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侧着躺到床上。”她略带命令地说

浪迹 2021-10-19 11:45:47

曾经的我迷恋的超快感来自于汽车和摩托,我买了很多辆超跑,以及一辆哈雷肥仔。

但是经历了这些事后,我改变了很多想法。我认为这些身外之物终究是浮云。自己的身体,灵魂,思想才是永恒的。

假如有一天,你被囚困陷入围城与世隔绝,你会发现,你曾经用尽全力去争取的那些世人所羡慕的豪车豪宅美酒美女,不能帮助你分毫。而你银行卡里的一长串数字,与你在墙上刻下那些也许并无任何分别。

那些让人忧伤的日子,仿佛一个人被关进一间没有门和窗户的漆黑房间。

彷徨的你不能借助任何外物,每一个让人绝望的失眠的夜,没有任何人能帮你除了自己,你只能靠着强壮的身体,不屈的灵魂以及坚守的希望,撑过去,直到那束属于你的曙光从地平线升起。

后来,我喜欢上了滑雪,踩着雪板从山间呼啸而过,耳边划过的阵阵山风,被吹得呼呼作响的滑雪服,头盔上的起伏的带子碰在头盔上清脆的响声,白茫茫的景色从滑雪镜两旁快速的倒退,远处巍峨陡峭的山壁,岩石上薄薄铺满的一层青苔,仿佛从古自今就下着的雪,汇聚成另外一种永恒。

这些,给了我人生新的体验。

因为滑雪,我辗转了好多地方,先是去成都周边的太子岭,学会换刃后飞去了度假滑雪一体的长白山,最后,爱上了崇礼。

因为跟她从恋人又退回到了朋友关系,我没有按原计划跟她和她的朋友一起同行。

很幸运的我在咸鱼收二手雪板的时候,机缘巧合认识了个滑雪教练。我提前去了北京,坐教练的车,连夜赶去了崇礼。

我的教练比我大两岁,已经有了两个小孩,我叫他师父。师父是个很顾家的男人,一直问我要滑几天好跟家里的人确认。

他不把妹,但是到了崇礼他介绍了很多他熟悉的按摩女给我。

“你懂的起。”可能是我跟他的关系还不足够亲密,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我仿佛看到师父背后中国千千万万的已婚男性,他们爱家庭爱老婆爱孩子,但是仍会找准一切机会去偷腥。

但是很奇怪的是,这里面有一些人,在现实中做着龌龊的事,一上网就摇身一变成了守身如玉的正人君子,批判这个出轨那个找小三。

我这个“情感导师”同样也成了众矢之的,成为他们讨伐的对象。

“我从来不会去把妹,如果跟外面的女生有了感情纠葛很难处理,会影响家庭。”当我的师父得知我是个情感导师后,他严肃的说。

让我一下觉得师父是个很有底线很有原则的男人,不禁对他多了好几分好感。

很多人都对情感导师有种误会,认为我们无非是打着工作的旗号到处撩妹。而且撩妹的手段很下三滥,说直白点就是到处骗炮。

但是在我看来,我比其他那些男人更有底线。

如果我要随便玩玩的话,我不会谈恋爱,也不会找那些想跟我谈恋爱的女生随便玩玩;如果我要谈恋爱,肯定会让女朋友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同时要确定她支持我的工作。

所以跟我在一起的女生,可能会因为其他女生而吃醋,但肯定不会因为我欺骗而伤心。

但是要找到这样愿意跟我在一起的女生并不容易,1000个女生中,有一个这样的就算很不错的了,所以,成为职业的情感导师后,虽然我有一身撩妹本事,但我大部分时间都单着。

师父在万龙教了我两天,不得不说有人带着就是进步快,我滑雪技巧飞速提升,同时还改掉了一些自认为是对的小毛病。

这让我不禁联想到在网上自学一些“恋爱技巧”的男生,确实,如果没有人在一旁指导的话,很多人很容易误入歧途。

我认为不应该一竿子打死所有的情感导师,应该鼓励价值观正同时能够真正给这些在感情中困惑的人们带去可实施的思路和方法的导师给大家做出正确的指引,而封杀那些半灌水浑水摸鱼的人。

第二天晚上,正好是元宵,我在崇礼一家叫做“欧阳”的火锅店见到了她。从公立的新年,再到小年、大年,最后到元宵,年过完了,我们的感情也将要画上终点。

我有点不敢面对她,毕竟要在一起的是我,结束关系的也是我,但是我又不得不面对。还好的是她从外表没有看出什么不同,像一切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吃完火锅,她朋友开车我们一起回了酒店。她把我叫到她的房间,我忐忑不安的进去,却发现她拿出了一小瓶滴耳朵的药。我们在哈尔滨一起掏过耳朵,那师傅说我耳朵有点发炎,没想到她一直记在心里。

