一晃而过,八个月过去了。微信也从6.0更新到了7.0。这八个月我经历了很多,也去过好几次深圳,但是我们一直没有联系。

2018年12月22日,我写了一篇文章《为了对付那些渣女,我摸爬滚打了十八年》,同时,我用了微信公众号的新功能“好看”,把文章分享到了“看一看”。

没想到八个多月没有联系的她,开始主动给我留言。

“给你的价值观点赞!”

说实话,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一些黑历史还在被各种田园女权翻出来无脑喷,我实在受够了这些人匪夷所思的价值观,再结合我那时候遇到的几个女生的神逻辑,饱含悲愤的写出了那篇文章。

当时仅仅是为了占点口舌之欲,图个一吐为快而已,结果没想到却得到了她的赏识。毕竟像我的价值观貌似从来就没有被外界认可过,一直被打压的死死的。

就在那一刻我实实在在的明白了何谓:佳音难寻,知己难觅!她犹如一道光,照亮了一直行走在黑暗中的我。让我再次坚信,我的所作所为,总有一天,会得到大家的认可。

这也使得她一下从我周围那些莺莺燕燕中脱颖而出,让我觉得平时喜欢的那些百褶裙蹦迪小姐姐,嘟嘟脸下午茶打卡伪网红,人造胸医美整形销售妹儿LOW的要死。

我的感情突然有了寄托,在我人生的第三十二年,我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思想比外在更迷人。

我们变得无话不谈,天南地北,古今中外。

2018年12月31日,我黑暗的2018的最后一天,我到了深圳。她来机场接到我,我们想去四季酒店的lounge静候跨年却被告知位置早已被预定满。

无奈的我们去到了旁边皇庭负一楼的某个小酒吧,我突然意识到这不正是八个月前我才出来后到深圳准备开分享会的地方。

冥冥之中一定有一种缘分,把我们系在一起。

在那个小酒吧,我给她说了我曾经遭遇的种种,以及我怎么用这个八个月的时间,一步一步解决了那些让人崩溃的问题,走到现在。

“你现在有我了,一定会变得更好的。”她拉着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坚定的说。

对此,我深信不疑。

在新年来临的前半个小时,我们回到了酒店。在她的身体里,我度过了18年的最后十分钟。

19年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我知道我迎来了新的开始,新的人生。当然也迎来了我2019的第一次。

我们在一起了,三天后,我把她带回了成都。我给同住一屋的饺子介绍道。

“这是我女朋友。”

她果然也没让我失望,第一天就开始把我脏乱的房间收拾的井井有序。

当晚我直播完飞奔回家中,担心的打开我的衣橱,却发现我给我之前的莺莺燕燕们买的各种情趣制服玩具都不翼而飞。我回过头看着她,她什么都没说。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任何生气,而是觉得我的人生终于要步入正轨了。

第二天她开始为我的厨房添置设备,她购买了咖啡机煮茶机煲汤机面包机电饭煲电蒸锅,还买了炒锅蒸锅高压锅煎蛋锅,以及一堆麦片空心粉全麦面包红薯紫薯牛奶鸡蛋。

我突然有了家的感觉。

QQ截图20211019114135.jpg

第三天她在家中给我做了早餐,这是我搬进我自己的家第四个月,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开火。

我喝着咖啡机新鲜做出来的拿铁,吃着煎蛋三明治和蒸紫薯,第一次觉得吃早餐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第四天开始,我的作息改成了八点起床吃早餐,九点健身房健身。

中午她请了阿姨来做饭,十二点午饭,饭后短暂的休息后,两点去公司工作,晚上直播完,十点回家,在沙发上看会电影,十二点之前睡觉。

我从23岁开始打乱的作息,在十年后,第一次那么规规矩矩。我感觉我的生活焕然一新,甚至连怎么健身也没有的腹肌,居然开始慢慢显现。我欣喜若狂。

我们在一起很开心,我这辈子想去但从来没去过的东三省,在一周的时间她陪着我全去完了。

我们去了大连,在她姐姐和姐夫家吃了饭。然后去长白山呆了四天,我们一起滑雪,我学会了走刃她学会了推坡,我们去看了雾凇(虽然毛都没看到),去看了天池(听说天池没雾,鸿运当头?),吃了长白山的特色林蛙。

最后我们去了哈尔滨,我住在她家里。第二天我做了场分享会,晚上去了那里最火的酒吧,奥斯卡。

我感到幸福,这一切是如此的真实又不真实的发生在我身上,我开始担心,担心有一天这样的平静会被打破,担心我会失去这样的美好。

果然担心什么就来什么,年后饺子找到我。

“玩够了?”他问我。

“哈哈,还好,滑雪好玩。”我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我们需要你回来。”他突然变得很严肃。

“我一直都在啊,我每天都在讲YY。”我还是嘻嘻哈哈。

“我不要你那些娱乐YY,我要实战。”他更加严肃。

我知道他认真了,我收起笑容。

“马上到3.20了,我们就快结案了,取保候审要结束了,我要重启实战节目。”他继续道“我们公司叫浪迹情感,而你叫浪迹,这个用你名字命名的公司,你却快整整一年没出现在公司了。”

我默不作声。

“你还要玩到什么时候,我知道这一年对你来说很艰难,你还没恢复过来吗?公司需要你。”

我有点不耐烦,但是我还是听他继续说下去。

“别谈恋爱了,浪迹,你要实战,我要你的FR和实战节目。”

终于,我忍不住了“我不想写FR,也不想去实战。”

“这是你的工作。” 饺子说完,拍了拍我肩膀,把我一个人剩在房间。“你好好想想吧。” 临走之前他丢下这句话。

我知道我不能这么自私。

那天过后,我的身影又开始出现在play house,space。我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起床的时间也越来越晚。我们不再一起吃早餐,也不再一起健身,也不再一起入眠。

有些时候我回家要睡觉的时候,她已经醒了准备早餐了,我们的生活越来越不搭。她为了支持我的工作,虽然无奈,但是还是回了深圳,眼不见心不烦。

我们相约月底在崇礼滑雪再见。

终于有一天,我明白了一些事实真相,这些让人向往的简单的稳定的生活,那些甜甜的所谓的爱情,与我无关。

我注定生活在渣女堆中,跟这些夜场行情婊继续尔虞我诈,互相伤害。用我的伤痛换来经验,分享给千千万万在感情中受伤的男人。

这就是我的工作,我靠这个赚钱,靠这个为生,我因此而得到些什么,也会因此而失去些什么。

我们的沟通越来越少,离得也越来越远,终于,她发来了信息:

“我们很缺乏沟通交流,我心里怎么想的,可能你都不太清楚,这段时间累积的情绪,我就直接说了~

上一次在去大连的飞机上,我就有讲:

我认可你说:爱情是要相互吸引才在一起。

你也认可我说:一段关系里要互相真心对待和珍惜对方。

所以我们才会开始。

你和我说你不懂如何相处,你在学,可你的职业让我觉得,你应该明明就是一个知道如何对待女生的男人啊!

我觉得人能感受到被爱,就一定会爱别人,感情只有用心经营,没有什么借口。应了那句话:没有不会,只有不想。

一开始我说过只想像孩子一样,用天真对你好,纯粹而简单。我说到也能做到。

但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应该是我想的太简单,设想的太美好。

这段感情里,至少到现在,体贴和关心真的很少!这是非常大的问题。正是我们之间缺少的这一点,恰恰是我在感情里最最需要的!

一个人能够改变,除非有重大的变故或者足够的时间进行潜移默化的渗透。我不是圣人,不想去改变谁,不想耗费大把精力去感化谁,那也绝不是我要的感情。

我是一个不会对任何事轻易放弃的人,如今的我也可以在不碰触底线的前提下包容和忍耐很多事,积攒到一定程度我就会直接说出来,不会吵。

有问题就解决,而不是想要放弃。可如果一直没有解决,不满的情绪持续累积到了熔点,总有一天我也会爆发。

我不否定你对感情的确有重视的。可谈恋爱就要有恋爱的样子!

如果你觉得我们不适合,大可不用浪费彼此时间,换一个就好,很简单!

如果想要认真对待,那么沟通力、行动力、创造力都需要专注于这段感情中,这也是尊重对方和自己。

不想要忽冷忽热,若即若离的感觉,我只想好好谈恋爱!”

她说的让我很心碎,我知道,我做不到不去做不去触碰她底线的事。

所以我给她回了信息:“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不久,收到了她的回信:“家里的东西你让阿姨整理一下,鞋子衣服寄给我。”

“我晚点自己整理。”

“滑雪我再定一间房,到时候也方便安排。吃饭、滑雪什么的还是可以一起玩的。”

“好!”

就这样,我们的关系,仿佛断了,又仿佛没断,延续到了崇礼。


相关推荐
  • 当我们都不刷单后,坏男孩没有办法从我们身上榨取新的价值了,他们又想到了新套路:直接把8%提升为18%。当他们撕毁之前的协议,给我了这一份新的协议时,我明白:我们浪迹团队PUAMAP跟坏男孩PUASPACE,终有一战!
    浪迹
    2021/10/21
  • 本着解救这个女生的心思去演了一出戏,到了包厢我看到大家纷纷朝她投去的目光,我仔细的打量了下她,才发现她竟然如此漂亮。坐着的时候还没发现,站起来几乎跟我一样高的身高,深邃的五官,黑长直的头发,一下让场子里的各种胭脂俗粉黯然无光。
    浪迹
    2021/10/21
  • 而每天这个时候,已经尝到招生甜头的型男,总会雷打不动的坐在我用才收到的学费购置的苹果电脑前,一心一意的招生。我、型男、小倪,我们三人配合默契,渐渐成为了一个在鱼龙混杂的泡学网中不可小觑的团队。
    浪迹
    2021/10/21
  • “高!实在是高!我是彻底服气!”他大叫着走回了自己的位置,看着我的眼睛闪闪发光。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台下亮晶晶看着我的人岂止他一人,所有人看着我的眼神都变了。一种我无法言喻的感觉突然涌入我的心间,多年之后我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宿命。
    浪迹
    2021/10/20
  • 第二天一觉醒来,我发现我躺在我的床上,一丝不挂,小乖乖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你昨天喝醉了是真的重。”她朝我吐了吐舌头。宿醉未醒的我意识还没回到我的身体,我突然反应过来也许是到了跟她说再见的时候。
    浪迹
    2021/10/19
  • “现在已经9012年了,浪迹,你应该写一篇FR。”饺子在群里说了十多次后,我开始慎重的考虑要不要重新开始文字创作。
    浪迹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