“侧着躺到床上。”她略带命令地说。

我乖乖的侧着躺在了床上,她在我耳朵滴了几滴药水。“翁”的一声,我耳朵一下被堵住了,听不见任何声音,但是仿佛似乎她对我说了些什么。

“啊,你说什么?”我大声问她。

她转过来,幽怨的看了我一眼,从她的嘴型我读出来她说了句“听不见就算了。”

十分钟后,她扶我起来,随后把我赶出房间。

“明天早上再来滴十分钟。”说完,她关上了房门。

我内心有点感动,又特别的内疚。恨自己在没有确定好之前,就去招惹她,现在伤了她,自己也很难受。

我之后又在崇礼呆了三天,我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提升滑雪技术上,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这些问题,她也只字未提。

最后一天,我上到云顶滑雪场的最高坡。

“你就站在那,”她在我身后大声喊到。我脱掉手套,背过手,一前一后的拿着板子,看着远处的白雪皑皑,“咔嚓”她按下手机快门,记录下了这一刻。

QQ截图20211019114444.jpg

“我修好了发给你。”她冲着我摆了摆手,笨重的把手机放进滑雪服的包里,带上手套,沿着一根好听的叫做“曼陀罗”雪道滑了下去。

我在当天下午,坐上了回北京的大巴车,她留在了崇礼,跟她的朋友一起。

回了成都后我们没怎么联系,过了几天我去了武汉VAC,她评论我发的和一堆妹子的朋友圈的时候,我告诉她我接下来会去到广州和深圳。

“我妈不知道我们分手了,还在问我你什么时候来吃饺子。”微信里她说道。

“吃啊,我要来吃。”

“真来啊?”

“真来,答应了阿姨要来吃啊,来。”

我们约好了去深圳的时候去她家坐坐,吃她妈妈做的饺子。

没想到一到深圳,就收到了她的信息。

“你晚上来不来我家吃饭的。”

“你什么时候来?”

“我妈要准备包饺子了。”

我更没想到,我现在处于一种宿醉状态。

艰难的起床,叫了一辆车。到她家还是晚了半小时。

她家在深圳南山的一个很好的小区,好到保安一定要我拿出身份证登记才放我进去。

走在小区里被设计得错落有致的小道上,两旁栽着一种我叫不出名字的大树,树叶在初夏的微风中微微摇曳,来来往往都是慢慢散步的老太太和老爷爷,或是推婴着儿车的少妇人,有一些半大的小孩在彼此追逐着,远旁他们的父母在浅笑着聊着天。

她的妈妈比想象中年轻很多,我到的时候,已经满满摆了一桌子饺子。与在外面吃到的不同,摆在我面前的饺子一个有半个拳头那么大。

我不客气的夹起来吃了一口,劲道的饺子皮里面是满满的肉馅,韭菜里面埋着整颗的虾仁,荤素、咸淡恰好合适。

“好吃!”我由衷的赞美道。

QQ截图20211019114435.jpg

我突然有一种想要安定的感觉,我连忙收敛心神,摇摇头把这种奢望推出脑海,生怕下一秒就沉溺到无法自拔。

她妈妈吃了一会儿就出去打牌了,剩下我们两人在家中。

我在她家逛了一圈,想象着她一个人在家时的样子。

“你过来,聊聊呗。”她犹豫又带点正式的开口道。

我知道,该来的迟早要来,躲不过。

为什么男女之间的感情要这么伤。每次动情用心过后,我都要好久好久好久才能够平复下来。

为什么彼此合不合适总是要全部投入再相处后,才能够知道。惊觉后,已经破碎得体无完肤。

有一首歌唱到“伤过的心就像玻璃碎片”,而我的心,是一把沙。

“我觉得我们有个正式的开始,但是却没有一个正式的结束。”她看着我说道。

我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我飘过视线。

“我想跟你在一起,我尽最大努力改变了我自己。

我改变了我习惯十年的作息,早睡早起,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没有再去撩过其他女生,天天下班了就回家,除了工作以外不再去夜场。”我一口气说了很多,而且并不打算停下来。

“我喜欢你,喜欢你的为人和生活状态,这是我所期望却一直没做到的。

你的生活很规律,很平静,就像活在教科书里,是每一个正常人所想要拥有的,当然,也包括我。你对我很好,也理解我的工作。你独立,有自己的思想,同时也时时刻刻在保持进步。

你自律,食物精确到克,有着一副很好的身材。你也很聪明,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自己买的房子不比我的小。你的家庭幸福和睦,亲戚朋友生活稳定、健康。这些方方面面,都强于我。”

说到这儿,我停顿了下,她看着我等着我继续。

“你的这一切美好,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了我的身边,让我真正触摸到了我曾经所期盼的,做梦也想拥有的生活。我努力,废寝忘食,希望能争破枷锁,就是为了过这样的生活。

但是,当这一切真正的出现的时候,我却变得彷徨和不知所措。你就像是一个光明的天使,行走在天堂。而,我是孤独的野鬼,只能存在于地狱。

我觉得,这种期望的生活,更应该存在于我的幻想,成为我精神的另外一种寄托。我真实的,习惯的,还是现在,这个充满邪恶的世界。我在黑暗中已经被侵染了太长时间,回不去了。

那种稳定又平和的生活,让我感到别扭和不自在。也许,我是谁也没办法救赎的。或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难道你准备一辈子都这样下去吗?”她低声问我。

“不是,我肯定会过上正常的生活,但是不是现在,难道我真的不期望这样的生活吗?社会现在对我们这个行业还有太深的误解,我希望尽我所能的去扭转这种印象,这是我坚守的生命的意义,如果不能把这个行业带出黑暗,我宁愿一辈子行走在黑暗中。”

说到这里,我坚定起来,转头看到她的眼睛:

“所以,对不起,我曾经以为我可以兼顾,但是现在来看,我必须回到原来的地方去,去把我的事情做完。我要去鉴别渣女,去搞明白现在00后到底要什么样的感情。我要帮助学员,我要……”

我喝了口水,继续说道:

“你是一个很好的女生,值得拥有跟你匹配的光明的幸福,我不想耽误你的时间,因为我不知道,我需要多久。”

说完这些,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就是我心中所想。我终于能够用一种我们彼此都能够理解也能够接受的表达方式,正确又避免伤害的诉说出来。我一下发现,真正的坦诚,会让一个人如此的轻松和快乐。

我相信她真正理解了我心中所想,因为我能感觉到她在心里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

至少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感情是彼此唯一而且真挚的。

坦诚的说完后,我们终究回归了朋友身份。

“这个《绿皮书》听说很好看,貌似有很多奥斯卡提名,要不要去看看。”我提议道。

“好啊,我家附近就有个电影院,很方便,我们走过去就只要几分钟。”

出门的时候突然下了点小雨,我们又返回去拿了一把伞。伞很小,我打着,她挽着我的胳膊,一路,我们就这样静静的不说话。

看完电影,已经接近十一点,我的宿醉居然一点一点在清醒。出了电影院,雨已经停了,被春雨淋湿的路面倒映出街角的路灯,路灯把我俩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不久,就到了她小区门口,我把折好的雨伞递给她。

她抬头看着我,旁边的树荫挡住了街角的灯,她的脸在昏暗中幻灭不定。

“我走了。”她说。

我走上前,把她紧紧的抱紧我怀中。

“你要好好的。”我在她耳边说。

许久,她把我轻轻推开,把有些凌乱的头发梳在耳后。“我们还是朋友哦,以后来深圳给我说,一起吃饭啦。”她轻轻说。

这一刻,我知道她已完全释怀。

我看她转身离开,走进了小区,然后转过身来,对我挥了挥手。

我也转身,走了两步,突然发现雨又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我就这样走进了雨中。


相关推荐
  • 当我们都不刷单后,坏男孩没有办法从我们身上榨取新的价值了,他们又想到了新套路:直接把8%提升为18%。当他们撕毁之前的协议,给我了这一份新的协议时,我明白:我们浪迹团队PUAMAP跟坏男孩PUASPACE,终有一战!
    浪迹
    2021/10/21
  • 机缘巧合下,世纪佳缘的工作人员联系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参加一个叫做《我们约会吧》的节目,当时我有女朋友徐猫猫,一直都没有明确答复。终于,在万般走投无路下,我最终答应了面试。
    浪迹
    2021/10/21
  • 中文名,这一下问住了我,取什么名字呢,我想了半天,想到我过往几年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的生活,心里有了主意。我在电话里试探的问他:“你觉得,浪迹,这个名字如何?”
    浪迹
    2021/10/21
  • 我对工作的理解是大家应该100%的投入到做事里面,而不是把心思用来互相针对。我认为只要埋头好好做事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而事情的真相是如果其他人在好好做事上面干不过你,他们肯定就会想其他办法,比如说特意去跟上司搞好关系。
    浪迹
    2021/10/20
  • 像疯了一样要去考那个叫做成都七中的高中,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这将是我命运的转折。但是当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遭受到了来自老师、同学、朋友、家人,父母,周围所有人的取笑。
    浪迹
    2021/10/19
  • 我去的时候,卡座上已经坐了七女三男。这一般都是我们组局的基本要求,男女比例在1:2左右,也许你现在还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浪迹
    2021/10/18